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六章 死神陨落之地【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使得位灵至今还保持人性的存在。★首★发★追★书★帮★

    也让位灵,这个死神神位的神位之灵在漫长的时间当中经历了无数令她又爱又恨刻骨铭心的事情。

    所以位灵从某一方面上是个人,活生生的人,所以并非它而是她。

    因此在孤云雀记事之前就代替了早已死去的风铃儿履行一个母亲的职责,因此在这十年当中位灵得到了一种名为母性的至高无上的本性。

    对于位灵来说孤云雀即是她的后辈最适合这个神位的继承人,更是她不争气的小儿子,所以当孤云雀每一次陷入困境的时候她都会遵循孤云雀的求助竭尽全力的去帮助他。

    虽然……嘛~

    孤云雀在这些年当中也将位灵看做是自己的大半个母亲,也是为数不多可以说得上几句话的朋友,在无意之间就对位灵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孩子对母亲,弟弟对姐姐那样的情感。

    ……

    “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究竟有多紧张!如果不是我一直用神力维持你最后的那道生机你早就进入轮回再一次转世了!”

    “对不起啊。”

    “在莫玲珑和莫玲玲那两个小丫头的那件过后我无时无刻都在担心你的身体会坚持不住,可爱你还一遍又一遍在我的面前死亡!”

    “我的错。”

    “你的那位师父和师娘并不希望在自己去世之后,自己最珍贵的弟子会变成一个弑杀如命的疯子,我是看着你承受不住疯掉的,这么说来我也有责任。”

    “抱歉,全部都是我的错。”

    “我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可以真正继承死神神位的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把我看做事一个真实人类的人……可结果这个人却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几乎每一次都是自己去送死的,每一次……”

    “……真的……很抱歉……”

    孤云雀在到黑炎界的这一路听着灵魂当中的位灵那呶呶不休的唠叨声边赔不是,似乎在朦胧当中有了一种回到了和莫玲珑莫玲玲姐妹还有黑羽一起度过那段日子里。

    只不过如今物是人非,和孤云雀如此亲昵说话的黑羽变成了位灵,跟在他身边总是叽叽喳喳个不停的那对儿姐妹也不在了。

    但是和位灵想这样的对话让孤云雀从心底涌出:有人关心自己的感觉真好。这个想法使他自愿的承受位灵对自己那并不严厉的斥责,孤云雀能够从这些话语当中感受到位灵那颤抖的心情。

    心道:如果前辈知道我这个任务会在最后面对什么样的结局的话,一顿更加严重的臭骂绝对是躲不了了。

    孤云雀的耳边依旧传来位灵那喋喋不休的斥责声,回想起那个老牛郎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心中不免得很是苦涩不堪。

    在执行这个任务的过程当中绝对会无数次面临死亡的绝境,在最后也一定会将自己的这条亲手奉送上吧,到时候位灵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孤云雀了。

    “真是有些头疼啊……”孤云雀考虑这接下来的事情不禁轻轻呼出自己的心声。

    却不想……

    “恩?!你在说什么?!”却不想这句无意识的轻呼被位灵听到了。

    “我不是对你说的!”

    “小子你是活腻了不成?!”

    “真的不是啦!”

    “你还敢顶嘴!”

    接下来的路程当中位灵对孤云雀训斥的语言轰炸就没消停过……

    黑焰城城主城堡后花园……

    “冰尘你终于回来了!”灼月对于孤云雀时隔半年才从那道空间裂缝走出来没有感到丝毫的不自然,他当年可是用了十年才从那片没有星辰日月可鉴的界面当中走出来的,孤云雀能够用半年就走出来已经是属于奇迹那一类的了。

    “你似乎很惊讶我用了半年就走出来了。”果不其然孤云雀依旧按照老样子很是不爽。对着灼月恶言相向。

    追灼月对着周围的护卫使了个眼色,护卫见状便一声不吭的全部撤出后花园,见后花园内除了孤云雀和灼月以外再无一人后,灼月依旧装成一副老年贵族的模样说道:“冰尘我要的那具鬼尸呢?你怎么还不拿出来。”

    他不说还好,这一提起来孤云雀就想起来自己因为他隐瞒了情报在通往轮回的道路上打了一圈儿又回来的事情,掺夹着冲天怒火的讥讽从孤云雀的最终丝毫不留情面的喷薄而出:“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隐瞒了另一个派系的人已经找到了另一个进入那个界面的空间裂缝,让我遭到了围杀我怎么可能在里面一呆就是半年之久!”

    灼月在孤云雀的咆哮声当中愣住了。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边孤云雀道:“冰尘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当时也不可能有时间给你说,而且……我已经知道你引以为傲的兄弟了,你就不打算穿件衣服吗?”

    正如灼月所言此时的孤云雀现在还是裸着的,他浑身赤条条的从空间裂缝当中走出来的时候八成有很多人会认为他是变态。

    “你终于知道了?那还不赶紧给我一身!你以为这样裸着很好玩吗?!”孤云雀怒斥灼月这货不会做事,原来,当孤云雀在那个深潭底下的时候储物戒指被摧毁了,里面的除了那些特别物品以外的其他凡物全部伴随着那时不断升腾的气泡消失了。

    灼月拍拍手让一个侍女拿出一套衣物让孤云雀穿上,道:“那么那鬼尸呢?”

    这家伙现在就只是关心那具曾经是虚无九族族人的尸体,孤云雀见状根本就不可能给他说什么实话,道:“我根本就没有见到过你说的那具鬼尸,你根本就是在耍我!我没有想你提出精神损失费的赔偿就已经很好了,你居然还敢瞪我?!”

    灼月已经从孤云雀拙劣的演技当中知道他是在骗人但是这老怪物也深知自己的这个故人的性子,除非是你现在和他直接当场撕破脸皮互相厮杀,否则就根本不会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来的。

    而且灼月根本性孤云雀聚堆在那个界面当中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好处,在这些好处当中也就包括了那具鬼尸的。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当中为数不多最接近那个境界的九阶炎神,居然会有一些看不懂孤云雀这个目前只有二阶修为的小小炎仙修为的深浅。

    孤云雀半年以前才刚刚步入一阶炎仙的所以……这个老怪物无论怎样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从孤云雀那里得到进步如此神速的方法!

    “那具鬼尸我可以不要,你从那个界面当中所获得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不要,可是你得要告诉我!你的修为为什么会进步的如此快速!”

    “冰尘我记得你在半年之前还只是炎仙一阶初期对吧?”灼月脸露凶光的死死盯着孤云雀的小脸儿,放任心中的妒忌继续增长,但最后一丝理智极度去在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孤云雀冷漠的回道:“怎么你想要这样吗?”

    他的这一些列变化都在孤云雀的眼中看着,孤云雀并不会因为这种变化放松对灼月的警戒,灼月是个毫无底线的偷窃者更是一个毫无人性可言的怪物,不然也不会盗走自己千辛万苦研究出来的成果,然后再用无数的纯洁少女来练就自己的邪功。

    “说不想要是骗人的。”老怪物带着孤云雀缓步走回了城堡当中,这一路上他都没有对任何人掩饰自己眼中愈发显眼的鲜红杀意。

    “你想要干什么?”孤云雀让位灵的部分神力融合到身体当中,为了让自己在十有八九会发生的某种事情当中依旧留有逃走的希望。

    灼月装过头来眼光灼灼的看着孤云雀道:“如果不是我答应了那个家伙要在接下来的柿子当中无条件服从你的一切指示,我早就把你整个人的血肉吞噬了,对任何一种生物来说你都是一道用龙胆风髓做成的上好佳肴。”灼月说着说着就把一直聚集在自己的身边凝而不散的气势散去,面露颓唐之色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绝望支配了他的内心。

    “难不成……”孤云雀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傻小子,一下子就从灼月的花种察觉到了什么,他没有觉得任何不正常平淡的说道:“以我对那个老牛郎的认识,他绝对会为了那份计划做出任何事情,无论究竟有多偏离正道。”

    “现在你面对那个小姑娘被绑架的局面完完全全就是你自己自作自受罢了,难不成你还想要想我求助吗?”孤云雀冷笑着对面如死灰的灼月说道,他现在在自己的心中有了一中痛打落水狗的快感。

    “不不,那个该死的家伙说过过了只我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当中听从你的一切指示我就可以再见到纤尘。”灼月的眼中暴射出猩红的血光,仿佛他现在就想要将那个绑架了自己干孙女儿的混蛋是活活撕裂!

    站在一旁的孤云雀早早推到了一边唯恐受到了这个老怪物愤怒的波及,心道:虽然已经老大果然会介入黑炎族内部纷争,可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直接绑架人家统领这种粗暴的方法也就只有那个土匪和强盗会做了。

    他在心中慢慢拟定了一份周密的计划,接下来就要等灼月什么时候可以恢复理智了,到时候也就可以正式执行这份任务了。

    在经过半盏茶的冷静时间之后灼月恢复了那一如既往装作老年贵族的模样,道:“目前是我在统领整个黑炎界的全部种族,对于其他派阀的人你大可以放心,因为他们在也不可能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当然就算是你现在命令我让这个黑炎族对神火族发动自毁式的进攻我也会将这个命令发布下去。”

    “不用了。”孤云雀整理着自己的着装他刚才嫌弃那件衣服太过于显眼了,就让路过侍女给自己换上了一身和他在火焰大陆上面的粗麻衣一样的,道:“你应该不会介意我现在去杀你的人吧,那么接下来我就会把你们部署在我虚无九族当中的奸细一个一个全部拔除。”

    说着就看向灼月想要获得他的意见毕竟他接下来要解决掉的人有一部分回事他们黑炎族的人,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嘛。

    “听着好像挺有意思的继续说下去。”灼月反倒是没有任何介意的微笑着说着,在他的眼中此时正在闪烁着十分耀眼夺目的光芒,这道光芒当中所蕴含的意义居然是浓厚的兴趣,道:“冰尘把你接下里的计划全部说出来吧,现在我有兴趣参与到你们的事情当中了。”

    孤云雀隐藏住心中的厌恶点点了头继续道:“你替我继续监视神火族的一举一动,只要神火族有什么异动就把情报给我,只要神火族向虚无九族发起进攻你们就进攻他们。”

    他顿了顿了转动着新拿到的储物戒指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要用你们黑炎族领地当中死神的神之遗迹还有那个族宝。”

    “没问题,反正那些东西在没有资格的人手中仅仅只是一两件单纯的死物罢了。”灼月出乎意料十分爽快的答应了,还把真实的想法隐藏得很深很深:“至于那些已经深深潜藏进你种族的那些奸细就送给你发泄一下吧。”

    也许在其他人眼中就会很欣赏灼月的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吧,但在孤云雀的眼里只会认为灼月肯定自有自己的打算,毕竟事出突然必有妖。

    沉吟片刻实在是想不出灼月这个活了上千万年的老怪物的想法最后点了点头,道:“好吧,让你的人送我去去火焰大陆,如果我的时间没有估算失误的话现在的火焰大陆上各个种族之间的争战已经到尾声了,虚无九族的那群蠢货也不会傻到这个时候还这样继续沉寂下来不去占占便宜。”

    “好!我这就为你安排。”

    “哦,对了你用传送阵送我去一趟第一代死神陨落的地方,我有一些事情要去做。”

    “偶?做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