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6章 突然醒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了主意以后,她也不想耽误时间了。「^追^书^帮^首~发」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我该走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有了消息,马上打电话告诉她表姐。”看到三个人点点头,季晓敏也不多说,转过身走到门口,就要离开。忽然听见—

    “请等一下。”陈姗姗似乎想到什么,急忙喊住了她。待得走到季晓敏身边,却不知该说什么。咬着唇,沉默了良久,才试探地问道,“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媛媛还没有回来。教导主任已经开始询问了。我们,我们瞒不过去了。”

    又是这种事,来之前,季晓敏也遇到了这个情况,是关于霍长秋的。处理这种问题,她也算是有经验。想了想便道:“如果老师问起来,你们就说,王媛媛家里遇到点意外,她来不及请假,就急忙回家了;至于电话为什么打不通……”想到这个问题,季晓敏也为难了,好像是说不过去了。

    想了一阵,才接着说道:“你就告诉她们,王媛媛回了老家,在乡下,通讯不便。”

    陈姗姗似乎是非常为难,看了看其他两人,又看着季晓敏,面露苦色。那表情仿佛在说,可以这样吗?

    他们的心思,季晓敏看得出,在她的心里,自然明白这样的理由不足为信。可是,还有别的办法吗?耸了耸肩膀:“现在也只能这样做,帮帮忙吧,再等两天,实在不行,你们就报警吧。”

    一个大活人,突然没了音讯,报警,自然是最好的办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可季晓敏却觉得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从表面上看,并不是人力可以解决的。所以,直到现在,她才把这样的话说出来。把报警当成不是办法的办法。

    陈姗姗显然也是犹豫不决,看着季晓敏,几次欲言又止,却都没有说出话。最后,好像是非常无奈,哀叹一声,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知为什么,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季晓敏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叫陈姗姗的女孩有问题。她好像是知道什么,却几番犹豫,未把话说出来;甚至是不允许别人透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孩身上又会有什么问题呢?

    打量了她一番,陈姗姗好像是感觉到什么,抬头对上自己的眼。接触到自己的目光,她身体猛地一震,迅速低头避开,身体还微微的颤动着。看她如此,季晓敏基本上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正考虑着如何单独和她见面,把事情问问清楚,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迫使季晓敏回过神来—

    “楼下那个帅哥是和你一起来的吧,你们是什么关系啊?他是你的……男朋友?”常乐元看着季晓敏,一脸八卦,眼睛一闪一闪,显然是充满了期待。丝毫不理会陈姗姗递过来的警告眼神。

    又是冥罗刹,果然是女性杀手,老少皆吃。季晓敏这样想着,有点无奈。好像是下意识地,回头看向窗外。又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花痴少女。轻轻地笑了笑,无所谓一般地说道:“你误会了,我们没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我的同事。”

    “同事啊,太好了太好了。”听到此答案,常乐元显得非常激动,不由地鼓起掌来。听到咳嗽声,才回过神来。看见陈姗姗和李凤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拉着季晓敏,走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既然你认识他,那你一定是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吧,能不能告诉我?”说完,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看到她如此花痴,季晓敏表示无语。现在的女孩简直是太开放了,还没有说过话、见过面,只是匆匆一眼,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和别人发展关系。季晓敏真的想问问她,你这么开放,这么大胆,你爸妈知道吗?

    当然,季晓敏忍着了,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只是笑着说道:“我确实是知道他的情况,可我只不过是他的同事,他的电话号码是他的隐私,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我是不会把这些透露给其他人的。所以,抱歉。”说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轻轻地,对着她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就走。

    “哎--”李凤似乎是不甘心,还要说点什么,突然听见凄厉的声音乍然而起—

    “啊--”

    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季晓敏也吓了一跳,本能的停下脚步。回头,循声望去,只见刚才还躺在床上、睡得很沉的那个女人现在已经坐了起来,胸口起起伏伏,显得呼吸急促。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窗外,充血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邢若晨,你有完没完,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想害死我啊?”很显然,对于邢若晨突然打断自己的话,常乐元非常不满。拍了拍胸口,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还要在说些什么,看到陈姗姗递过来的警告的目光,她才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巴。冷冷地哼了一声,把头扭向别处。

    陈姗姗只是看着邢若晨,眼里露出担心的颜色。正要走过去,忽然想到什么,回头看着季晓敏,无奈地笑笑。

    季晓敏理解地点点头,并没说什么,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过去。

    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陈姗姗走到床边,扶着邢若晨的肩膀,非常温柔地说道:“安静一会,安静一会,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邢若晨仿佛是没听见她说的话,依然和刚才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嘴里喃喃自语:“他说的是真的,他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死了,她真的死了。”

    她叫邢若晨?听到这个名字,季晓敏身体微微一震,她记得黄雅佳和自己说过这个人。虽然是一笔带过,但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女孩疯了,就是在陈华亭死的那天晚上。难道她和陈华亭的死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是她知道了什么?还没想明白,就听见那个陈姗姗厉声喝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