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六章、曲终人散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呼!”开着车行在回程路上,李健突然松了口气,“总算是,都结束了。”

    李千江坐在副驾上,道:“现在确实能够松一口气了,不过……”

    “不过什么?”

    “哦,没什么……”李千江蹙眉摇头,他其实是想说有关于这些本地老鬼图谋的事情,其中仍然有一些疑问未能够得到解答,比如说那个地府空间碎片的存在,又比如说那个码头下得地宫,又是怎么回事,但这些问题现在就算提出来也没有意义,无法解决反而在这个大家都放松的时候增添烦恼,于是便展颜笑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这要是被人看到的话,那可是严重超载了啊。”

    此刻在车里的除了他们两个,胡子、百里、江涛、蔡姐、王生和诺言他们当然都在,而除此之外,在车顶上还挤着方无道等幸存下来的外地鬼,李健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以怎么样的方式站住地,或许其中有鬼有能力在起作用吧,反正李千江此时虽然提到超载,但他开车并没有感到很大的负担,想来这不只是鬼的“体重”一般都会显得比较轻的缘故。

    也幸亏李健今晚开来的是一辆面包车,否则光光是带着李千江他们,就不够地方坐了。

    这辆车当然是他跟别人借来的,也是因此之前因为担心会出什么问题,所以干脆就停在了村子外边,不然的话说不定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呢。

    在将阮健的四个手下唤醒来之后,他们就分道扬镳,魏天师师徒自然是交给了他们,李健这里实在是没有办法处理两个人的问题,而且阮健也值得信赖,在确认那师徒俩并没有特别严重的问题——就算有也得去医院检查治疗他们也没有用,李健这边自然是要先把方无道这些在今晚也是起了大作用、最起码最后救他和阮健的时候就有功劳的外地鬼们带去见见鬼君竹了。

    至于最后他们是不是要跟江涛他们一样被带回地府,那就由鬼君竹决定。

    不过经过了今晚的事情,李健现在心情平静之后,原来多少有些抗拒的心思,现在反而变得坚定了许多。

    成为狮城本地的鬼差,对于本来就要每日正常与鬼打交道的他来说,虽然肯定需要耽搁时间消耗精力,但一方面地府那儿也不可能“亏待”了他,另一方面将这份权力收到自己手上,也才能够真正安下心来,虽然也要相应地承担责任,不过正如李千江曾经告诉他过的,这阳间的鬼差千千万,出问题的毕竟是少数,只要按照正常流程走、正常的规律发展下去,想必也就跟现在整天做面包看店没什么两样——习惯成自然嘛。

    因为心中一片轻松,李健的精神状态不仅恢复过来还反到了巅峰,这一趟回程开得是又快又稳,比预计的时间还快就已经赶回了大学。

    时间已经到后半夜,不过大学里的保安是有换班的,还没等李健按喇叭,看到那灯光照过来再看到他的车,保安便将安全门打开。

    李健驱车慢慢进入校园,然后来到面包屋外停下来,接着便是上面的一条条身影先跳下来,他们才全都下车。

    方无道看着这地方还有些奇怪道:“怎么是在这里?”大概在他的想法中,李健他们所在的就算不会是那种偏僻孤独的堡垒,也应当是比较僻静的地方,可这里面就算是他没有来过,四处看几眼也大概猜得到这是某处校园。

    鬼差怎么会在校园里?

    李健他们并没有急着回答,李健走过去将侧门打开,然后将他们都放了进去。

    客厅的灯还是开着的,梅矛虽然一副很困顿的样子,却坐在旁边角落里电脑桌前在看着什么,而在沙发上则依然是大刺刺坐着的鬼君竹,电视并没有开,也不知道他一直对着电视这边看着什么。

    他们两个并没有什么交流,那种尴尬的气氛还是到李健打开门的时候才有打破的迹象,梅矛立刻被惊动,转头看到是李健他们,笑着叫道:“你们回来了啊?”

    “你怎么,醒过来了?”李健没记错的话,他晚上回来的时候就表现的很困了,后来眼看着他们都要离开只剩下鬼君竹和他在,估计是怕引起不适干脆跑进卧室里去了,怎么现在还反而跑出来了呢?

    “额,这个……”梅矛表情很尴尬,挠着后脑勺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鬼君竹却看着他们背后一个个走进来的陌生面孔,淡淡道:“把他们带回来做什么?”

    或许只有同为鬼,才更能够深刻体会到面对着鬼君竹的时候,那种仿佛在骨子里深刻的臣服感,包括方无道在内,这些原本只是因为李千江所提供的“利益”而被吸引过来的外地鬼们,这个时候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种“势”的存在,根本不用怀疑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只要一个念头,恐怕他们就得灰飞烟灭了。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鬼君竹在阳间更多的也就是作为武器威慑一般,真要动手也不是不行但必须要考虑值不值得付出代价,显然只是对付他们的话,光靠着李健自己就够了。

    李健右手腕上的冥界虫们今天晚上在马沛然那里吸收的黑气能量就算将那些撑不住膨胀溢散出来的部分扣除掉,也是一次“胃口大开”了,李健甚至怀疑它们接下去是不是要经过一次沉睡进化,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右手腕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微弱,这自然是很不正常,但从之前事情的发展来看,又不像是会忘怀的方向发展地。

    关于这一点,他自然也准备问一问鬼君竹。

    不过现在既然鬼君竹问起,先将方无道他们的处理办法确定好也可以。

    只是这个事情都是李千江一手联络,李健看向李千江,就见李千江微微一笑,说道:“鬼君,他们其实都不是狮城本地的鬼,而是散落在本省各地,因为被那些老鬼蒙蔽,被骗至此处。而且他们大多都是因为种种缘故错失了鬼差牵引的机会,心中都已经悔悟,希望能够去往地府……”

    “哦?”鬼君竹不置可否,说道:“鬼差接引新鬼,是地府定则,自有其道理,没有被成功接引地,不管是故意还是意外,都没有重来一回的道理。如果破例,那就会第二次、第三次,到时候若不做,无法服众;可若是做了,那定则成为空文,将来就会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地府还如何管鬼事?”

    鬼君竹的话很不客气,如果是放在李千江身上,他这么说方无道他们肯定会反驳,但此时一个个竟像是鹌鹑一般低着头,只唯恐鬼君竹会太过注意他们。

    这十几条身影满满当当已经将侧门关上后这算不上宽敞的客厅空间挤压了,若非是灯光照耀不到他们身上,恐怕地上已经成了黑压压一片阴影。

    李千江犹豫了一下,以劝谏的口吻说道:“这个,其实今夜他们也是帮了大忙,算下来,也能够算一个将功折罪吧?”

    李健瞥了鬼君竹一眼,又看了看李千江,虽然他们俩的表情都很自然,但他却暗地里撇了撇嘴,前面还罢了,到这一句话这俩的想法就已经暴露无遗了,根本就是在合伙演戏让方无道他们往套里钻。

    虽然鬼君竹说的话也并不是虚言,但李千江直接将方无道他们之前因故没能够去地府定性为“罪”,也是够可以的,这样一来他们的地位一下子就处于弱势,帮忙反倒没讨着好来了。

    说是这么说,太过分应该也不至于,大概主要还是担心他们会以为自己是居功而入地府,才提前敲打提防一下,普通鬼的待遇还是能够得到地,或许就比江涛这种自带光芒的会差一点吧。

    果然这些鬼听了鬼君竹的话,配合着其瞬间刻意爆发出针对性地威势,一个个都噤若寒蝉,再听到李千江的话,又不禁纷纷感激起来,只是不敢抬头留在心底而已。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完毕,鬼君竹也不愿意在这种小事情上浪费太多心思,沉吟片刻之后,却是看了李健一眼,突然笑道:“不管怎么样,他们算是在你的地盘上闹事,我现在把选择权交给你,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置?”18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