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6章 努力的赵老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书帮正在手打中,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网址:http://www.zhuishubang.com/

    佩佩把毯子拿在手里,闻了闻,味道是挺大,自己之前却没有发现。

    “佩佩姐,那东西是不是甜的?”

    “甜的?什么?”佩佩一时没反应过来,梦梦指了指上面的痕迹。

    “黏黏的东西,都说甜得发腻,是不是?”

    “不……不是。”佩佩也不明白梦梦怎么想出来的,难道梦梦这么久在马良身边,她根本不知道?

    佩佩可清楚了,马良和梦梦,夏雪在一张床上睡了很久,要说梦梦不知道,她还真是挺惊讶的。

    好不容易把两个丫头弄出去了,佩佩先把毯子上那一滩痕迹,在卫生间里用水擦了又擦,洗了又洗,洗手液,洗衣液,以前根本不用的东西,现在都洗了一遍,闻了闻味道,这才松了口气,拿出去放到洗衣机里。

    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平复了下,才下楼。

    不过佩佩总感觉到大家的眼神怪怪的,弄的她吃晚饭都低着头。

    马良一连几天,有时间就在大棚里,从外面刚刚压路浇上沥青的路,到还有压好的地方,一寸都不放过,路面到大棚里,全都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没有人知道,马良是真喜欢这无忧无虑的声音。

    种种菜,教教书,日出黄昏,那是多美的事。

    “马老师,这菜,究竟为什么卖那么贵?而且确实是好吃,你到底有什么秘密?”有好几个人问了,马良自然还是笑笑。

    “商业机密。”

    “和我们还来这一套!”

    “没办法,这东西只有我知道,最安全保险,你们知道了,本来没什么,你们真要有本事出去拉投资,也出去干这么一个基地出来,我也不介意,不过之前好几拨人,为了想要知道秘密,偷鸡摸狗,绑人都做了,我真要说了,你们也守不住这秘密。”

    几个人脸色变了下,马良拍拍他们肩膀:“我说的直接,你们不要介意,但是眼红的人多,外面酒店为什么被砸,人抓到了到现在没个说法,九成是和这些蔬菜有问题,这些为了钱什么都干的人,到时候绑了你婆娘,你忍得住不说吗?”

    “这……”

    “我们村里的人是极好的,外面的人,勾心斗角,为了钱财什么阴险的事都做,我们斗不过人家,还是少点人知道。”

    马良这倒不是推辞,长生壶的秘密不能说,这是铁定的,自己如果真的有大家都能做到的办法,说了也没什么。

    “这不是敷衍你们,经常帮我送菜的二狗子和阿黄,你们也都认识,你们去问问他们就知道了,阿黄多少天被人盯梢,担惊受怕。”

    “那你这整天蹲着做什么?这菜不是长得挺好吗?有什么可看的?”

    “看看泥土,看看这菜扎根多深。”这就是胡扯了,马良也是没办法,不知道该说什么。

    每一个大棚里,有一上一下两根管子,一根主要是在蔬菜、药草的根部滴水,另外一根在上空,喷的是水汽,滋润叶子。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马良甚至还从各个不同的地方,用手捏了点泥土闻闻,味道有没有什么不同,他也想要知道长生壶的秘密。

    自己订的汽艇,一直没有到,不是人家没送来,而是有货了,秋小寒去一看就否定了,现在定了一艘军用,据说很强大,就在这两三天要到,马良心里是激动的,不过不能完全寄托在汽艇上,要是上面电子元件全都失灵,那就等于买了个废物。

    自古以来,讲究金木水火土无形,土是五行之中的另类,他是五行之一,又可以说他不在五行之中,因为金木水火都需要有土的承载。

    马良相信从泥土中,或者自己能发现什么。

    马良当然有些异想天开,要是靠他的鼻子,就能闻出来,那就奇了怪了。

    几天时间,吃过午饭,看到马良走出学校的学生,就会大叫:“马老师又去闻泥土了。”

    苏雨瑶和佩佩几个人,脸上总是一阵古怪,闹不清马良在做什么。

    赵野烨还在为他的加入桃水村,成为桃水村的上门女婿而努力,这段时间,据说是盯上了一个刚满二十的女孩子,人长得实在,吃苦耐劳,虽然不惊艳,赵野烨也有些知足,他的条件自己很清楚,人长得矮,而且黑,真要是秦可卿,萧有晴这种美女,也不可能看上他。

    论文化,人家是大学生,自己也就是高中生。

    论家庭,那更是比不了。

    想来想去,自己要找一个条件合适的,自己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自己是老师,而且在桃水村村小教书,这应该是桃水村人比较满意的身份和职业,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和这个女孩子认识了。

    一吃完午饭,一到放学,他比学生跑的还快。

    马良在大棚里蹲着,有两次都见到赵野烨,比女孩还害羞,那个女孩子都牵他的手了,他还扭扭捏捏的,他倒像是个小媳妇了。

    马良也很有道德的没有打搅他们,直到这天汽艇就要到了,马良有些兴奋的在外面走着,看着赵野烨一个人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翻看着,嘴里念叨着:“牵手,亲嘴,摸胸……我好像一样都没有做到,到底要怎么做呢。”

    “装什么样子,我都看到你们牵着手了。”

    “你……你怎么偷窥呢。”赵野烨连忙把小册子塞在口袋里,“那是她牵我的手,不是我牵她的。”

    “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被人主动呢?这是自尊,这是脸面的问题,懂吗?”

    “我……”马良指了指自己,“我不是很懂。”

    “呸,你身边多少女人?你敢说一个个都和你没关系,马老师,你就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苏老师,佩佩老师,萧老师,秦老师,哪一个不是美女,被你一网打尽了,我的心有多痛,你好歹留一个给我呢!”

    “滚蛋,别胡说八道。”赵野烨做作的摸着心,马良就笑了。

    “难道不是吗,她们不是都住在你家吗?”

    “这叫同一屋檐下,又不是同一张床,你别胡说八道。”

    “那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肯定是个中高手,快教我,我要怎么样才能牵到她的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