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神秘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和我结婚,求婚戒指呢?”金玲冲沐齐眨眨眼:最好没有!

    “你答应了?现在去买!”沐齐两眼放光,要不是有独孤铭和水泽曦在,估计会直接拉着金玲去买戒指。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钻石低于三克拉的不要!”金玲还提起要求来了。

    “沐齐,放心大胆的把人领回去!不就是三克拉的钻戒嘛,你泽曦姐我可以赞助一下的。”水泽曦逮到机会“报复”。

    “不行,我要把他领回去!”金玲想着,还是自己领回去吧。反正自己的房间那么大,不差身边多一个人。

    “好啊,沐齐,问她要聘礼!”水泽曦和金玲杠上了。

    “按照你当时的聘礼来呗!”金玲笑嘻嘻的,水泽曦最后是拿到了一千万的礼金来着的。要是这样,她就得给沐齐一千万。

    “我?呵呵,很不好意思,本姑娘倒贴的!”可不是嘛,一千万能抵得上那些个嫁妆?嫁妆的单子她看到过了,居然有大家名士的字画,还是孤品!随便一副都能拍出不少钱的。

    “什么?倒贴?”金玲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独孤铭,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家的泽曦呢?!”

    “谁说你倒贴了?你有了我,不就有了整个独孤家!”独孤铭摸摸水泽曦的头顶,宠的不得了!“我是你的,都‘盖过章’了,不能不算数啊!”

    独孤铭是在提醒水泽曦昨天晚上的事情。捏着水泽曦的下巴,让她微微仰起头,看准时机,在她的唇上小啄一下。

    “你们两个,要秀恩爱出去秀!”金玲虎了他们两个一眼。

    “沐齐,金玲有点吵,你知道该怎么办的!”独孤铭看向沐齐,冷不丁的冒出这一句。

    “恩,我懂!”沐齐点点头。独孤铭的意思,他当然懂!

    “唔——”金玲不知道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回头正好看到沐齐。沐齐抱着金玲就吻了下来,不给她一点反抗的机会。

    金玲内心:什么时候和独孤铭学坏了?!

    见到这个场景,水泽曦看着独孤铭,用眼神告诉他——干得漂亮!

    包间里面,温度升高,充斥着爱的暖意。四个人聊着天,计划着今年过年的时候要去哪里玩。

    咖啡厅里的卡坐上,一个陌生男子拨通电话:“喂,我到了,就在咖啡厅里。他们在包厢里还没有出来,要不要我去……”

    这名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像是收到了其他命令似的,回答道:“是,我这就去办。”

    挂断电话,出了咖啡厅,往停车场那边走去。

    ……

    京都的四合院里,以为穿着中山装的老者看着手机上的那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穿着齐胸襦,手里抱了只白猫的女孩子。

    “水泽曦?这么多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你了!”这位老者自言自语。

    “爸,你说找到人了?”穿着军服的男人从门外进来的人撩起珠帘,走到书桌前。

    “恩,找到了。”这是洛紫荷唯一的女儿,自己亲妹妹的外孙女。

    “她会记得您吗?”站到老者的身后,和他一起看着那张照片。

    “那时候她还在襁褓里,怎么会记得?!”老者微微扬起嘴角,笑了。多年不见,再见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还是女儿好啊,哪像我家的臭小子,在部队里不好好的训练,就知道给老子惹事!今天回来非得好好的收拾他!”响起自己儿子干的那些事,就气得牙痒痒。

    “悠着点!”老者压低声音说。“要是不听话,你告诉他,让他早点回来,给他找个门当户对的人,趁早结婚,省的在外面丢人现眼!”

    “你儿子,和水泽曦、金玲想比,差远了!”老者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挺宝贝这个亲孙子的。犯了错,不就是罚个万米长跑,端枪扎马步,要不然就让那小子的上级给他指派点任务么。

    听着自己的老爸在他面前夸着两个女孩子,心里有点不高兴,又不能表露出来,只能憋着。要说这个水泽曦,确实很争气!金玲也不差,国外留学回来,别人只看到了她有钱,却。不知道她是个学霸。

    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在军队里不听话,还老是替他捅娄子,真是操碎了他的心。

    训练场上,被罚跑负重五公里的人,边跑边打喷嚏。

    “兄弟,这是怎么了?还打起喷嚏来了,晚上翻墙出去干坏事了?”旁边站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哪有,还不是帮老四出去办了件事,送了个东西。谁知道,回来的时候被逮到了。”兄弟的忙,不得不帮!

    “要我说,老四被那丫头迷晕了吧!那丫头有他说的那么好吗?”这些平时见惯了名门大家的太太小姐们的人,当然不会把一个负债累累的女孩放在眼里的。

    “……”他哪知道!老四现在在外面执行任务,出去之前就让他帮忙照看一下那个女孩,其他的没有交代。

    “得了,老四这眼光,越来越不行了!”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在旁边等着那人跑完。

    “老四啊,你快回来!”跑的口干舌燥的那人,在心里想着,等老四回来了,要怎么“敲诈”一番。

    ……

    晚餐时间,几个人还是在咖啡厅里。沐齐下厨做的牛排,配着蔬菜沙拉和果汁。

    “泽曦姐,看你那么瘦,得好好补补!”沐齐坐在水泽曦的对面,将沙拉往水泽曦的面前推了推。

    “我很瘦吗?我觉得还好啊!”水泽曦自己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很瘦,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桌上的三个人。

    “是瘦了点,为了能让你长点肉,奶奶已经让管家去找营养师了。”独孤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水泽曦。

    “好了,吃吧!”独孤铭帮水泽曦切好牛排,放到她的面前。

    “恩恩!”水泽曦拿着刀叉,塞一块牛肉到嘴里。“好吃!沐齐的厨艺越来越棒了!”水泽曦夸着沐齐。

    “泽曦姐喜欢就好了,还有件事想问你。”沐齐想到那天半半和他说的事情。

    “什么事?你问。”水泽曦回答的干脆。

    “之前,和Amy见面的那天晚上,半半是逃回去的?”沐齐说的非常准确,那天,半半就是逃走的。

    “是啊,还是这个人,一到那里就乱吃飞醋。”水泽曦指指身边的独孤铭,向沐齐解释。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沐齐笑得前仰后合的。“你们不知道,半半回去之后给我打电话,控诉了独孤铭好几条‘罪状’!”

    “还有这回事?”这件事情,她和独孤铭都不知道,金玲也从没有在他们面前提起。

    “恩恩,半半告诉我,以后出席这种场合,一定要把自己的女朋友带上!”那天晚上,沐齐笑了半半好长时间,说他怎么滴也是个爷们儿,自己也不差啊!怎么和独孤铭对上面儿就从老鹰变成小鸡了呢?气场变化的太快了!

    “然后呢?”水泽曦还想听下去。尤其,那天半半问独孤铭的那句,简直不要太可爱!

    “以后看见独孤铭,要绕道走!”

    “看你把人家吓得!”水泽曦斜眼看着独孤铭,伸手捏着他的腰。

    “泽曦,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怎么能怪独孤铭呢!”金玲站出来,给独孤铭说这句“公道话”。“他也是担心你,在家里等不到你,生怕你被人拐走了,满世界的找你。”

    “我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水泽曦看着独孤铭,笑着说:“这不是工作忙着嘛,这两天才开始休息的。”

    再过几天,Amy过来了,还得商量婚纱的事情呢!

    “羡慕你啊,还有时间休息!”金玲羡慕的看着水泽曦。“有个有钱的老公就是好啊!”

    水泽曦的内心:是吗?沐齐肯定说过让她在家休息这样的话!

    “你这样也不错啊,天天都是二人世界,多好!”水泽曦丢了一对白眼给她。

    “我们两个也可以天天过二人世界呀!只要你不是天天忙着工作室的事情,随时可以去我的办公室,监督我的工作。”独孤铭顿了顿,重新组织了下思路,又说:“要不然这样吧!你呢,就把我给你的礼金全部当成投资款,投资到集团这边来。这样,你就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到时候,你可以以各种名义,来公司视察我的工作。”独孤铭在替水泽曦想着过“二人世界”的方法。现在想想,这个方法似乎挺不错!

    “呵呵,我才不要呢!你那边人员太多,关系太复杂。像我这种‘宫斗’小白,去了不到一天,还不被你的那些女职员骂死!”水泽曦要真这样先过去,纯粹是给他们添堵的。

    本来很有干劲的女员工,天天面对着这么一个帅气的老板,那工作的劲头蹭蹭的往上涨。她要是天天在那边晃着,岂不是在提醒她们:他已经有了妻子,尔等不要再惦记了。直接把人家的白日梦,给掐死在摇篮里了。

    “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嘛,好歹也是独孤家的正牌夫人!”独孤铭在旁边“伺候”着水泽曦吃饭,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看得金玲和沐齐两人都快笑得肚子抽经了。

    “泽曦,不是我说你,像这种情况就应该义无反顾的上!这才是作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最正确的风范。”金玲听着,不但不阻止,还在后面煽风点火,怂恿水泽曦。

    怕她听不懂自己的话,来了一个亲身示范。放下手里的刀叉,扑到沐齐的怀里,作小鸟依人状。喊着:“我的,我的,我的,你们都不准惦记!”

    水泽曦被金玲的举动惊呆了,嘴里的牛肉也忘了咽下去。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金玲,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金玲,像你这样的,不去当演员真的可惜了,奥斯卡都欠你一座小金人!你想想,你有这么好的资源,还在家里让沐齐养着,多浪费人才?!赶紧的,明天让独孤铭给你投资一部大片儿,你去当主演。”

    “去去去,我还不想天天被人追着,更不想让别人惦记着。这样多对不起我的沐齐呀,他还要给我买钻戒,跟我结婚,照顾一辈子呢!”金玲三句话离不开沐齐,正是标准的热恋中的女人。

    水泽曦他们在包间里面大笑,在那黑暗深处,有几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将他们的一举一动汇报给自己的上级。

    “那个房间里面的两个女孩子,都是洛家的人?”监视他们的几个人,隐在黑暗中闲聊,看着水泽曦和金玲。

    “是啊,是主子亲妹妹的外孙女,两个都是。”让他们过来执行任务的,正是他们的主子,四合院里的那名老者。

    “按照现在来算的话,洛家当属三家之首吧!独孤家的独孤明,就是坐在那个水泽曦身边的那位?我怎么看他跟个小白脸一样?”

    “呵,你管人家叫小白脸,那你是什么,大黑脸?天天在外面训练,都晒脱几层皮了。看看我们几个,往这里面一站,只要不笑,别人绝对找不着。这级别,可是杠杠滴!”几个人忍着南方的湿冷,连续监视着里面的人。

    别看屋子里面坐着四个人,聊天聊的那么愉快。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也已经知晓。

    不出去拆穿,是因为水泽曦和独孤铭两人想试试,看能不能“钓”到他们身后的那条大鱼。毕竟,那件案子还得靠他们来查。

    况且,这周围肯定有金家的保镖。金玲人在这里,就算再怎么不让别人靠近,洛菲璃也不会将她身边的保镖撤走。

    他们的安全有所保障,也就没有再顾虑那么多了。

    ……

    “你这个臭小子,今天还敢回来?负重五公里感觉怎么样,现在是不是神清气爽?晚上都不想睡觉,又想翻墙出去了?”穿着军服的男人,怒目瞪着刚刚从外面进来,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青年。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昨天晚上,只不过是出去帮老四送了个东西而已,至于这样吗?在军队里罚也罚过了,我回来一下看看爷爷奶奶,看看妈还不行?”这位青年梗着脖子,怼他自己的父亲。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老四的眼光可好的很。别看那个女孩子现在负债累累,等她找到机会,一定能翻身!你看看,现在一个女孩子,都这么拼命,这么多努力。你呢,整天吃喝玩乐,也不好好训练,还能做什么?我们家还能指望你不成?”穿着军服的男人越说越生气,只能逮着自己的儿子,将这股火气发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