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7章流血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良,有时候,你真的好混蛋”秋小寒有气无力的说道,俏脸上也是染上了一层三月桃花般点缀的薄薄红晕。[追书帮www.zhuishubang.com 首发]

    秋小寒的美,是天然的,马良高中的时候,她就整天是素颜,就一些简单的护肤品跟唇膏,绝不化妆,却依然清水出芙蓉,很是迷人。

    精巧脸蛋,却是一汪春水般的美眸,双眼皮极为秀美,更显大眼纯情,而眼角含俏,此刻正有些朦胧的兮兮伤心,细致却秀直的琼鼻,而那诱人小嘴的轻薄红润,柔美软嫩至极,偏偏有些倔意冷生的弧度,是马良最喜欢的,看起来彷佛有些不开心,但是只要轻轻一动,七分微笑,三分嗔怪,就可以让人迷得不知东南西北。

    而原本乌黑的秀发,也有些凌乱的遮挡,更显得几分艺术般的美。

    “你还不起来,我就要叫人了”她撅起嘴,鼻子皱了皱,彷佛有些生气了一样,而马良都被她的这份美看呆了。

    恍然醒悟,才发现她真的要叫了,如果被她的这些仆人知道了,那就完蛋了,而秋小寒那里敢叫,纯粹吓吓他,要是真被陈妈她们知道,告诉了父母,自己恐怕才更麻烦。

    因为这显然会在父母眼里造成了“动真格”的印象,有钱人家,尤其是她这样的独生女,那里有那么多的婚姻自由?尤其这个男人还是苏雨瑶的男朋友。

    这个圈子,就这么大,迟早会知道的。

    她只是想马良能够默默的完成自己的任务,从而让自己能够坦然面对吴志龙,赢得这一次的胜利。只要没证据,别人就无法多说什么。

    可马良以为是真的,直接慌慌张张,一口亲住了她微张的小嘴,瞪着眼睛,看着她。秋小寒是想推浑身无力,想说话,说不出来,一种深深的无奈感,难道马良是自己的克星吗?

    想到了自己之前的事情,这种感觉就越发正确了。自己还以为女王般的待遇。

    真是可恶的家伙,秋小寒心中恼怒着,总感觉马良特老实,现在才发现这个家伙是不是装的,因为总是能占到自己的便宜,偏偏那么凑巧?自己简直是引狼入室。

    估计苏雨瑶也是这样沦陷的?那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简单。母亲一人独撑企业,父亲又是政绩非常出色的县长。从小耳濡目染之后,还能够爱得那么深。

    本来她是希望能够情感增进到一定地步,再这样的,所谓循序渐进。不过也不反感他这样的身体接触,更何况,这个家伙好像吻起来很熟练,很舒服?

    她闭上了眼睛,正准备跟在西餐厅的时候一样,舌吻一番。可谁知道马良这家伙居然直接起身了。然后还说道:“对不起”

    秋小寒睁开眼睛,心里那个气啊,深呼吸了两口,才缓过神来。在她心中,马良就是混蛋了,哪有这么玩的!

    “手机给我!”她加重了声音,伸出了手,不过还躺在床上。

    “不给,这是别人的隐私,又不是我的,要是我的,早就给你看了”马良无奈道。

    “给不给”秋小寒眸子里有些东西在酝酿,马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自己的高中女神,生气了?

    “马良你混蛋,你给我记着”她直接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气冲冲离开了,走的时候,还重重的摔了一下门。

    马良松了口气,躺在了床上,还残留着秋小寒的香味,不由得整个人放松了,继续把这东西看完,然后想了想,写了点读后感,也不能忽悠别人姑娘家。

    就说着这故事怎么样啊,对里面的情节有什么感想之类的。其实秦凝仙写这样的东西,就说明她某些地方,肯定被压抑了,所以特别的问了问。

    写好了,发了邮件过去,估计她也真睡了,没电话,没短信,也没新邮件过来。

    放下了手机,马良直接闭上眼睛,好久没有这样一个人睡了,感觉安静,可是又挺寂寞,叹了口气,只希望苏雨瑶能够快点回村里去。

    慢慢的,有了睡意,闭上了眼睛,而不知多久,门静悄悄的开了,一个人影走了进来,猫着腰,却依旧可见窈窕的倩影轮廓。

    而这个人是秋小寒,马良越不让看,就越好奇,她决定直接来偷走这个手机看看。很快就发现在床头的柜子上。她慢慢过去,准备伸手拿的时候,忽然有了铃声!不偏不倚这时候居然有人打电话来,秋小寒只好趴在床边,而马良也迷迷糊糊的醒了,摸到手机,看了眼,是秦凝仙,这时候还打电话来?

    “喂”马良打着哈欠,转向一边,而秋小寒感觉自己真够失败的,在自己家里,都跟贼一样,这算怎么回事?

    “大猪头,我,我看到你写的东西了,谢谢你”她的声音很真诚,居然还有几分哽咽,马良顿时有点清新了,隐隐的,她还有些抽泣声。

    “小奶牛,你怎么了?”马良顺口道。

    这次,她没有在意了一样,而是小声的说道:“没,没什么,我只是很开心,真的,很开心,终于有人能够这样跟我交流了”

    她笑了笑,确实也是开心,大概是笑着哭吧。

    马良也笑了笑:“这没什么,你喜欢的话,可以经常给我发,当然我在村里的时候,手机没信号的。如果到城里,我就会打你电话,你可以一次多发点过来,然后我也可以多写点给你”

    “好,我,我会的,最后那句,你是在问我吗?”她似乎擦了擦眼角,有点声音。

    她指的是马良发回给她的那段话的最后一句,是不是某方面被压抑。

    “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回答,不方便的话,也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马良现在就是把她当作一个有心事的学生一样,用比较温和的方式来关怀。

    “没,没事,都可以对你说的,大猪头,还是明天我亲自告诉你好了,到时候,我也会在雨琪她家里留宿的”她抽了抽气,平复了心情。

    “那好,到时候再说,你也早点休息,还得上课”马良也是关心了一句。

    “谢谢你,大猪头,晚安”她真诚的说了句,才挂了电话。

    “这又是谁?”秋小寒觉得自己没必要躲藏,所以直接站起来问道。

    马良被吓了一跳,直接抓起枕头,甩过去,然后听到一声娇呼。慌慌忙忙的打开灯,秋小寒捂着鼻子,目光幽静,但如深井藏刀,可以杀人了。

    “马良,你是存心的!”秋小寒冷声道。

    “你鼻子流血了”马良看见她手里有红色的液体溢出,而她一看,一跺脚,急急忙忙的去洗手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