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05:姐,对不起啊,我也爱他(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对这里很满意。”苏玉琢靠在萧砚耳边,“对人也满意。”

    “人?”萧砚侧头望向自己的肩,苏玉琢垂着睫毛,美人如画,海风吹动她的发丝,轻扫在他脸颊,他抬手压下那缕调皮青丝,似笑又非笑:“哪个人?”

    苏玉琢没回答,只问:“有酒吗?”

    “你还会喝酒?”萧砚语气里带着宠溺和温柔,“不早了,喝了牛奶就睡吧。”

    “我想喝。”苏玉琢说,“我不喝多,就喝一点点。”

    说着,她拿手比划出‘一点点’的手势。

    萧砚不禁笑了笑,“好吧,你等我一会。”

    不到十分钟,他拿着瓶干红和两只高脚杯过来,将杯子放在户外茶几上,倒了一杯给苏玉琢,递给她之后,才给自己倒一杯。

    苏玉琢端起来尝了尝,味道没有想的那么好。

    再看萧砚,一摇二闻三品,很懂酒的样子,姿态优雅矜贵,苏玉琢在他身边坐着,总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生活层面不一样,在各方各面都能看出端倪。

    苏玉琢没觉得不舒服或是自卑,人生而不等,经历这么多,她早已经看淡了。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苏玉琢且喝且仰头看星星,感觉到萧砚坐在身边,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不知道过去多久,酒瓶里的酒下去一半,她还想再给自己倒,萧砚拦住她,“你喝太多了,不能再喝。”

    苏玉琢朝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今天心情好,你就让让我吧。”

    “好不好?”

    语气带上撒娇。

    萧砚心头一软,根本抵抗不了。

    “再喝一杯。”

    苏玉琢隐隐有了醉意,脸颊泛起淡淡的红,讨价还价:“两杯。”

    “不,三杯。”

    她竖起三根手指,模样有点可爱。

    “你喝醉了。”萧砚抬手摸了下她的脸蛋,滑腻,也烫。

    “醉了,你正好趁人之危啊。”苏玉琢咯咯笑,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她仰躺在躺椅上,漆黑的眼瞳里映满点点星光,眼神迷离。

    “好像有点热。”

    她把萧砚罩在她身上的风衣拿开,丢给他:“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满上。”

    萧砚又给她倒了一杯,开腔:“最后一杯,喝完进屋睡觉。”

    “不要,我要在这看星星。”苏玉琢嘴角弯起笑,眼睛却慢慢变得湿润,“小时候,我经常跟姐姐这样看星星,那时候的天空,比现在干净,星星也比现在亮。”

    “那时候爸爸总说,人死了会变成星星,在天上看着亲人,你说那颗最亮的,是不是姐姐?”

    “她看见我跟你在一起,一定气坏了。”

    “有时候想想,我真是个坏妹妹。”

    苏玉琢喝了酒,变成了话唠:“夜里她会来我梦里骂我的。”

    “骂我也好,这样我还能见到她。”

    “萧砚。”

    她忽然叫萧砚的名字。

    萧砚坐在沙发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托着酒杯,紫红的液体在杯中轻晃,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他身体朝苏玉琢倾着,手肘撑着膝,目光落在苏玉琢脸上,闻言,喉结一动,嗯了一声。

    “下次,你去给她烧点纸吧,你烧的,她一定开心。”

    “你陪我去?”萧砚问。

    “不,你自己去。”

    苏玉琢说:“我没脸见她。”

    “这不过是你给自己画的囚牢。”萧砚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死去的人可以怀念,但不该让他们左右了活着的人的生活。”

    苏玉琢喝完杯中酒,自己欠起身拿过酒瓶,仰起脖子往嘴里灌,酒液顺着嘴角滑落,滴在衣领上。

    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她放下酒瓶,手背一擦嘴角,道:“画地为牢是吗?”

    “我也不想,谁让你这么招人喜欢呢?”

    “如果姐姐不喜欢你,现在我会和她一块在老家陪着爸,平淡且平安,多好。”

    “这么说起来,这事都怨你……”

    苏玉琢双脚落地,想起身,脚下却软,一下子没站稳摔进萧砚怀里。

    萧砚接住她,瞅着她的醉态。

    “都怨你。”苏玉琢拍打他肩膀,“都怨你长这么帅,你要是丑点,姐姐才不会喜欢你。”

    萧砚无奈,“是,怨我,你醉了,我送你回屋。”

    “回什么屋?我就在这睡,这里的床又软又舒服。”苏玉琢想回到躺椅上,被萧砚一把拦腰抱起来。

    “你谁呀?放开我!”苏玉琢挥舞着四肢挣扎,却被萧砚牢牢托住,。

    “我是你老公。”萧砚边走边道。

    苏玉琢两手巴拉开糊在脸颊的头发,翘起脑袋,凑近萧砚的脸仔细看了看,“胡说,我老公比你帅多了!”

    “我老公叫萧砚,你叫萧砚吗?”

    “不对,他是我前夫,我们离婚了……”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离婚吗?”

    “……”萧砚看了她一眼,“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苏玉琢咧着嘴笑,一手勾住萧砚脖子,另一手在他胸口摸了摸,“你好壮。”

    “比我前夫壮。”

    “你有女朋友吗?”

    萧砚脸色一沉,有点黑,“有。”

    “那真遗憾。”苏玉琢靠在萧砚肩上,闭上眼,不到两秒钟,霍地又抬头,“你谁呀?干嘛在我家?”

    萧砚把她丢在床上。

    苏玉琢头有点晕,定了定神,看见面前的男人在脱衣服,眼前三个人影晃动,她揉了揉眼:“你别走来走去的,我眼花了。”

    萧砚看了她一眼,拿起座机听筒,打电话叫管家安排人送蜂蜜水上来。

    很快主卧的门被敲响。

    萧砚去开门,接了蜂蜜水再回来,苏玉琢蜷缩在被褥上睡着了。

    他把蜂蜜水搁在床头柜上,俯身一手托住她,一手将她身下的杯子扯出来。

    “姐……对不起啊……”

    苏玉琢呢喃,声音带着哭腔,顿了片刻,她又说:“我也爱他……对不起啊……”

    萧砚眼神温柔而深情,替她脱了外套裤子和鞋,掖好被子,俯身,亲吻她的嘴唇。

    ……

    苏玉琢一觉醒来,脑袋疼得厉害。

    睁开眼,入眼的是陌生的环境,她猛地坐起来,关顾四周,全景玻璃房间,蓝天白云,冉冉旭日,粼粼海面。

    房间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床头柜上放着盏设计简约的台灯。

    “醒了?”萧砚从楼下上来,穿着浴袍,头发潮湿,手里拿着块干毛巾擦头发,“要洗澡吗?”

    苏玉琢虽然闻不到意味,但昨晚喝多了酒的场景她多少有印象,想来身上的味道不会多好闻,便没拒绝,只是等她看到所谓的卫生间,她内心是拒绝的。

    淋浴房正对着窗户,而窗户居然没有窗帘。

    “这里不会有外人过来。”萧砚道。

    他指的是窗户正对着的那片海域。

    这片别墅群围海而建,拥有别墅的业主都拥有一片私人海滩,因为没有对游客开放,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员工之外的人到出现在业主的视野,且员工也有严格规定,不会给业主带来生活上的任何不便。

    纵然如此,苏玉琢还是不安,洗得很快,连沐浴乳都没用,用清水一冲赶紧擦干穿衣服。

    穿好衣服才慢慢洗脸洗头发。

    收拾好下楼,萧砚坐在餐桌旁翻着一本杂志,见她过来,放下杂志与她一块吃早餐。

    厨子海鲜粥熬得不错,苏玉琢吃完又要了一碗。

    萧砚见她喜欢,饭后私下让厨子写了制作方法,又让人送回家交给刘姨。

    回到京城,萧砚直接开车带苏玉琢去商场。

    一圈下来,苏玉琢已经记不清买了多少件衣服和鞋子。

    萧砚买东西连价格都不问,直接让苏玉琢试,试完了合身直接刷卡,走的时候每个接待的店员都依依不舍的。

    苏玉琢觉得这个男人做事太夸张了,她不过随口一说没有衣服搭配戒指,他挑衣服就刻意挑和戒指搭得起来的。

    但内心里,还是觉得甜蜜。

    到医院,苏玉琢穿的还是自己原先的衣服,钻戒也没戴,景逸还住在医院,出于对长辈的尊重,她做不到在他面前花枝招展。

    景逸一直到十一月初,才能下床慢慢活动一会儿,十一月下旬,出院回家休养。

    景家的保安系统加强,从外面路过,都能感受到那股严峻和插翅难进的森严。

    苏玉琢和萧砚既然和好了,两家就想着坐一起商议一下两个孩子的将来,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意外地早,也是在这天,景、萧两家在酒店里一起吃饭。

    这天,萧家那边都齐了,连萧让眉和宋羡鱼都到了,当然包括程庭甄以及季临渊。

    宋羡鱼怀孕已经有三个来月,穿着羊绒长大衣,身材高挑挺拔,一点看不出孕相,季临渊却跟在她身边,处处显出小心翼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