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6章风雨将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恩,我喜欢煎的,香。”

    对于吃货的世界,马良是不太了解的,好吃的固然喜欢,味道不怎么样的也要吃啊,谁知道这些吃货的世界五花八门,小奶牛很有耐心的每一块豆腐六面都煎的金黄,这才放入鱼锅。

    本来想要红烧的河虾,秦凝仙再三思考,还是保持原为,直接放了水和一点盐,加了两片姜,等到虾的颜色变了一会,就直接放到了一边。

    然后是鱼尾的红烧,那香味就让几个丫头嘴馋了。

    夏雪在外面笑着:“闻到这香味我也想吃了,小仙倒是很厉害。”

    香兰别有深意的点点头。

    加上昂公鱼炖蛋,鱼肠鱼籽炒的大蒜,菜是真不少。

    尤其是秦凝仙红烧鱼味的时候,看到一边一块猪肉,切了一条下来,半肥半瘦的,切成了小肉丁,先在油锅里爆香,然后再放在鱼尾下去煎。

    苏雨瑶来的刚刚好,秦凝仙大功告成,她正好走进来。

    “好香啊。”

    “我烧的。”秦凝仙笑嘻嘻的,把最后一个菜端出来。

    人是挺多的,菜色不多,量足!

    “这个这个,这个好吃……”

    “这个更好吃,原来红烧鱼可以放猪肉烧的,这个肉粒太好吃了。”苏雨琪嘴巴油腻腻的吃着,几个人丫头几乎是疯抢起来。

    不得不承认,秦凝仙的水平,实在是够档次,马良估计她去参加个厨师的资格考试,都没什么问题。

    看着这些人都吃着很高兴,秦凝仙自己反而笑着,没有和她们抢,也许看着别人吃自己做的饭菜,也是一种享受。

    最后果然是一扫而空,几个人挺着小肚子,连小梅都是。

    马良把小梅送回去,她父母看着女儿的样子,想骂有不舍得,那小肚子吃的圆滚滚的。

    回到家,苏雨琪还叫着要去照田鸡,被苏雨瑶骂了一顿才安定下来。

    “哼,不去就不去,反正暑假长了,我有的是机会。”这丫头心里想着就算了,还说出来,又被苏雨瑶教训了一顿。

    看到马良帮苏雨琪和秦凝仙买的床之类的,苏雨瑶有些吃味,自己当时在的时候都没有办自己买,现在倒好,自己妹妹反而享受到了,难道雨琪真的喜欢马良?

    一张床不小,周围还有粉色的蚊帐,看起来倒是像公主的大床。

    苏雨瑶走的时候,苏雨琪张嘴让她留下来。

    马良没发表意见,那张床三个人睡是没问题,苏雨琪和秦凝仙都要让苏雨瑶留下来,自己也不能赶人。

    夜里很平静,梦梦玩了一天,今天倒是很容易睡着了,马良一只手搂着夏雪。

    “我看小仙真的很不错,没什么脾气,烧得一手好菜,还会做生意。”

    “夏雪姐,你要说什么?你该不会又要说我和小奶牛吧?”马良惊讶的夏雪的想法。

    “小寒当然也很好,反正,在她们几个人里,你总要选择一个,按照外面的做法,雨琪和小仙岁数都不大,可以再等等,如果你选小寒,就不要拖得太久,女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夏雪姐,你想太多了,我之前说了,顺其自然吧。”马良亲了下夏雪,“别多想了,睡觉。”

    往后的日子自然是吵吵闹闹,多了秦凝仙和苏雨琪,在梦梦和小梅的带领下,从河里到田里,从山下到山上,四个丫头几乎都跑遍了,各种玩的吃的,完全是玩疯了。

    王小花父母的事五七之后也算是处理完了。

    桃水村的河道工程也慢慢进入尾声,其余的需要等到周围修路的时候才做打算。

    而桃水村的小区,地基打好之后,上面的速度就开始快了,不是几十层的东西,并没有多少复杂,每天进进出出的混凝土车,数百人建筑队的人在干活,几乎是每天一个样。

    钱老三和钱小宝结局怎么样,会怎么宣判,已经没人关注了。

    大伙都是容易健忘的人,不管是爱恨情仇,都一样。

    村长每天都会在小区门口感叹,自己活着的时候,还能看到这一天,真是知足了。

    马良当然是不知足的,然而还有人更加贪婪。

    君悦大酒店里,没有了马良的供货,生意一落千丈,不单单是冲着马良提供的蔬菜来的客人不来了,连之前很多老主顾都不出现了。

    由奢入俭难,吃也是一个道理,你从各种美味,突然间吃糠咽菜,吃得下去才怪。

    嘴被养刁了,换了普通货色就很难下咽。

    冯军坐在自己办公室里,愁眉不展,接着一支烟的抽着。

    “老金,不能这么下去啊,在这样子会入不敷出,以后喝西北风去!”冯军摇着头。

    坐在冯军对面一个人,挂着大金链子,脸上脖子上都带着刀疤,瘦瘦的样子,不是金老大有是什么人。

    “你现在也知道生意不好做了,你不是整天只想着泡几个妞吗?”金老大翘着二郎腿,嘴巴上斜的冷笑着,“想要一劳永逸有生意做,只有把马良的秘密找到,他究竟是怎么培养出来那些菜的。”

    “上次不是没成功吗。”

    “那这一次就来点狠的,桃水村人太多,不好下手,可是这里不是有人一直单住着吗?”金老大一脸凶狠,冯军眼皮跳了下,站起来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女的?”

    “他不仁,我不义,他不给你供货,就是算了你的财路,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何况只是和他关系紧密的一个女人,今天夜里,就让人把那个女人抓了,我就不信,他不说出来秘方是什么!”金老大冷笑着,“也让他看看,别人为什么叫我金老大。”

    “我是担心……”

    “担心什么?老冯,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老金,你别忘了,那小子身边还有的女人是谁,苏睦再过个把月,就是副市长了,你怎么斗?和他们一比,我们始终只是小虾米!”

    “小虾米?”老金身上一股暴戾之气,“小虾米也要咬掉大鱼身上的一块肉,怕他个球!”

    “好,那就干了,我也就不信了,还玩不过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