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0章 被认出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晓敏站在那里,仿佛是与己无关,冷眼旁观,看到她走到车门口,正准备打开车门,好像是下意识地,环视四周。怕他看见,季晓敏急忙转过头去,避开她的目光。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见有人激动的声音—

    “我知道她是谁了,我知道她是谁了,她就是那个马家成的母亲,马太太。”说话的人好像是非常兴奋。此话一出,马上就有人附和地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花花公子马家成啊,这样的人死了活该。”

    他们说的话,字字句句传入耳膜,马太太听到这样的话,显得非常激动,回头看着那些人,马上反驳地说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人,还有没有人性,我的儿子已经死了,被人害死了,你们居然还这样说他,你们,你们……”说到这里呼吸急促,显得非常激动。

    听到这样的话,马上就有走了出来,冷冷地哼了一声,显得不屑一顾:“知子莫若母,你儿子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不知道啊。糟蹋了多少女人,弄不好有的人还被你们害死了呢。”

    可能是做贼心虚,听到这样的话,马太太更是激动万分,对着那个人就要扑过去:“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的儿子害死了谁,你把话跟我说清楚……”说着说着,马太太突然变了脸色,眼睛注视着前方,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如果不是身后有一辆车,她肯定会坐在地上。

    看到她这个样子,季晓敏本能地,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去,除了忙忙碌碌的人群,没有任何异常。他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看见了什么?忽然想到冥罗刹说的话,难道是他……返过身,急匆匆地往前走去。刚走了没几步,突然听见一阵凄厉的叫声—

    “啊--”

    听到这个声音,好像是不由自主地,季晓敏停下了脚步。接着就听见那个交警热切的呼唤着—

    “这位女士,马太太,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听到声音,季晓敏知道,马太太晕倒了,确切的说是,吓晕了。是因为她看见了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言自明。本来想过去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仔细一想,还是算了吧。那些交警、行人,不可能坐视不管。而对于自己来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想到此处,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回到出租车上,可能是跑的太快,季晓敏此时气喘吁吁,过了好长时间,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还没抬头,就听见一个淡淡的声音问了自己一句—

    “怎么样,这场戏还好看吗?”冥罗刹悠悠地问道。看着季晓敏,轻轻地笑了笑,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季晓敏听到此话,刚开始愣了一下,抬头望着他,刚好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目光。心里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这件事和他有关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毫不客气的,季晓敏直截了当地问道。对方一句话也不说,转过头,继续开车。好像是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或者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每次都是这样,季晓敏表示无奈,也非常生气。暗暗地叹了口气,抬头看他。鼓起勇气般,正准备把话说出来,耳朵里却传来他淡淡的声音—

    “有些人,有些事,除了做贼心虚的人,谁也看不见,体会不到。”冥罗刹说着,透过后视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显得意味深长。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季晓敏应该明白了。果然—

    “你的意思是说,她真的看见了……”可能是因为紧张,终究,季晓敏还是没有把那个字说出来。也是因为紧张,她咽了咽口水,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到底看见了什么,是不是苏小霞?”

    听到她说的话,冥罗刹勾唇一笑,显得非常满意。微微颔首,非常平静地说道:“当初,苏小霞死在她们母子两个人手里,虽然这么长时间没有被发现;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是一年、两年,还是十年、八年,终究有一天,事情的真相会浮出水面,只不过我让这件事提前到现在,仅此而已。”说到此处,温柔的笑看着她,显得意味深长。

    “你是说,你是为了我?”试探地问道。对方温柔地对着自己笑。面对他的目光,季晓敏有点难为情,强迫自己低下头去,不去看她的眼睛。好在,他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扭过头,避开自己的目光。

    可能是为了避免尴尬,季晓敏扭过头,看向窗外。不一会听见急促的警报声,不远处,一辆救护车飞驰而来。季晓敏第一反应就是,马太太出了什么事。扬起脖子,救护车越走越远,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是那个方向。季晓敏想到这些,轻轻地点点头。路上恢复了平静,人来人往,对于季晓敏没什么吸引力。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像是不由自主地,抬头看向正在开车的冥罗刹,看到他英俊的面容,不由地面红耳赤。想到两个人的前世今生,禁不住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写字楼门口,季晓敏和冥罗刹并肩而行,丝毫不理会周围那些女人嫉妒的目光。尤其是季晓敏,虽然心里紧张万分,表面上仍然是平静如常,仿佛是理所当然。肩头一沉,抬头,冥罗刹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对上自己的目光,微笑着,好像是无所谓。就算是自己对他使眼色,他也当做没看见,揽着自己的肩膀,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瞪了他一眼,表示抗议,冥罗刹却是视而不见。连他都是视而不见,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季晓敏收回了目光,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说,冥罗刹都不害怕,自己怕什么?再说了,就算是真的,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除了今世,两个人的几生几世,都是爱人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