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0章突来的情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良也么什么隐瞒,把自己跟几女之间的事情说了说,当然,小壶的事情就不谈了,这毕竟是最大的秘密,她也没必要知道。[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大概半个小时,才说的差不多了,长长的吐了口气:“现在就是这样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不过说完这句话,却没什么声音,转头一看,秋小寒正看着自己,彷佛从未见过一样,弄得马良心里怪怪的,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很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高中旁边坐着的呆子,却早就是花丛里的高手了。”她好一会儿才说了这么一句。

    “其实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那么多人发生关系的,只是忍不住”马良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时候自己控制能力很弱。基本上脑袋一热,就脱裤子上阵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睡觉了”秋小寒站起来了,打了个哈欠。

    马良一愣,拉住了她,“你不是说给我建议的,怎么听完就跑了?”

    “我总得先消化一下你这个故事,才能够有办法。”她说道。马良点点头,松开了手,如果这个问题这么容易解决,那简直就神了。

    忽然她转过身:“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你想不想上我?”

    马良楞了一下,还是老实的点点头,做为纯粹的男人,面对她这样的美女,有谁不想上的,太虚伪了就没意思了。

    她又打了个哈欠,什么都没说,回屋了。而马良在外面又坐了会儿,才到回到房间里,钻到被窝里,抱着夏雪温热柔软的娇躯,手依旧是不老实的摸着她。

    而夏雪似乎知道会有这种情况一样,衣服的扣子都没扣上,很方便马良的手。她呼吸原本浅浅的,慢慢的加重了些。

    那圆润随着手的动作变幻形状,弹性溢满了指间的缝隙,结实饱满,还有一些软软的黏感,马良爱不释手。

    第二天马良很早就到了学校,因为秋小寒这两天都休息,所以她可以帮忙上课,得先给她看下教案之类的。这让马良松了口气,同时带几个班,头还是挺大的。总有些调皮捣蛋的学生。

    但是一直到快上课的前夕,马良却发现佩佩还没有来,还特意到校门口看了看,问了张校长,都没什么结果。不由得有些担心。

    佩佩是个非常守时的人,只要能来,绝对不会耽搁,加上目前她跟家里的矛盾,马良越想,心里越不安。

    不过以佩佩那性格,应该不会出太大的事情才对,而且这次她也没带钱,再怎么说,也是亲骨肉,马良自我安慰着想到。

    “可能是临时有事来不了”张校长说了句,也提着锤子,准备打铃去了。

    马良也只能这么想了,夹着课本,抱着作业,上课去了。而秋小寒的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很多,很容易就让那些学生听话了,因为她自己还带了一些比较高级的糖果零食过来,直接拿出来,给班上的学生分了点。

    果然简单有效,这些孩子秋老师都叫得很热情。而她跟苏雨瑶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当然知道怎么教学生。她原本是打算毕业后考研然后学会计的,但因为家业这档子事,所以也就放弃了。

    马良也到看了几次,张校长也特意瞧了瞧,表示相当的满意。

    但是马良心中始终挂着佩佩的事儿,第三节课的时候,看到校门口来了个人,居然是佩佩的妈妈王翠。

    “王婶,你怎么来了,佩佩怎么没来上课?”马良赶紧跑过去问道。

    马良这么心急火燎的过来,吓了王翠一跳,她跛着脚,多走了几步,神色不太自然,语气犹豫道:“她,她身子有点不舒服,所以,我来请假的”

    “她身体怎么了?”马良有点担心到。

    “就是有点不舒服,没什么大事,我打电话给张校长家里,说欠费了,就特意来一趟”王翠偏着身子,然后直接准备去找张校长。

    “王婶,你这边脸怎么了?还有脖子上?”马良眼尖,感觉到有点怪了,她就跟在躲着自己一样。

    而且她脸上有明显的一些伤痕印记,她皮肤因为常年劳累而变黑了不少,所以显得不是太明显了。这越发加重了马良的疑心。

    “没什么事,真的没事,小马,你转告一下张校长佩佩请假的事情,我家里还有事,得回去忙了”王婶都不敢正视马良,直接转身就走。

    “王婶,你等一下”马良拉住了她:“佩佩什么时候才能过来?”

    “这个,可能就这几天,好了就过来”王翠闪烁其词,这让马良更加怀疑了。于是拉着王翠到了办公室里面,这时候没人。

    “王婶,你别骗我了,到底佩佩怎么了,如果病得很严重,也不能躺在家里,要不我送她去乡里去,反正我有摩托车,很方便”马良说道。

    “不用,小马,真的不用,我知道你很疼佩佩的,她那个孩子也是把你当作亲人一样。佩佩还特意嘱咐我,要你别过去……”说着说着,王翠哽噎着,眼泪就下来了,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上。

    “王婶,你怎么了”马良赶紧扶住她,而她却是泪流不止,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马良心中咯噔一下,事情肯定不妙了。

    “王婶,先别哭,有事情好好说,佩佩她到底怎么了”马良有点急了。

    可是王翠断断续续的哭了好几分钟,才停止了,抬起头,她算起来也才四十多岁,却比普通的女人出老很多,皱纹不少,而几乎是以泪洗面了。

    那模样,挺惨的,马良都快急死了,她半会儿不说话,又不能催促。

    而这时候都下第三节课了,秋小寒拿着课本回来了,她挺讨厌粉笔灰的,所以一进来就把身上轻拍干净。

    “这是谁?”她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哭,不由得问道。

    “我真的没事,我得先走了,我还得去找个人”而王翠忽然说道,直接就离开了这里,马良想追上去,却被秋小寒抓住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