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章 吃火锅转移注意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喜欢去哪就去哪!”顾安安翻了个白眼说道。免-费-首-发→【追】【书】【帮】

    “生气了?”云苏白平静地问。

    “没有!我生哪门子气嘛!”顾安安继续闹脾气道。

    “这样吧,一会我去学校找你!当面道歉请罪,好不好?”云苏白依然好脾气地回应顾安安道。

    “还是不要了,你那么忙!耽误你的宝贵时间多不好?”顾安安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就已经不生气了。

    “就这么说定了!先挂了!”云苏白抿唇说完,挂了电话。

    等云苏白在落地窗下与顾安安讲完电话转过身来,眸色立即冷了下来。

    阿洪连忙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云少,董事长请您去会议室一趟!”

    “他来得正好!”云苏白冷冷一笑,抬脚就走。

    阿洪连忙跟上。

    云博天柱着他的那根金镶拐杖,挺直腰杆坐在会议室的软椅上,表情还算平静,只不过眼底会隐隐划过一抹愠怒。

    云苏白推开门走了进来。

    “人呢?”云博天劈头盖脸便问。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云苏白在离门不远的站定,以平静地目光看向父亲,淡淡地回应。

    “我找遍整个大贩,都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我既然答应你放过那个丫头一马,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们?”云博天又继续说道。

    “他们现在很安全!你大可放心!”云苏白好似瞬间听懂了父亲的话,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说道。

    “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云博天在极力的隐忍自己即将爆发的脾气,压低了嗓音说道。

    “你知道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留他们几条小命,已经是我的底线!”云苏白依旧平静无波的语气说道。

    “他们只是几个孩子,这一切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你何必要为难他们?”云博天的口吻突然软了些,因为他知道云苏白向来吃软不吃硬,与其强势要人,不如用商量的语气。

    “那顾安安呢?她又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还要将魔手伸向她?”云苏白的情绪有了些许的波动,他的话语里有了一丝质问的口吻。

    “她是顾永崇女儿!晴安是我们云氏的死敌!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居然还跟死敌的女儿交往!苏白,你在一次又一次考验我的耐心和忍耐底线!”云博天用苦口婆心地口吻说道。

    “集团之争那是集团之间的事,与我和安安又有什么关系?我之所以愿意站在这里跟你说这些话,只想让你明白两件事,第一,今日的云氏集团已无你的立锥之地,我才是那个最终决策人,你不要再在背后做一些无聊的事扰乱我的视线!第二,如果你想那几个小东西平安长大的话,最好离安安远一点!否则,后果后负!”云苏白说完,转身毅然离开了会议室。

    云博天则立即用手捂着胸口,但还是没有憋住,一口老血从口中喷出。

    “董事长,我送您去医院吧!”阿坤急忙走过来,扶住云博天道。

    “不用了!放心吧,不把他们几个找到,我是不会倒下!”云博天意志坚定地说道。

    顾安安回学校的时候,校园的走道两旁已经亮起了路灯。

    离七点晚自习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一路上可见匆匆赶往教室上晚自习的同学们。

    顾安安这会没有心思去教室上晚自习,而是决定回寝室。

    推开寝室的门,五个铺位,只有自己和蒋萌的那个床铺看起来整整齐齐的,其他三个铺位略显凌乱一些,但这样反而显得生动。

    顾安安想起那个搬宿舍之后和蒋萌住的唯一一个晚上,竟然是那样的弥足珍贵。

    坐在蒋萌床铺下面的书桌前,顾安安一寸一寸地抚摸蒋萌曾用过的所有东西。

    “臭萌,你放心吧!我一定亲手将那个害死你的凶手给揪出来!”顾安安深吸一口气,眸光坚定地说道。

    手机忽然响了,顾安安收起有些悲凉的情绪,看了一眼手机来电,抿抿唇接通了电话,“喂!”

    “在哪?”云苏白温润的声音传入顾安安的耳朵。

    “寝室!”顾安安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有人敲门,你等会……”顾安安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向门口。

    结果一打开门见到敲门的不是别人,正在云苏白,顾安安有些意外,心灵正处在脆弱边缘的她,挂了手机直接扑进了云苏白的怀里。

    “我猜你就在这!”云苏白将怀中的顾安安环紧,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说道。

    “苏白,我现在心里好难过!”顾安安毫不掩饰地说道。

    “听说,女生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来排解!我猜你一定还没有吃东西!要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云苏白提议道。

    顾安安的注意瞬间就被转移,她抬起头想了想,说道:“确实有点饿了,那我们去哪吃比较好?”

    “你来决定!”云苏白对顾安安眨眨眼道。

    “火,火锅怎么样?有点辣的那种!”顾安安有些不确定地问。

    “舍命陪君子!”云苏白优雅一笑。

    “你要陪君子不陪我吗?”顾安安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立即鸡蛋里挑骨头道。

    “谁说君子就是形容男人的?”云苏白的反应也不是盖的,立即回应一句。

    顾安安绞尽脑袋思索了一会儿,得出这样的结论,“好像真没有哪句话是这样硬性规定的!那好吧,我就是君子,君子就是我!我们安南理工的校草舍命陪我这个君子涮火锅!”

    “对,就是这样理解!”云苏白眯眼附合。

    顾安安的心情更是大好。

    两人出了校门,也没有走太远,毕竟都快八点了,确实有点饿了,而且他们找的那一家火锅店味道又确实不错,因为顾安安自开学以来,已经在那里吃过三四次了。

    一进店门,店老板立即迎了上来,“小姑娘,今天这么晚才来吃饭啊?想吃点什么呢?炒菜还是火锅?”

    “火锅!辣的!”顾安安一副很爷们的模样,大手一挥说道,说完又好像想到什么,“等等,锅底不要全辣,来去鸳鸯锅吧!”她知道云苏白不能吃辣,怕把她家男神辣坏了,她还得心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