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2章 鉴鬼实录(十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谁?为何要夺我身体?”

    向晚手持驱邪剑,无情剑术被她舞得密不透风。

    黑烟“咻”的一下收拢,又变化成了人形模样。

    “我即是你,你即是我!”

    人形朝向晚撞来,驱邪剑所到之处,全都化作屡屡黑烟,又在另一侧凝聚成人形,朝向晚撞来。

    如此三番,向晚没有攻击到恶鬼一分一毫,恶鬼也未能近她的身。可是攻击,从未停止。

    向晚猜想,恶鬼定是想要消耗她的体力,待她难以应敌时,便可趁虚而入。

    它的动作没有丝毫受浩然正气的影响,反倒是向晚,躯体一直在承受灼烧之痛。长此以往,她必败!

    凤无颜围而不攻,许是想要向晚和恶鬼先斗个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向晚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恶鬼再一次攻击之后,向晚颓然倒地,汗水浸湿了衣袍。

    “水瑶镇居民世代给你供奉,为何不放过他们?”

    许是看到向晚如同强弩之末,恶鬼反倒不再攻击,化作人形,站在离向晚半米远处。

    “供奉?供奉?!他们是这么跟人说的?”恶鬼声音尖锐,差点把向晚的耳膜给刺穿。

    戳到了点上,向晚继续道:“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为何不继续下去?”

    “哼!继续?他们都该死!该死!早就不该留他们在世上!”人影怒气极盛,身形都有些扭曲了。

    “害你的人,早就已经死了,同他们有何干系?”

    “禽兽的后代,不配为人!你不是我,根本没办法体会我的痛苦……一时怜悯,一时怜悯……哈哈哈哈哈……我这样人不人鬼不鬼被压在湖底上千年,他们却还好好活着,为什么?”

    “你是水瑶镇的救命恩人?”向晚微微有些动容。

    “恩人?有谁见过我这样的恩人?为他们逆天改命,他们却要我世代供他们驱使。人心,人性!到底是我错了,不该一时心软……”

    “如果回到从前,你依然会选择救他们,不是吗?”

    “……”

    人影沉默,向晚慢慢直起身子,坐在地上,食指悄悄画着灵符。

    “你有你的使命,即便结局不太理想,可最终的目的已经达成。他们也付出了代价,何苦执着?”

    “常年累月被压在湖底,你又怎会了解我的苦?为他们说情?哼,陷入这样的困境,谁会来救你?让我接管你的身体,或许,放他们一条生路,也不是不可以。”

    话题又绕了回来,向晚迅速出手,将两张灵符拍到了肩膀上,灵力疯狂运转,将身上的三把火烧到了极致。

    “没用的,你以为,我会怕这些?”

    人影飘散在地,形成细如发丝的黑烟,从脚底朝向晚聚拢。

    向晚一剑刺向地面,用剑将身体托住,同时指尖冰凌如同不要钱似的往地面射去,很快就形成了无数寸许的直立冰钉子。

    黑烟上浮,向晚倒立着身子,双掌不停地拍打冰钉,将灵力注入拍打的冰钉之内。

    浩然正气在不断地壮大,被阵法笼罩的地方,可活动的地方越来越小。黑烟再次上浮,将冰钉之上的地方全部占据。

    向晚借助驱邪剑再次跃起,一把掀开百鬼镜的封印,将镜面朝黑烟挥去。

    “黑无常,他若收入镜中,我便放你出来!”

    这是交易,也是承诺。

    百鬼镜自被黑无常入驻以来,首次使用,定然要让他物尽其用。

    镜子不由分说便开始吸收周围的鬼气,逼得黑烟不得不退到一旁,再次凝聚成人形。

    “冥王的东西?”人影冷嘲一声,迅速飞向向晚。

    正是此刻!

    黑影一踏入向晚之前拍打的冰钉范围,一道封印凭空出现。外围凤无颜的浩然正气,从冰钉之下被吸入封印内,灼烧得里面的恶鬼怒吼连连。

    “居然有阴气如此之重的东西,果然不是好人!”

    凤无颜忽然间出手,将阵上的浩然正气化作一道道流火,纷纷落向向晚。

    向晚将百鬼镜扔到恶鬼的封印内,任由黑无常和恶鬼斗。她则闪身到了冷清雪旁边,抓起她当护盾。

    方才不敌恶鬼时,凤无颜不出手,反倒在看到百鬼镜之后,将矛头指向了她。他眼馋这面镜子,还得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虽说凤无颜也利用了冷清雪,可冷清雪要是死在了他手上,想必他的麻烦不会少。

    “放了她!”

    “好啊,将阵法撤了!”

    向晚的剑朝冷清雪的脖子上一横,直直对着凤无颜的方向。

    “卑鄙!”

    “彼此彼此。”

    向晚身形悄悄移动,带着冷清雪移动到恶鬼封印处。

    里面的声音已经减弱了,想必百鬼镜已经将鬼气吸收得差不多了。

    凤无颜打开了阵法的一个缺口,向晚推着冷清雪,到了阵法边缘,一剑将银丝挑断,而后一掌将冷清雪拍飞。

    凤无颜不会放任冷清雪落地受伤,一个摄魂锥打过来,便去接他师妹去了。

    向晚闪身回到阵里,将封印和百鬼镜收了,一道黑影迅速朝外飞去。她没有阻拦,追着那道黑影,纵身跃入了黑水湖。

    凤无颜将冷清雪安置好后,追到了湖边,脸色很是。

    水瑶镇的居民在被鬼迷惑心智后,他本想将计就计,利用向晚的杀戮来形成血引阵,将黑水湖里的恶鬼引出来诛杀,他便可以下湖去寻找传说中的至宝。可现在,恶鬼逃了,向晚也跳入了湖里。他若是跟下去,不但要对付恶鬼,还要防备向晚的偷袭,就此殒命的可能性极大。不过,若是至宝被向晚得了,他倒是可以再想办法夺回来,没必要冒险下水。

    思及此,凤无颜转身回到水瑶镇,开始清理雾霭中的鬼魂。

    跃入了水中的向晚,一路追随黑影往下游,很快便到了一处洞口。

    此时的恶鬼,已经同一般的鬼魂没有任何区别,向晚对付它绰绰有余。留下它一命,不过是为了寻个究竟。

    没有了恶鬼的坐镇,那些小鬼不足为惧。

    游入满是淤泥的洞口,往下十几米后,经过一处拐弯,后面是倾斜往上的通道。

    继续游了十来米后,抬头便出了水面。

    沿着台阶往上走了十几米,一具浑身裹了铁链的干枯人形直直躺在一处祭台上。祭台正中间的石柱上,放着一把锈蚀的铁剑。

    这是一处人为建造的石洞,周围密密麻麻刻满了符文,连铁链上都不放过。

    “后生,这就是我救人的代价。”

    黑影慢慢显露出身形,竟是一名道骨仙风的老者。

    “当年水瑶镇的劫难,是前辈布置的吧?”

    “哎,不知不觉,竟已过千年。后生,老朽要谢谢你,没有赶尽杀绝。当年,水瑶镇建成阴阳八卦阵对抗天道,缺一个阵眼,是老朽自愿以身殉道。水瑶镇的人,感激老朽,每年自愿献祭活物,却没料到,会使我怨气缠身,违背初心,实乃天意!”

    “前辈高风亮节,晚辈佩服。不知晚辈如今,能为前辈做些什么?”

    “水瑶镇的劫难,皆因我而起。后生,老朽将此剑赠与你,希望你斩奸除恶恶,莫忘初衷。如今这里已成为阴气聚集之地,毁了吧,还水瑶镇一个太平。”

    “那前辈你……”

    “魂归天地,与日月同寿,不是更好?”

    向晚俯身一拜,拿过插在祭台柱上的剑,注入灵力,只听见嗡的一声,表层的锈斑脱落,剑身光芒四射,“日月同辉”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前辈放心,晚辈必不辱使命!”

    老者点头,慢慢融入那具枯尸。

    向晚手持“日月同辉”剑,运转灵力,剑光挥舞之下,将锁链及石壁上的符文悉数毁去。

    符文被毁,那具尸身,便化作了齑粉,落在了祭台上。

    片刻后,“咔咔”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

    石洞要塌了!

    向晚迅速跃入水里,从来路游了出去。

    站在山峰上,向晚看着黑水湖的湖水渐渐减少到一半,露出了许久之前曾被淹没的土地。

    水瑶镇的居民们,站在岸边,对着黑水湖的方向俯身跪拜。

    自此之后,水瑶镇与其他地方一样,再无特殊之处。那名老者,或许根本就不求回报,水瑶镇的居民感激他,却用错了方式,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向晚叹息一声,转身离去。她的麻烦,恐怕就要尾随而至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