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谢清歌这算是听明白这一出婚约是个怎么回事了。

    “你的意思是说,林夕瑶自己出去玩,遇上了弥生,两人一起喝了酒,最后还是你给送回来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二人有情,这种事不好解释,于是你师傅便顺水推舟,收了人家的贺礼?”

    “嗯,确实是这样。”无月痕点头赞同,终于把这事给解决了,他也长舒了一口气,“谢郎,你也看到我师妹和弥生的情况了,我没有骗你吧。”

    无月痕宠溺的看着谢清歌,谢清歌一来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谢清歌一定以为与林夕瑶成婚的人是他,才这么着急的。

    可解释完了,谢清歌还是抱着一个果子眉头不展,将他上下打量几番,满怀戒备,明显是不大信他这番说辞,无月痕微微撅了撅嘴,往他那边移了移,谢清歌不自主的就要往后退去。

    无月痕这下不动了,“谢郎你要怎么才能信我,之前你不信就算了,现在弥生都要跟着我们一路会云剑山了,你也该信了吧。”

    谢清歌侧了侧头,将掉到身前的头发发带,一股脑的扔到了后面,“你真以为你师傅要把林夕瑶许配给弥生这个花和尚?早知道他原先看中的女婿可是你啊。”

    林夕瑶喜欢无月痕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他就不信林晖英这么多年都会不知道?在看林晖英虽宠林夕瑶,却也是张弛有度,如果没有他的支持,林夕瑶恐怕不会喜欢无月痕这么多年吧。这么多年的等待,难道就真的一朝一夕间就能改了?就算林晖英不在乎这些,可就这样让人不明不白的回了自己家的心意,他还能这样与无月痕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谢清歌怎么想都觉得不大可能,总觉得后面还不知道有什么阴谋在等着无月痕往里面跳。

    “谢郎所说的这些,我原些也想过,师傅当时一时冲动,确实存了其他的想法,可现如今我能感觉到,师傅似乎并不将我视作良婿了。”无月痕敢肯定,林晖英现在真忙着其他的事,也绝对不会在将他与林夕瑶放在一起了。

    谢清歌一把扯过方才说话时,被无月痕勾去的夹几缕发丝的发带,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无月痕这才讪讪的收回手,恢复他原本谦谦公子的模样,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像个受了委屈的大狗一样。

    ‘这怎么像是我欺负了他?’谢清歌整理好发丝,看着他这模样,突然涌上一股负罪感,又立即被自己抹的一干二净,“当真?”

    “当然真了。”无月痕见他并未生气,又有了歪心思,正要靠过去,有被谢清歌一眼给瞪了回去,又老老实实坐好,“谢郎,你还记得那位苏公子么?我们来乌灵城之前受过他的关照。”

    “苏公子?那位与丐帮颇有渊源的苏公子?记得,我记得……”记得他当时好像与林夕瑶有些……关系?好似有些暧昧不清?“突然提起他做什么?难不成他也……”

    “就是你想的那样。”得到无月痕肯定的回答,谢清歌一下噤了声,“你是说他也来了?为了林夕瑶?”

    无月痕点了点头,“不禁来了,我看师傅的意思,他对此人颇为欣赏,而且那位苏公子虽看着不会武功,也不会动武,却有一身内力。”

    那日林晖英与他交手之后,立即出了趟门,不知去了哪里,平日都是别人上门拜见他,他从不主动出去,更不会那么晚才回来,‘他一定是去见了很重要的人,而且这个人一定和苏公子有关!’

    这虽然都只是无月痕的推测,可无月痕自己知道,自从林夕瑶订婚已来,林晖英对他的态度就变了,可自苏庆出现以后,林晖英对他又变回了以前,或者说是更亲切了,没了那层期待,反而更加坦诚。

    “唉,那不对,现在和林夕瑶订婚的不是弥生么?这么一变,怎么又成了苏庆?”这是搞什么?难不成要在大婚之时,临时说明么?这不是耍猴么?!

    “那清歌为何会觉得与师妹成亲之人是我?”无月痕不答反问。

    谢清歌一下子红了脸,那时他是心急如焚完全考虑不了那么多,想到了就只能快马加鞭过来看看虚实,“我、我那是,那是……”

    无月痕很乐意看到他张口结舌的样子,这样更加能让自己看清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谢郎是因为听了师妹要成婚的传闻,自然以为夫婿是我,所以才那么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是吧?”

    “谁心急火燎了,这不是人人都会想到的。”谢清歌小声反驳了回去,觉着自己在他面前是越来越没隐私可言了,越来越暴露了。

    无月痕轻轻一笑,看多了他的假面,此时看到着春风化雨的一幕,心中也如春风吹过一般,谢清歌稍稍愣神,又立即撇过脸,‘我明明比他长的好看多了!’

    “还有一个原因,”无月痕又突然开口,“那就是传闻里并没有夫婿人选,没有人知道云剑山山主小女儿的夫婿姓甚名谁,是何许人。”

    被他着一点,谢清歌这才反应过来,细细一想这确实是这样,一路听多了传闻,可对于云剑山的这位良婿,却是众说纷纭,没个定论,更多传闻里也根本就没有夫婿,可这么大的漏洞却没有一个人在意,也是世人都已早点和云剑山攀上亲就好,谁又会真的在意是何人结婚,时候哪怕没有这场婚约,大家也只会说传闻有误,连夫婿都没有,又怎么结亲,就会把这事揭过了。

    ‘好一部棋啊,这么一来林晖英到像是被迫做出这种决定,以稳林夕瑶名誉,带风头一过,只需按照收礼名单,给各家回份谢礼,以谢各门同力协助清除武林害虫,便可将大家送的贺礼变成了谢礼……那子虚乌有的传闻也不是云剑山人自己传出的,更加没有什么顾虑了……那无月痕又是怎么知道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