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6章 生米煮熟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烦躁!超级烦躁!

    被关起来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每当他想溜出东宫,结果始终有父皇的人,在门外把守。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再这样继续下去,他都快要疯了!

    不知道,江蝶舞那丫头最近怎么样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念自己。

    要是再不放他出宫,说不定那丫头都快要忘记他了!再这样下去,恐怕那丫头都要嫁给别人了!

    不行,他看上的东西,谁也不准拿走!

    “哼,本殿今天就是要出去,看谁能拦得住本殿!”

    夜天麟急了,转身抽出挂着的佩剑,便要冲出殿门。看样子,是打算杀出去。

    拉开殿门,守在门口的侍卫下意识的便上前阻拦。可当看到太子手中拿着佩剑后,赶忙拔出自己的佩剑。

    “殿下,还请回去不要为难我们。”

    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不想同太子发生什么争执。毕竟,太子是南圻国未来的皇帝,这两边得罪哪边都不行。

    “让开。今个,本殿就是要出去,看你们谁能拦得住!”

    说着,夜天麟举剑便开始刺向守卫。

    守卫也是有令在身,如果他们今日,就这么放走太子,皇上怪罪下来怕是只有死路一条啊!

    一时间,在太子东宫,发出刺耳的刀剑碰撞声。

    这打斗声,很快便引来附近负责巡逻的守卫。见此景,自然明白是太子想出去。

    “快,去通知皇上。”

    “是。”

    吩咐完,赶来的守卫们,一同加入阻拦太子的行径中。

    整个皇宫中,能制伏太子的,只有皇上一人。其实,本该还有一人才是。那那就是太子的母妃。

    奈何,太子的母妃在生下太子后便离世。皇后,不过是个摆设而已。除了必要的出席,其他时间都被皇上禁足自己宫中。

    说来,皇后也是个可怜人。膝下无儿无女,还要一直被关在皇宫中。

    皇后形同虚设,太子母妃又离世,整个皇宫里,能管得住太子的,不就只有皇上一人了吗。

    就在众多守卫,用尽全力阻止太子之际,突然传来皇上驾到的声音。

    听到皇上驾到,大家的心里纷纷松了口气。

    能不松一口气吗,太子身份尊贵,他们无非也就是阻拦,根本不敢用尽全力甚至伤到太子。

    如今皇上一来,他们就不用担心,自己手中的兵器,会伤到太子。

    众人纷纷停下后退,让出一条道路。

    至于夜天麟,看到自家父皇出现后,更是气的一把将手中宝剑,给丢在地上。

    “可恶!”

    “你这是作何,看样子,朕让你思过你根本没有思考!”

    夜玉宸怒吼,刚才听到来报,说太子要闯出东宫时,他的火便瞬间涌了上来。这个臭小子,难道就不能听话吗。乖乖的学习,学习如何当一个未来储君,该有的模样!

    难道,所谓的学习,就是想着如何逃出皇宫,如何娶平民女子吗!

    “父皇,您就让儿臣出去吧。儿臣是真的喜欢她,要是再不出现,她肯定会以为,那日儿臣说娶她就是个玩笑话。万一,她嫁给了别人可怎么办。父皇,您和母妃,不也是两情相悦的吗,为何儿臣就不可以。”

    夜天麟见父亲不让自己的出去,赶忙将自己的母妃一事说了出来。

    父皇不也是,娶了自己喜欢的人为妃吗。至于皇后,那不过是娶给天下人看的。到时候,他也可以先娶了江蝶舞,然后再娶皇后当个摆设啊。

    “住口!你母妃岂是那个平民女子可比的!”夜玉宸怒了,一掌打向自己这个引以为傲的儿子,“你母妃,好歹也是官宦家的小姐,而你说的那个人,不过就是个街头老百姓,这种身份,怎么能配得上我皇室!如果,你坚持非要娶那个女子,朕绝对会派人,杀了那女子。”

    他是皇上,他是王,没人能违抗他的命令!

    一听要杀江蝶舞,夜天麟顿时慌了。

    “不!父皇你不能这么做!”

    “不能?有何不能,整个天下都是朕的。要想保住她的性命,你就给朕乖乖的呆在宫里好好学习治国之道,等两年后,准备迎娶商丞相的女儿。”

    夜玉宸冷哼着,甩袖离开。

    如果太子真的想那个女子死,就继续作。

    混乱的场景结束了,守卫们也都散开,继续去忙自己的事。而那负责看守太子的守卫,则静静站在那,等待太子回到东宫里。

    “太子……请回吧……”

    “哼。”

    夜天麟瞪了眼提醒自己回去的守卫一眼,似乎是想打算,记住这个人。

    回去就回去,不过,他是不会放弃的。

    他要想个办法,想个既不会让父皇杀了江蝶舞,自己又能和她见面的办法。

    不过,在这之前,他必须要想办法,溜出皇宫一趟。

    ===

    自打从冥王那知道,当众向江蝶舞求婚的人是谁后,元风每天都处在紧绷的状态。

    要知道,那个人可是太子啊。

    如果太子,强硬的手段,想得到江蝶舞的话,那他要怎么做?

    这个问题这几天,一直困扰着他。

    虽说他之前是王爷身边的人,可是对方是太子,是下届的储君。自己再富有,怎么能比得上太子。

    要知道,嫁给太子的话,今后即便不是皇后,也能是贵妃什么的啊。

    万一,江蝶舞知道太子的身份,别权利迷上了,那可怎么办。

    “唉……”

    越想,心里越是不安。

    如果江蝶舞是上一世的古一,他绝对毫无犹豫的相信,可如今她不是古一,她是江蝶舞,是个普通的女子。

    毕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成为宫里的女人,是一件向往的事。

    “唉……”

    这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啊。

    又是一声叹息,元风郁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呦,我说你能不能别再叹气了,叹的我都心烦了。”

    一次次的叹气,真的是让人头疼,脑瓜子都快要裂开了。真想拿个布,堵住元风的嘴。

    早知道,就不告诉他,那人是谁了。

    “不想听?不想听好说,请从我家里滚出去。”

    “啊,那什么,其实你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呀。等生米煮成熟饭,就算他是太子,又能奈你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