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5章早晚会吃到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良抬头,痴痴地看着秋小寒大腿深处的秘密,鼓鼓的,不是很清楚,而越不清楚,就让人越想看清楚。

    秋小寒注意到他的目光,脸色通红起来:“还想看清楚点吗……”

    “想……”

    马良下意识的点头,秋小寒双腿分开,微微一抬屁股,把裙摆拉到了腰间:“看清楚了吗?”

    修长的大腿在黑丝里面,显得别有一番风味,从脚踝看到大腿根处,能想象到黑色丝袜下面白色细腻的大腿,那是什么样的风景,里面一条小裤裤紧紧地贴在秋小寒身上,马良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想要吗?”

    “我可以摸摸吗?”

    秋小寒没有说话,也没有把裙摆放下,马良很是知趣的走上前,按在秋小寒大腿上,慢慢的摸索着,感受着丝袜的柔顺,大腿的弹性,自己的东西变得更大了。

    秋小寒脸色通红没有退却,目光盯着马良的裤裆,不知道那么大的家伙,真要塞进去是什么滋味。

    正想着,秋小寒浑身颤抖,马良的手,已经触摸到了自己裆部,按了按,揉了揉,让秋小寒感觉到一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马良的手还在上升,触摸到她光滑的小腹,想要钻入裤袜之中,深入到小裤裤里,秋小寒咬了咬嘴唇,目光看着马良,好像在做一个决定。

    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良在秋小寒身边坐了下来,秋小寒靠在了马良身上,双手更是搂着马良的脖子在他耳朵边微微吹着气。

    “坏蛋,在这样下去,我要被你逗死了。”

    “舒服吗?”

    “舒服,不过我还有更舒服,你想要吗?”秋小寒诱惑的说着,对着马良的耳朵轻轻吐着气,舌头舔了下马良的耳垂,让马良都有些意外。

    马良刚要说话,感觉到手指上传来一阵热量,一阵绞动,秋小寒双腿紧夹,双手死命的搂住了自己,娇喘起来。

    看着马良放在自己眼前湿淋淋的手指,秋小寒并没有害羞,反而颤抖的站起来,有些站不稳的把湿漉漉的黑丝和小裤裤脱下来。

    马良口干舌燥的舔了下嘴唇,秋小寒低声道:“还想要更舒服的吗?你要你娶我!”

    本来激动的马良,几乎是冷了下来,“娶我”,这两个字怎么这么熟悉。

    “秋……小寒,这个……”

    “你不想要我吗?”

    “我……”马良目光之中,秋小寒双手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衣裙,双手向后伸过去,马良知道,只要秋小寒双手动一下,她的小罩罩就下来了,自己就能欣赏到一个完美的秋小寒。

    可马良还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小寒,我现在还在追你呢。”

    “你不想要我吗?尝尝我的滋味和苏雨瑶有什么不同?我们那么多年同学……难道你当年暗恋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要睡我?”

    秋小寒说着,还极为大胆的走过来,伸手把马良的大家伙捏在手里,两个人鼻尖顶着鼻尖:“想把大家伙捅进来吗?”

    “小寒,你不要逼我,我不是什么好人,我真的把你睡了!”

    “只要你娶我,你现在就能睡我!”秋小寒说着,马良听到了啪的一声,然后她胸口的小罩罩掉了下来。

    马良猛然间抱起秋小寒,直接压倒了床上,双手直接握住了胸前的大白兔,一阵揉捏,张嘴就吻住了她。

    秋小寒一阵娇吟,双手正要抱住马良呢,马良突然间就放开了她,站直了身体。

    “我不喜欢这种交易,秋小寒,我真的要睡你,这是早晚的事,你肯定逃不掉!”

    马良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下衣衫,看看自己挺着的玩意,在秋小寒目光之中低声道:“不要着急,你早晚都会吃到。”

    “你这个坏蛋……”这种调戏的话,秋小寒前一秒的恼怒变成了羞怒,“敢调戏我,小心我剪掉它。”

    “你要有那个机会,晚安!”

    马良笑着走出去,一关上门却大喘气,看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呼了口气,差点就忍不住了,秋小寒要是不说娶她两个字,自己还真是已经上了。

    秋小寒转变太快,让马良措手不及,到底是什么让秋小寒做了转变?

    先是要和自己合作,然后现在都不要自己追求她,自己送上床了。

    马良不是笨蛋,自己拥有的,除了是秋小寒高中同学的身份,就只有现在这些菜和草药,还有她和苏雨瑶敌对的身份。

    三这一综合,秋小寒做出这个决定,也不是很让马良惊讶。

    天色蒙蒙亮,王婶起来的格外早,少了茶水,还烙了饼,知道今天来的人不少,十亩地的范围,要挖地基,然后建围墙,也需要三四天,好在不是建房子,否则地基就更需要深一点,宽大一点。

    香兰姐一早就让夏雪到她那边去,这边都是男人干活,到时候黄沙水泥满天飞,对孩子不好,而且夏雪可以帮她看着楚楚。

    这外面有王婶和香兰姐照应就行了。

    马良才吃着早饭,二狗子已经到了,先拖了一车水泥过来。

    “二狗子,先吃早饭,不着急啊!”

    “好,我把水泥先卸下来。”

    吃顿早饭,不用客气,村子里都这样,真要没饭吃,几乎去哪家都能吃到。

    二狗子做事很快,洗了洗手就坐了过来,马良问道:“这段时间小娇有让你装货吗?”

    “没有,听说闹离婚呢?”二狗子低声说着,“她婆家一直说她生不出孩子,经常骂她,前两天听人说,根本就是她丈夫的问题,现在闹得很凶。”

    马良微微愣了下,他知道借种和离婚的事,本质上小娇是不想闹到离婚的,不过他丈夫这个人要让自己弟弟睡了自己老婆来借种,小娇是不会同意的,看来就是这个点子上闹出了矛盾。

    “照我看来,这么闹下去,亏得而不是小娇,而是她婆家,那一家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马老师,你是不打听,我可是把风吹草动都听在耳朵里,她那个小叔子可不是什么好人,小娇穿的风骚,做事情倒是一丝不苟,他们家赚钱,其实多半都是靠小娇。”

    “难怪她上次问我什么法律的事,原来是要闹离婚,下次你看到她就让她过来一趟,说我找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