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27:苏然的恶作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文秀娜。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苏然在乔治画廊的时间不算短了,从来不和人发生冲突,只一门心思的低头画画,其他画家还好,唯有这个文秀娜,就是看苏然不顺眼,有事没事就说几句风凉话,让人特别讨厌。

    不过文秀娜从来没有给苏然打过电话,苏然的手机上有她的号码,是因为画廊为了显示画家们团结,让每个画家都记录了其他画家的号码。

    “苏然,你马上派几辆劳斯莱斯到言市机场来,一定要加长版的,不然我不坐,掉价。”文秀娜的声音天生就比较刻薄,加上她矫揉造作的腔调,更加显得颐指气使。

    “我派车?”还加长版?

    苏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乔治的秘书明明告诉她来的主管是艾雅,怎么蹦出文秀娜来了?而且文秀娜是画家,是不能管理其他画家的。

    忽然,苏然有点明白过来了。

    文秀娜和艾雅私交特别好,比亲姐妹还像亲姐妹,行内人都知道文秀娜画技人品样样差劲,全靠艾雅捧着,才勉强成为画家。既然艾雅来了言市,文秀娜最近没有画展,自然会跟过来。

    但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应该是艾雅联系苏然,轮不到文秀娜来打这个电话。

    而且,苏然去哪里找车?她自己出门还打车呢,只有到了画展那天,明丽才会安排豪华一点的车子接她去举办画展的地方,现在明丽离开了,这种事应该艾雅搞定才对。

    “喂,我跟你说话呢,怎么半天不回答?你还活着吗?不会挂了吧?”文秀娜才十九岁,一直仗着自己小,口误遮掩的,还把这当做率真。

    苏然刚要说话,电话那边就换成了艾雅,估计是艾雅把文秀娜的手机抢过去的,“然然,不好意思,娜娜还小,别跟她计较,我刚到言市,人生地不熟的,你好歹也来了两天了,比我们熟悉一点,随便派个车来接我们就可以了。”

    艾雅语气比文秀娜好一点,但说的话同样让人听着不舒服,她一句话也没有责怪文秀娜,还为文秀娜开脱,摆明了就是袒护。

    “真的什么车都可以?”苏然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酒店外停着的一排自行车上。

    那是酒店提供给不喜欢坐汽车的客人们环城游的。

    “对啊,我和娜娜已经站在机场门口了,你快一点。”艾雅还以为苏然答应了,赶紧点头。

    苏然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就挂了。

    她朝着一个服务生招招手,服务生立刻过来躬身听候吩咐。

    苏然低声说了几句,还给那个服务生一些小费,几分钟后,服务生骑着一辆加长三人款的自行车离开酒店,朝着机场而去。

    不是她故意恶作剧,实在是看不过艾雅和文秀娜狼狈为奸的欺负人,而且是艾雅自己说的什么车都可以,而且三人款也符合文秀娜要求的家长款。

    一个小时后,当苏然在酒店附属的美容院做完SPA出来时,刚好看到一辆计程车停在大门口,两个女人正从车上下来。

    一个黑色齐耳短发烫成玉米须,一身白色套装干练端庄,正是艾雅。

    另一个波浪卷的长发染成橘红色,戴两个金色大耳环,鹅黄色公主衫粉色蓬蓬裙,脚踩缀满亮片的恨天高,一下车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不用看脸,单是看衣服的配色,苏然就知道是文秀娜。

    别看文秀娜颜色搭配的不怎么样,但真的有脑残粉,一个劲夸她用色可爱活泼,而苏然每次看到都想笑。

    “苏然,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自行车也叫车?故意耍我们?”文秀娜一眼就看到了苏然,也不管自己好几个大箱子的行李了,只拎着新买的LV的包包,走过来质问苏然。

    “你不是说非加长版劳斯莱斯不坐吗?最后不也坐计程车过来了?”苏然笑语嫣然,她脾气好不假,但也不是由着人欺负的。

    艾雅见文秀娜一开口就吃了亏,赶紧过来,从后面轻轻拉了一下她,让她注意点,这里是公众场合,要是让记者们看到她大呼小叫的,多丢人。

    文秀娜这才有所收敛,说话的声音降低了,但态度还是很差,“你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了吗?”

    “我来言市的时候,画廊只让我举办画展,没说让我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乔治,是不是我记错了?”苏然才不是谁的跟班跑腿,凭什么给文秀娜安排住的地方。

    再说了,画廊只负责她和明丽在言市的一切费用,明丽回去了,艾雅顶替了明丽的位置,就换成了她和艾雅,不管怎么算,都没文秀娜什么事。

    文秀娜被苏然说的无言以对,刚要发火,就被艾雅拉着往服务台走,还笑着对苏然说,“娜娜在跟你开玩笑,别介意,我会安排好房间的。”

    苏然昨晚想换房,只有君焰那个房间,今天已经有十几个空房间可以选了,不过都在十二楼以下,苏然觉得很庆幸,要是和文秀娜住同一层,会被她烦死的。

    文秀娜忘了把证件放在哪里了,把每个行李箱都到打开翻,艾雅便让苏然先上楼休息,她和文秀娜登记完入住后要泡个澡,三个人晚上再一起吃晚饭吧。

    苏然表示同意,上楼了。

    文秀娜好容易才找到证件,正在登记,一个服装店店员模样的人走到服务台这里询问工作人员,“请问苏然小姐住哪个房间,明丽小姐为她订做的礼服到了。”

    文秀娜一听明丽和订做两个词,便知道是苏然要在画展上穿的礼服,她不等服务台工作人员说话,便眼珠一转,朝着那个店员说道,“我和苏然是一起的,交给我吧,我帮你给她送去。”

    服装店店员刚好很忙,见有人能签收,加上服务台的人刚才看到苏然和艾雅说话,知道她们是一起的,便放心的把礼服交给了文秀娜。

    文秀娜抱着放礼服的盒子就到了一个角落里。

    “娜娜,你可别胡闹。”艾雅赶紧追过来。

    但是迟了,文秀娜已经用小剪子把那件白色小礼服给剪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