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五章 小白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墨醒来那天,天气不错。★首发追书帮★

    阴雨连绵了好几日的初秋像是坐了火箭般,一下子就窜到了初冬,太阳光虽好,可空气仍是冷了下来,穿着单薄的便能感觉到,那冷空气似是有生命般无孔不入的往人骨头缝里钻,冻得那些爱美的小姑娘们,一个个哆哆嗦嗦的像得了癫痫似的。

    S市的初冬很不近人情,医院里的中央空调还没开。

    幸好楚墨的病床邻着窗户,晒太阳很方便。他后背有伤,便侧着身背对着窗户正好晒着后背,不过一会儿,就晒得全身都暖洋洋的。

    石明珠一边给儿子盛汤,一边不停地唠叨着:“你说说你那天要是听妈的,安生生的去相亲,哪还有这一劫啊!”

    楚墨失血过多,脸色仍是有些苍白,显得他以往冷峻的面容上多了一丝丝的脆弱,惹得石明珠更加心疼。

    “这是我的工作,什么劫?”

    石明珠扶他起来,说道:“你那工作,可不就是跟神仙历劫似的!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碰上一回。”

    “要我说啊,你这要历练也历练过了,该辞职回公司上班了吧?”

    楚墨不急不缓地喝了一口汤:“不回,刑警队,我会待一辈子。”

    石明珠正要冲他发火,门口处就传来几声轻巧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哒哒’声。

    她回头一看,脸色立刻变得五味杂陈,心虚的想要躲开这个女人。

    却见那女人仍是一袭白色衣裙,袅袅婷婷的站在他们母子二人身前,一张精致如画的小脸儿泫然欲泣,委委屈屈的叫了石明珠一声:“阿姨…”

    石明珠被她颤巍巍地一声‘阿姨’叫的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你…你还想怎样?”

    来人正是安雨凉,她双眸里有着星星点点的泪花闪烁,修长好看的手指不安的攥着自己的衣角,娇怯怯地说道:“阿姨,都是我的错,如果楚哥哥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伤成这副模样…”

    楚墨被她的一声‘楚哥哥’叫的也是虎躯一震,抖了三抖,他不知道安影后今日走的又是哪个剧本。

    安雨凉娇怯怯地站在那儿,低着头,小巧的嘴唇,唇瓣饱满,白皙光洁的脸颊上就差写上‘我叫小白莲’五个大字了!

    楚墨不知道安雨凉的剧本走向,心里有点慌:“你还是叫我楚警官吧!”

    安玉凉长得美,那张脸可造性也很强,入了演艺圈后,无论是妖艳、清纯、端庄、高贵她都试过了,都是信手拈来,被她演绎的惟妙惟肖,令人拍手叫绝。

    可那些都没什么挑战性,前几日,她新接了一个剧本,在里面饰演被柔弱小白莲抢了老公的可悲妻子。

    她连夜拜读,看完之后,便觉得这剧本中有一句话深得她心——

    男人的骨子里都有一种英雄气概,可现实世界总是太平的。没有那么多的空间去供他们展示自己。

    而当一个女孩子,仿若一朵保守风霜雨露璀璨过后的小白莲似的,柔柔弱弱,娇娇滴滴,她一双脉脉含情的眸光里,脆弱的小心脏里,全是那个男人。

    这个被她全身心依赖的男人,轻易的便被她满足了所有的大男子欲望,当有了别的男人觊觎相争时,那更是连虚荣心与拯救小白莲的英雄心都一并满足了。

    安雨凉双眼立刻亮了!

    楚墨不就是想要拯救人民生命,惩恶扬善才当的警察吗?她深深以为这个剧本简直就是为她和楚墨量身定做的。

    英雄警察拯救柔弱小白莲…

    她已经能幻想到,楚墨帮她打跑恶人,而她娇弱弱的倚在他宽阔又温暖的胸膛上…

    被她热辣辣的目光盯得快要心肌梗塞的楚墨:“……”

    “楚哥哥,你是为了我才受伤的,救命大恩,无以为报,不如就让我以身相许吧!”

    说着,就红着一张小脸儿要往楚墨怀里扑——

    “等等…等一下,那个妈——”

    等他要向亲妈喊救命时,才发现,他亲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弃他而去,自己跑了!

    好不容易拦住了安雨凉的虎扑,楚墨再次纠正:“你还是叫我楚警官吧!至于报恩就更不用了。那是我的工作。”

    如果被他救过的人都要来个以身相许,只怕他早就有十几房小妾了。

    安雨凉咬着嘴唇,目光如水的把他望着:“难道你是想要我叫你…楚楚?”

    楚墨崩溃:“好吧,您随意!”

    安雨凉这才露出了一抹笑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楚哥哥!”

    楚墨饭也顾不得吃了,扯过被子蒙着脑袋,无声大叫:“苍天啊,谁来救救我啊!”

    好在,安影后过足了戏瘾没一会儿就走了,走之前还给楚墨留下了她精心准备的营养爱心午餐。

    一直等在病房走廊的石明珠拦住了安雨凉,神色郁郁的对她说道:“雨凉…你,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安雨凉出了病房,就恢复了她恶魔的本质:“做什么?你看不出来?”

    “雨凉,那个时候,楚墨还小,那些事跟他没关系。这几年他也过得不好,你,你就放过他吧!不要再跟他演戏了!”

    安雨凉听得一个手抖就将手里的手包捏了个窟窿,声音阴恻恻地在石明珠耳边响起:“我是演员,本职工作就是演戏呀!您不让我演戏,呵!那我就只能做回我的老本行了…”

    当她反应过来安雨凉的老本行是什么职业时,她才哆哆嗦嗦地拽着安雨凉哭求:“你要做什么就冲着我来,放过楚墨吧!”

    “哼,我放过他,谁放过我?”

    病房里的楚墨耳尖的听到房门口有哭声传进来,便扶着墙慢慢起身,推开门一看,竟然是安雨凉拉着石明珠的手在哀哀哭泣着:“阿姨,我知道您不喜欢我的职业,可我是真的喜欢楚哥哥,求求您了,您不要赶我走,不要拆散我们啊!”

    石明珠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难看的像是随时要昏过去一般。

    楚墨:“……”

    他还以为安雨凉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她只是换了个场地,又来了一场。

    ------题外话------

    首推最后一天啦,呜呜呜,求收藏~求评论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