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3章 鉴鬼实录(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月光,照地塘,小宝乖乖入梦乡。夜风吹,竹篮摇,小宝吃饱长高高。白月光,照地塘,小宝……”

    吱呀吱呀的摇晃声,伴随着轻轻的摇篮曲,在这寂静荒凉的村子里四处回荡。

    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了云层,夜风偶尔吹过,卷起不知从哪里散落的树叶,打着卷儿从杂草丛生的石板路上掠过。

    这是浠水河沿岸的一个小村子,坐落在石菊山的南面半山腰处。向晚追踪那个占据三儿尸身的恶鬼时,发现了这里,便过来找个地方歇歇脚。

    傍晚时分进入村落,走了一大圈,一个人影都没瞧见。村子里以石板铺路,石块砌墙,屋顶也是一块块石板搭建的,看起来极具特色。

    每个屋子之间的距离不超过过一丈,前后均留有供人行走的巷道。村子不是很大,向晚走了一大圈,就发现没一扇窗户是完整的,不是窗户纸全部被风刮烂掉落,就是窗棱被破坏。走到一户人家的窗户外朝里看去,里面的桌椅等物全都杂乱无章地散倒在地上,而门却关得好好的。门缝等透风的地方,全都用红的白的蜡光纸封得严严实实的,不少地方还贴着驱鬼用的黄符。

    向晚轻轻跳上屋顶,用灵识查探周围,几乎每家每户皆是如此。

    没有活人,向晚便找了个地势最高的人家,翻窗而入,寻了个较为结实的椅凳,盘坐其上,闭眼休憩。

    已经到了腊月,到处一片萧瑟。待日头完全坠下去后,这个村落,就只剩下一片凄凉。

    窗棱上犹未剥落的窗户纸,不时拍打着墙皮,发出“啪啪”的声音,伴着那幽怨绵长的摇篮曲,好像是在为其打着节拍。

    “小宝,你回来啊……小宝,娘给你弄了好吃的,咱们不用饿肚子了……”

    一道模糊的身影从窗前飘过,声音便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向晚起身,脚步轻点,跟着那道身影而去。

    “小宝,娘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你慢点吃,啊。”

    声音从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子里传出,向晚伸手,笃笃敲响了房门。

    “谁?”里面的声音有些慌乱。

    “给你家送东西来了,快开门。”

    “不要,我不要!你走开!走开啊!”

    声音忽然变得尖锐又刺耳,向晚索性一脚踹开了房门,一道红色身影迅速朝向晚扑来。

    捉鬼袋早已准备好,口袋一张,将这女鬼收了进去。

    “恶人,快放了我!孩子,我的孩子还在外面。小宝不能没有娘,求求你,快放了我。”

    “孩子?你是指躺在摇篮里的这具干尸么?”

    “不——小宝不是干尸,他还活着!他……”

    向晚一道镇鬼符贴上去,女声戛然而止。重新打开口袋,将女鬼放到地上,向晚找了个椅子坐下,仔细打量这只女鬼。

    这女鬼,穿着一身红色的群裳,头发披散着,脸上的妆容十分精致,哪怕用了镇鬼符,去掉她幻化的样子,也没有丝毫变化。

    “说吧,村子里的人,是怎么死的?”

    向晚换了道束鬼符,让她能够开口说话。

    “我没有害人,从来没有。”

    说得如此斩钉截铁,向晚嗤笑一声,一道化尸符捏在指尖,就要朝那具干尸身上贴去。

    “不要伤害小宝!孩子那么小,不要伤害他!”

    向晚的手顿住了,侧头看着她,等着她的解释。

    “十年前,我嫁到小叶村,生下了小宝,满心欢喜。可是小宝一岁的时候,得了重病,药石无医。有个算命的仙师来到这里,我走投无路之下,向他求助。他愿意帮助小宝,给了我一颗药丸,说只要我吃了,小宝就能活。哪个当母亲的忍心看孩子小小年纪遭受如此痛苦?”

    “继续。”

    “当我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见了……我的小宝还好好活着,他没骗我。小宝他很乖,特别爱睡觉,一点都不闹人……”

    向晚眼神一闪,摄魂梳托在掌心,朝女鬼递了过去。

    “用它梳头,孩子就能醒过来。”

    女鬼双眼直直盯着梳子,迟疑道:“这……这是真的吗?”

    “试试,不就清楚了?”

    说着,也不等女鬼回应,向晚直接拿起梳子,朝女鬼的头上插去。

    “臭男人,竟然不上钩!”

    女鬼忽然间力气暴涨,将束鬼符震成了粉末,身体直线拉长,双手如同软面条一样,绕着圈朝向晚掐来。

    向晚也不同她过多纠缠,驱邪剑横扫,剑尖闪着寒光插进了那具干尸的胸口。

    一枚匕首,贴着向晚的耳边刺入了身后的墙壁里。

    “你这人还有没有点同情心?人家为了孩子,在人间徘徊,你怎么能把她的孩子杀了?”

    一个年轻的身影不由分说持剑朝向晚砍来。

    这样的愣头青,向晚懒得跟他解释,反手一掌,将他震到一旁,驱邪剑抬起,再次刺入干尸的脑袋。

    女鬼发出凄厉的惨叫,维持不住身形,化作一道青烟往外遁去。

    向晚收剑,飞身追了出去。

    “哎,你等等我!”

    身后的尾巴,没几下就甩掉了。向晚跟着那道青烟,来到了一处乱葬岗。

    青烟钻入了其中一个坟头,四周被茅草覆盖的地方,莹蓝的鬼火飘飘忽忽。

    变成了鬼火,说明这些人的魂魄早已失去了意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消散在天地间。既如此,向晚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全都收进了捉鬼袋,等着系统慢慢将其净化吸收。

    “我告诉你,你的所作所为,全都被我撞见了。歪门邪道,连无主的幽魂都不放过,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向晚转身,那个愣头青,显然愣了一下,持剑的手紧了紧,却没有逃跑。

    胆量是有,就是有点二。

    这是他给向晚的第一印象。

    没理他,向晚徒手画符,一指那道青烟所在之处,符去鬼影现。

    之前有多风光,现在的这个女鬼就有多凄惨。

    浑身上下全是干枯的痕迹,头发稀稀拉拉坠在秃脑门上,双眼深陷,口鼻全是空洞。

    愣头青看到现身的鬼魂,手里的剑不知不觉转移了方向,又有些不甘心似地移到向晚这边,摇摆不定。

    向晚抽出摄魂梳,道:“恶贯满盈,念在你还尚存一丝善念,允许你进我这梳子。如若不然,地府会将你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女鬼双眼的空洞,忽然间燃起了鬼火,火影簇簇,像是在燃烧灵魂。

    “你为何没有上当?”

    “很简单,因为你的歌。这里没有地塘,你也没有生过孩子。你不属于这里,是被人骗过来的吧。骗你的那只鬼,给你许了什么好处?”

    “我不明白。”

    “山村地方,没有那个经济条件梳妆打扮,所以你极大地保留了生前那一刻的妆容和服饰。服装材质与花纹,必是城镇才有,而胭脂水粉,这里更不会那么齐全。这个村子,近三年才开始荒废,你却说在这里待了十年。那具干尸,并非什么婴儿,而是被人为取来,束缚你灵魂的器物。如今,器物已毁,当初骗你的那只鬼定会很快找上门来,地府也会来抓你。无论哪一样,都不是你想要的结果。燃烧魂魄也没用,因为在你消失之前,他们定会将你禁锢。如此,可愿信我一次,或许,我还可以帮你。”

    女鬼沉默片刻,逐渐熄灭了眼中的火光,幽幽道:“他说,只要我留在这里,收集到足够的生气,就可以脱离地府的掌控,自由穿梭人界和冥界,寻找我的爱人。”

    “我没有杀小叶村的人,是他们自己鬼迷心窍,非要养小鬼聚财。我只是……只是……”

    “你只是没有阻止,正好趁此机会浑水摸鱼,借由那具干尸吸收生气,对不对?”向晚插嘴道。

    女鬼缓缓点头,“小鬼的胃口被他们养大了,越来越不满足那点供奉,开始以人为食。村民为了阻止小鬼,不知从哪儿听说,只要晚上睡觉前,将所有缝隙用蜡光纸贴上,就能安枕无忧。谁知,小鬼被激怒,一到晚上就鬼哭狼嚎,闹得村子里人心惶惶。许多人受不了这个刺激,选择搬离这里,却没能躲过小鬼的追杀。留下来的人,被长期侵扰之下,精神恍惚,被小鬼引诱,撞窗后到山里集体自杀。这些坟,是一些好心人建的。”

    “小鬼不敢动你,是不是因为那具干尸?”

    女鬼点头,“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过来收取生气。”

    “你的尸体,也在这里?”

    “它是我的容身之所,在没有足够的魂力之前,我走不出小叶村。”

    “距离那只鬼上一次离开,多久了?”

    “不记得了,好像是两年前吧。”

    “小鬼去了哪里?”

    “跟他走了。”

    “你的爱人,也是在为他办事吧?”

    “他……”

    女鬼讷讷,向晚心中了然,不由分说将她再次收进了捉鬼袋。

    那些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这个女鬼,不过是其冰山一角。幕后的真相,仍是迷雾重重。前路艰险,是该培养一个打下手的了。

    向晚转身,目光放在愣头青身上。后者咽了口唾沫,抓住剑柄的手不自觉紧了紧,手心开始冒汗。

    “想活命,就跟在我身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