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女疯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明海江出现一个奇景。

    一个女人踏着一支芦苇在波澜壮阔的见面上掠过,身影轻盈,却在江中稳如泰山。

    那是林洛月随手在江边折断了一根芦苇。本

    来吧,依照她的性格,从空中飞过,眨眼的功夫就能跨过空间障碍,飞到叶初九的面前,分分钟的砍死这个王八蛋。

    可是为啥心中有那么点不舍呢。

    砍倒那个王八蛋,心里多半有点不舒服,也不知道这缘从何处起,情从何处来。不

    管是这佛门里的经书还是道门的经典,那林洛月是信手拈来,无所不知。

    讲缘,她是信的,不然她也不会信无尘大师的话了。

    要是说她跟叶初九有那么一段缘分,那她是不信的,她会扯出无数个大道理,缘本来就生于幻灭之中,缘起于灭,也生于灭。此

    刻她又是青冥妖界的主人,缘这个词早已消亡在她的世界里了。

    放弃一切,既是放下缘,这注定了她跟叶初九是无缘的。

    想当年,那她也是杀尽百万妖族,斩尽凶妖狂兽的狠人,到如今这颗心依旧很冰冷,怎么可能为一个男人而生了缘。林

    洛月那自然是不屑的一笑,杀他还不是杀一只鸡一般简单。可

    问题是那个人怎么说也是帮过自己。

    她从来不欠别人的人情。

    想想,又感觉这么问题太复杂了,算了,等见到那个蠢货再说,先揍他一顿。

    不用多想了,心情突的愉悦起来。她

    摘下脸上的面纱,望着那清澈又略有温凉的水平,碧水清波上荡漾着一张绝美的面颊,秋娥如黛,双眼如月,白皙如玉,笑起来勾魂夺魄,水里面的鱼儿突然争先恐后的聚集,有的甚至从江水里跃出来。

    只是瞬间,那些鱼儿似乎失望的游走了,此刻倒映在水面是一张大嘴,胖脸,龅牙,生着雀斑的脸。

    “哎呀呀,连这些鱼儿都这么的市侩,真是一群势利眼,就跟……就跟那个叶初九一样……bái chi一样的东西!”

    林洛月一连串的感叹道,心里带点小得意,要是叶初九知道自己的真实面貌,那还不跟这些鱼儿颠簸颠簸的跑过来?可

    是她非她的本意啊,以外貌愉人者,那是花瓶儿。一

    想起叶初九那可恶的嘴脸,又想起那家伙前敬后倨,哼哼,这林洛月的心里就来气,恨不得将那个家伙砍个十块八块的。当

    有一天叶初九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时,那家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嘴脸呢。

    林洛月以一支芦苇渡江,速度越来越快,半个小时后,终于看见了江中晃晃悠悠的一艘木船。

    那是一艘木式结构的大船,能装载着大量的货物以及少量的人,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有翅膀,也不是所有的妖怪都能下水。所

    以,木船也有搭乘的需求,而在明海江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江中的水妖不得攻击来往的木船,不然群起而攻之。

    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了,一直安稳的很。

    不过,要价也不便宜,一位乘客需要缴纳二十块元石,小孩子也是需要的,这让叶初九有些恼火,这他妈的还不如去抢啊。反

    正花了冤枉钱,他也当自己是大爷,抢了船家祖传的那个摇椅,躺在上面,边上芸儿乖巧的捏他的肩膀。

    要是巫白那个老头子见到这个样子,估计得气得升天了,让老子的乖孙女给你小子揉腿捏肩膀,你是活腻了吧。叶

    初九也有点感觉自己堕落了。

    是在铁围山内跟那些无耻的败类ren zhā一起呆久了,难免就堕落了,被那些ren zhā给带坏了。在

    监狱内想要舒坦,那啥,南狱的那朵最美的娇花那不也得乖乖的过来,给他揉腿,按按肩膀。由

    奢入俭啊,学会了享受,再改过来,这确实有点困难。

    那以前其实就是穷,只是杀,只有狠,才能活得更高,现在境界高了,眼界也高了。这

    心境也如黑夜变成了白天,豁然开朗,见得天下万物,有着诸多喜悦。叶

    初九对于自己有这样的变化,也有些惊讶,问题是他现在有钱了,阔了,况且xiu liàn也无须下苦功了,那就得学会一点享受不是。

    其实啊,这就跟暴发户一样的道理,你信不信一个乞丐成为亿万富翁,要比他做得更过分。

    泡在阳光里,暖暖的,浑身都舒服,叶初九笑了笑,道:“芸儿,力量再大一点。这样才舒服。”

    “哦,初九哥哥,你答应我了,要带我去外面的世界,可不能反悔了。”芸儿乖巧的点点头,又念叨道。一

    只鸟在牢笼里关久了也会向往外面的天空,何况这是一个……“人”……突

    然,叶初九感觉有人盯着他,心里面有某种不祥的预感,一睁开眼睛,抬头却发现一张奇丑无比的脸正对着他的额头,那双清澈无尘的眼睛笑眯眯的,还带着几分狠意。

    噗通一声,叶初九跌倒在地面上,摔成了狗吃屎的样子。

    怎么又是这个女人,她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哟,叶初九,你现在混的很不错啊!”林

    洛月坐在摇椅上,翘着二郎腿,就那样笑眯眯的盯着叶初九,盯得他发慌,盯得他心里渗得慌。叶

    初九满头大汗,惶恐不安,他可是清楚这个女人的厉害,这是一个能跟妖皇境初期的大蛤蟆打成平手的女人啊。

    “怎么不说话啊,快点说,为什么出卖我,为什么打劫皇家商行?”林洛月怒道。叶

    初九挠了挠头,干笑道:“林xiao jie,什么叫出卖你,那我不是为了保命吗?再说了,你现在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吗?我那不叫打劫,我这不是帮他们么,谁叫他们欺负我一个乡下来的老实人,对了,这件事跟你有毛线关系啊。”

    这话到把林洛月给问住了,对啊,这跟她有毛线关系啊,她现在这身份……“

    让你巧舌如簧!”

    林洛月飞起一脚将叶初九从船上给踹飞了,他飞出来很远,像是一个抛物线一样落下,噗通一声落在很远的水面上。

    见状,那个船家恨不得跳起来庆祝,刚刚就是这个恶人将自己的摇椅给抢走了。

    可是摄于这来历不明的丑女人的威势,他可不敢庆祝。同

    样畏惧的还有芸儿,别看这小丫头乖巧,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可是她丫头同样的狡黠,一见这丑女人不好惹,干脆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犯错小学生的样子,完全当成没看见。林

    洛月一脚踩在了甲板上,身影像是离弦之箭飞出,眨眼之间,掠过百丈的水面,伫立在叶初九的面前。“

    让你强取豪夺!”

    林洛月又是一脚踹在叶初九的胸膛上,叶初九从水面上弹了出来,又飞了很远的距离,咚的一声砸在了水面上。“

    让你耍流氓!”林

    洛月又从水面上一蹦,飞了出来,飞到了叶初九的面前,又是一脚踢在叶初九的身上。咚

    的声,叶初九又从水面飞出,噗通一声砸在水面上,摔得七晕八素,头晕目眩。

    “让你出卖我!”林

    洛月像是百米赛跑般在水面上冲刺,又是一个高抬腿,将叶初九给踹飞了。

    砰!叶

    初九像是一颗炮弹般飞出,在水面上蹦跶,翻了几个跟头。船

    上的人全部傻眼了,没人敢动弹,各个伫立在船上,像是木头一样。

    船上的妖怪和人很清楚,刚才那个人类可是打劫了皇族商行,听说两拳就将那个不可一世的老掌柜打翻了。

    可是在这个女人的面前,那个人类像是一个菜鸡一样被这个女人所蹂躏。

    这女人到底是谁?

    竟然这么恐怖!叶

    初九吼道:“林洛月,你他妈的打够了没有!”叶

    初九怒不可遏,心里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

    将来证道,老子要打烂这个女人的屁股!

    “没打够!我打不死你!”林

    洛月闲庭信步的踏着江面,叉着腰,冷冷的望着叶初九。见

    叶初九目呲欲裂的瞪着她,像是要将她吃掉一样,林洛月撇撇嘴,道:“我最讨厌别人不老实了。你老实点,或许我就不会打你。”

    “他妈的,你以为老子傻啊,那些老实的人都死光了。”叶初九冷笑道。这

    世界本来就是一个黑暗森林,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有那么不守规矩的人才能享受到最后真正的饕鬄大餐。

    很多年前,叶初九就深谙这个道理了,并且奉为真理了。

    只有活着,才能看见更美好的风景,见到更漂亮的女人。‘那

    些仁义道德都见鬼去吧。

    林洛月似乎有些自讨没趣,在那种情况下,生存确实也是第一选择。她

    旋即问道:“你说,你背着我想去哪里?想偷偷溜走?”“

    我当然是回人类的世界了。”叶初九没好气的说道。他

    怀疑这女人脑子短路了,这话说的,老子好像她什么人一样。“

    现在青冥妖界被各大妖界封锁,你想出去,从哪里出去啊。”林洛月白了他一眼。“

    车到山前必有路。”叶初九撇撇嘴道。林

    洛月拍了拍小手,笑道:“我忽然想起来,有些老家伙好像要在外面搞事情,正好我也想去看看,那样我跟你一起吧。”

    “啥,你跟我一起?”叶初九顿时没了脾气,有种挫败感,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