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章 千里寻妻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西楚。★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上官皇后匆匆召来了太医,等太医赶到的时候,楚存安实在疼痛难忍,去了趟内殿的恭房,现在还没回来。

    上官皇后急的在原地徘徊,心中不由猜测楚存安不是吃坏了肚子,就是来了葵水,可即便如此,她如此疼痛还是第一回,整个人看起来都很虚弱。

    她正要差人去催一催,只见几个宫女已经扶着虚弱的楚存安回来。

    已是半夜,太医院首匆匆而至,一听是存安公主的病,不敢轻心,一路风尘仆仆急赶过来。

    楚存安浑身上下没有半丝力气,双眸半阖,等着太医把脉。

    这时,一旁的上官皇后对宫女道:“皇上那边打过招呼了吗?”

    宫女道:“皇上已经歇下了,张公公不敢进去打扰,所以此事皇上还不知道……”

    上官皇后低斥:“你没告诉他是公主身体有恙吗?皇上素来在意公主,怎么可能不过来?没用!”

    宫女立即道:“奴婢再去请一趟皇上……”

    另一边,太医院首小心翼翼地探着楚存安的脉搏,面色忽然变了变,似是不敢置信。

    须臾又重新按上她的脉搏,目光怪异,脸上不由起了一层薄汗。

    楚存安烦躁地扫了他一眼:“好了没有?太医院的医术都像你这般差吗?”

    太医忙缩回手,抹了把汗道:“公主恕罪。”

    随后他转向了上官皇后,道:“皇后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上官皇后本想开口问问情况如何,却听到这样的话,扫了床榻之上奄奄一息的楚存安一眼,上官皇后压抑下急躁的心情,跟着太医去了外殿。

    楚存安看着走出去的二人,冷笑着翻了个白眼。

    “本公主又不是要死了,至于这么神神秘秘么?”

    话是这么说,可是她心底却是不由紧张。

    方才去恭房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贴身衣物上竟然粘了些暗红色的血迹,仿佛是来了葵水,可是又是同平日葵水来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正想着,小腹处的疼痛又猛地袭来,楚存安捂着肚子,面色更加苍白。

    上官皇后甫一出了外殿,只见太医立马跪在自己的面前,神色颇有些慌张。

    见此,上官皇后心中的疑云更是浓厚,但忧虑更甚。

    “公主究竟是怎么了?你如实告诉本宫。”

    “……不瞒皇后娘娘,公主的脉象是……喜脉!”

    “你说什么!”上官皇后忽然厉声。

    一个未出阁的公主,怎么会检查出喜脉?!

    太医的话听在她耳中,如同晴天霹雳。

    见状,太医慌忙磕头,连连求饶道:“皇后娘娘,微臣也觉得怪异,可是查了许多次,公主的脉象的确是喜脉无疑。

    公主如今腹痛不止,是因为腹中胎儿没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有小产之兆!若是长此下去,公主的身体也会受到影响。

    皇后娘娘,公主身份特殊,微臣绝无半句虚言,也不敢借此大做文章啊!”

    上官皇后脸上已是一片错愕,她想问问太医是不是诊错了,没想到却听到这样一番话。

    笃定而诚恳的语气,让她微微慌神。

    她忽然想起,这个月存安的葵水似乎晚了几日,现在还没和往常一样到来。

    可是她还未出阁……

    这一刻,上官皇后忽然想起楚存安在北幽宫的经历,堂堂西楚公主,被一个智力有损的傻子那般欺辱……

    现在想来,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她怀了孕!

    上官皇后狠狠攥着袖中的手帕,强自镇定地问太医:“如今胎儿有多大了?”

    “回皇后娘娘,两个月余,怕是再过半月,公主的小腹就该显怀,到时候就遮掩不住了。”

    太医声音微颤,如实禀报。哪怕如此,却也不敢妄自揣测。

    他并不知道楚存安在北幽宫发生的事,只知道楚存安如今还未曾出阁,又得北幽宫求娶,尊贵无匹。

    可没想到在这个关头竟发现她有孕的消息。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不仅关乎公主的名声,更与整个西楚的名声息息相关。

    上官皇后听到太医说的话,细细想了想,两个月前皇上带存安一起回了西楚,算一算,时间上的确对得上号。

    可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

    正当上官皇后纠结于该如何跟楚存安交代的时候,一声厉喝打断了此时寂静的气氛:

    “庸医!你说谁怀孕了?信不信本公主立刻把你拖出去斩了!”

    楚存安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外殿。

    她腹痛的症状已经缓解了一些,于是便出来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听她的语气,刚才太医那番话应当是都听见了。

    上官皇后顾不得别的,原本还在纠结,可是现在楚存安已经知道了,她也只能把话挑明。

    “存安,你告诉母后,你腹中的孩子是不是风子崎的?”

    楚存安的面色瞬间白的透明。

    “存安,你知不知道,你有天生的心疾,上一回还在东雍受了伤,你根本不能怀孕,你知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有多危险?”

    楚存安原本还想辩驳一番,可是听到上官皇后的话,她嘴唇蠕动,忽然说不出话。

    她忽然想起那两个让她生不如死的夜晚。

    风子崎指使他的五个侍卫将她绑了起来,他们扒光了她的衣服,用刑,调教,凌虐,踩碎她的自尊,让她堂堂天命玄女成了他们玩弄的下贱母狗。

    她想反抗,可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她那点微薄的反抗简直不堪一击。

    辗转于那几个男人之间,她忘了自己是谁,一边堕落于情/欲,一边又怨恨着自己的沉沦。

    那时候的她太过害怕,太不知所措,一回到西楚就将自己锁了起来谁都不见,甚至忘记了要服用药物,防止自己怀上孩子……

    这时候,上官皇后已经喝退殿内所有的人。

    一片寂静之中,楚存安攥着自己的肚子,阴鸷的眼神有些通红。

    上官皇后见此不由心疼,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存安,你别怕,就算怀孕也没什么,你若是不想嫁,没什么能逼你。母后这就去找你父皇,让他帮忙想想办法。”

    楚存安已经吓得哭起来。

    她平日里虽然嚣张高傲,可到底还是个自小养尊处优的公主,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

    想起风子崎对自己做的事,她心里涌起一阵想要呕吐的感觉。

    她甚至无法确定这个孩子究竟是风子崎的,还是那些侍卫的。

    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恐惧,她好不容易才从那两天两夜的凌虐之中走出来,心中好不容易消散的阴影,如今又重新席卷而来。

    “母后,你别告诉父皇,不能告诉他!”

    楚存安第一回对上官皇后有这么好的脸色。

    却是神情凄楚的恳求之色。

    “你要是把这件事告诉他,父皇一定会把我嫁到北幽宫的!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被人知道!”

    “存安……”上官皇后心疼道,“你不告诉你父皇,难不成还想留下这个孩子?”

    楚存安闻言,心底的惊慌有增无减。

    “我是被逼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有人故意把我送给了风子崎,就是因为落悠歌那个贱人才会把我变成这样!我为什么要怀孕,为什么要嫁到北幽宫,我不要,我不要……”

    楚存安越想越是恐慌,抓着上官皇后的衣袖哭了起来:“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怀孕的消息,我能感觉到我被风子崎奸/污之后,父皇心里就复杂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我嫁过去!

    我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我是他的骄傲,我绝对不能有这样的丑事,我绝不能让这些恶心的事毁了我……

    母后,我求你了,这件事不能被别人知道,我还要嫁给墨澈哥哥,我绝对不能要这个孩子……”

    上官皇后见楚存安泣不成声的模样,目光怜爱,伸手轻柔地抹去她的泪痕。

    “你放心,母后都听你的,你要是不想要这孩子,母后一定给你处理的干干净净,你永远都是西楚最尊贵的公主,本宫不会让你身上有任何污点。”

    楚存安含泪点了点头。

    上官皇后扶起她的身子,沉吟片刻道:“落悠歌把你害成这个样子,母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至于你怀孕的事,本宫先不告诉你父皇,也会帮你封锁消息。

    你现在先把太医开出的药喝了,把身子养一养,过几天本宫想办法让你把这个孩子流掉。”

    听闻“流掉”二字,楚存安不由心生忐忑,但却也知道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上官皇后已经将楚存安冰凉的手握在手心里,柔声安慰。

    楚存安面色凄苦,眼神却如同冬日尖锐的冰棱,充满了不甘的恨。

    ……  落悠歌打点好沧雪涯的一切,已经准备离开。

    这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撞了进来,个头不高,稚嫩的脸庞上有双亮晶晶的眼睛。

    落悠歌看清他的模样,低头一笑:“小天初,怎么了?”

    “落姐姐,千魂哥哥说后山的白梅花开了,他问你要不要一起去赏梅!”

    孩子喘着气说出一番话,眼底很是兴奋。

    “千魂?”落悠歌哼道,“我还以为这么冷的天他会缩在被子里呢,那个俗人,哪有闲情去赏梅!”

    话落,小天初捂嘴偷偷笑起来。

    其实,千魂哥哥原话是这么说的,赏梅这种穷酸文儒喜欢的东西,太适合落悠歌这个女人了。

    但其实,千魂哥哥原本并不想去赏梅的,他一听说外面有个黑衣服的男人在闯沧雪涯的机关,便立即派他来找落姐姐了。

    小天初并不懂得这其中的门道,只觉得好玩,因此一双眼睛里尽是期待之色。

    落悠歌自然不知道有人说她是穷酸文儒,她放下手中的东西,收拾妥当之后,牵着小天初的手出了门。

    不多时,落悠歌就在后山的入口遇到了千魂和南宫玦两个人。

    南宫玦一身白衣如雪,干净纯粹,眉目温和。

    千魂则是一身潇洒的黑衣,翩然不羁,颇有些风流倜傥的意味。

    看到二人,落悠歌嘴角带笑,“怎么突然想着来赏梅了?”

    千魂哼了一声:“赏梅就赏梅呗,还有为什么?”

    南宫玦道:“去年你不在沧雪涯,没来得及看,今年既然又要走了,总不能又错过花期,徒留遗憾。”

    落悠歌点点头,看着千魂,揶揄道:“说的也是。不过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情调了?”

    小天初在一旁也跟着点头附和:“我记得千魂哥哥以前总是说大冷天的不要出来乱跑,不如躺被窝舒服。”

    千魂闻言,回头瞪着落悠歌和她身旁的小不点:“我一直都很有情调好不好?”

    落悠歌笑:“不错,不错,孺子可教!我还以为你这个家伙会一直不解风情,不知欣赏呢!看来这下不用担心你的终身大事了!”

    千魂瞪着落悠歌。

    落悠歌瞪回去,身子却躲到了南宫玦身后。

    南宫玦无奈地笑笑,四人一起往前走去。

    身后的房舍庭院越来越远,远山上的梅花开的正好,红白相间,枝干劲斜,有的如同跳跃的火焰,有的又胜似晶莹白雪。

    这里的梅海有些小,虽比不了荼靡谷的万丈荼靡,却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山上的风瑟瑟吹来,一整片梅海都涤荡在这风里,空中飘散着淡淡的香气。

    没过多久,落悠歌忽然捂嘴打了个喷嚏。

    她刚缓过神来,千魂已经走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腕,板着脸道:“笨女人,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加件衣服吗?”

    落悠歌刚想说自己已经穿的很厚,千魂又说:“好了,梅花也看够了,该回去了!”

    “我才刚出来没多久!要再待一会。”落悠歌皱眉,摇了摇头。

    “你又不是不知道梅花长什么样子,看这么半天也够了,一直看下去还能看出什么花样来?”

    “刚才还说你终于懂些风情了,没想到还是一窍不通!这是赏梅,赏梅当然要静静地看,慢慢地赏了!”

    落悠歌瞪着千魂,一脸“你根本不解风情”的鄙夷。

    千魂冷哼道:“你这个女人,到时候喝苦药汤子的时候可别哭!”

    “你这个人,真是……”落悠歌咬了咬牙。

    话还没说完,一件黑衣已经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落悠歌扒拉开盖住自己小脸的黑衣,发现这正是千魂刚刚脱下来的外衣,她挑了挑眉,“干什么?”

    千魂横着她,“穿上!这还要我教你?”

    落悠歌摇头,“你自己穿!我根本不冷,你的里衣实在太单薄了,到时候喝苦药汤子的人是你才对!”

    千魂没跟她多话,直接将外衣拿到手上,然后不由分说地把落悠歌裹了起来,最后在她的脖颈处将两端系好。

    他的外衣很大,包裹住落悠歌的身躯绰绰有余,这样看起来不像是一件外套,倒像是一件披风。

    落悠歌:“……”

    “爱穿不穿,反正不准脱下来!”千魂板着脸。

    “……你这两句话有点矛盾啊。”落悠歌眨了眨眼睛。

    千魂冷哼了一声,不理她了。

    南宫玦笑容温和,低声道:“落落,千魂也是担心你,你在云阁待了没多久,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马上又要赶去北遼,他心里舍不得,只是不愿说出来罢了。”

    落悠歌低头,唇角微弯。

    再朝千魂看去,他已经没看向他们这边,反而在作势赏梅,很专注的模样。

    落悠歌笑了一声,收回视线,牵着小天初走在前面,步伐轻快。

    没一会她回头看着身后的两个人,只觉得那两人在这一片梅海之中越发清逸,轻衣薄裘穿过点点红梅,拂落的梅花扑入衣襟,当真如同世间最为美好的画卷。

    一黑一白,一个洒脱不羁,一个玉质盖华。

    截然不同的气质,却有着同样令人惊艳的气度。

    落悠歌暗暗想着,都说红颜祸水,其实男人长得太好的话,也是祸啊!

    千魂触及她有些出神的目光,似乎看明白她在想什么似的,笑道:“笨女人,你刚才的眼神要是被墨澈看见了,你猜他会不会立刻变成醋坛?”

    听他提及墨澈,落悠歌当先想到若是那个人在这里的话,也同她一起赏梅,是不是一件浪漫极了的事?

    想到这里,落悠歌忽然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想着自己果真是无可救药了。几乎每时每刻,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