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 走点驴心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刀子,毛驴儿真的是被吓到了,它连忙松开了杜美美的大腿,不停的对着乔兽受摆着蹄子,示意他不要这样。免-费-首-发→【追】【书】【帮】

    “兽啊,不要吓唬它了,把刀子收起来!”

    杜美美扭过头来又对着毛驴儿傲娇的说道:“你呀,不要想多了,我这一路上骑着乔兽受实在是不舒服,要不是喜欢骑你的话,我才懒得让他救你呢!”

    多么善良的女人啊,虽然口头上这样说,但是毛驴儿明显能够感觉到她这是原谅了自己,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可是,如果下次在逃跑的话,我就真的把你给做成驴肉火烧,听到没有!”

    杜美美瞬间翻脸变成了母夜叉的样子,一手拎着毛驴儿的耳朵提了起来。

    比起耳朵的疼痛,毛驴儿更忌惮杜美美的这番话,它感觉到杜美美这番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俺知道了,一定不会这样了!”毛驴儿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

    杜美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毛驴。

    “喂,毛驴儿啊,你是不是要好好的感激一下我才行啊,我为了把你救出来,可是损失了不少钱啊!”

    乔兽受走上前来,阴阳怪气的对着毛驴说道。

    “怎么了?”毛驴儿表情复杂的抽了抽鼻子。

    “哼,你不要装傻,这些钱你得还我!”

    看到毛驴儿故作糊涂,乔兽受直接开门见山。

    “我没钱啊,我一头驴儿哪里有什么钱啊?”毛驴儿一脸惆怅,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

    “没关系,以后还,利息每天十块钱!一个月三百块,三个月就是九百块……”

    乔兽受拿出了算盘裤衩不停的算了起来。

    “停停停!你这是高利贷啊!趁火打劫啊,实在是太黑了吧!”

    毛驴连忙打住了乔兽受的话。

    “这还黑啊,要不是我把你从那杀猪刀下救出来,你连还高利贷的机会都没有啊!你可走点驴儿心吧!”

    “行行行,算我倒霉,我以后还你还不行吗?”

    毛驴儿被乔兽受说的面红耳赤了起来。

    “嗯嗯,这才像话啊,别说我照顾你,今天的利息就给你免了,从明天开始算利息吧!”

    乔兽受得逞之后,很是得意的说道。

    “别闹了,天色不早了,还是先在这里收拾一下露宿吧!”

    杜美美在一旁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

    搭了个简易篝火之后,几人便坐了下来休息,虽然已经黑了下来,但是离睡觉的时候还早,于是几人便围着篝火侃起大山来。

    “对了,我走了之后,你是怎么把杜美美给救出来的啊?:”

    毛驴儿对于自己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

    “嘿嘿嘿!这点小事情当然是我一人之力把杜美美给救出来的啊!”

    听到毛驴儿问起这件事情,乔兽受一下子就来劲了。

    “当初,我乔装打扮成买菜大妈混入马大壮的宅子,然后在他们饮用的水井里下了不少的泻药,过了几个时辰,这大宅上上下下都往厕所跑了,我就趁着这个机会把杜美美给救出来了!顺便还去教训了一些那可恶的猫妖老板!怎么样?厉不厉害?“

    乔兽受说完,都不由的佩服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自己虽然比不上千军马万之中取敌首级之勇,但是也不比那赵云七进七出就阿斗的气势差到哪里去。

    “什么?你在水里下泻药了?”

    杜美美整个脸都拉了下来,身上出现了若隐若现的火焰,看起来很是让人害怕。

    杜美美现在总算明白自己那一天为什么会肚子不舒服,原来全都是乔兽受这个家伙干的好事,就是他害的自己憋屎憋了好久。

    乔兽受看着杜美美这个样子,心中突然有些不祥的预感。

    “你……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乔兽受很是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老娘怼死你!”

    杜美美猛然的向着乔兽受扑了过来,将他压在身下,狠狠的抽打了起来,是不是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乔兽受实在是搞不明白这杜美美又在发什么神经,自己刚刚的那番话到底哪里得罪她了?

    “哎呀妈呀,弄死他!最好把他打成失忆,这样我就不用还钱了!”

    毛驴儿在一旁悄悄的为杜美美加油打气,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乔兽受实在是受够了杜美美这般胡搅蛮缠,他一把抓住了杜美美的手腕,很是生气的说道。

    “等一等,你就算是打我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让我心里有个谱啊!”

    杜美美怎么可能说出来呢,让他知道自己喝了他下了泻药的水而憋屎的事情,那就实在是太羞耻了,有违作为一名仙女的尊严。

    “我现在看你不顺眼,这个理由够不够!”

    “我服了!”乔兽受绝望的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帅脸。

    杜美美的巴掌又开始往乔兽受的脸上招呼了,打的比之前更加凶狠了,乔兽受一个弱男子,这哪里挡得住啊!

    乔兽受这个气啊,但他能怎么办?头上戴着紧箍咒,被人家支配着一切,就算现在被杜美美拖到小树林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自己也无可奈何,想到这里,乔兽受就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女人,果然是一个可怕的动物!

    “哎呦,累死老娘了!”

    杜美美打的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很是痛快,而乔兽受则是鼻青脸肿,一脸猪头,很是惨兮兮。

    杜美美从乔兽受的身上站了起来,不停的活动着筋骨。

    “哎呀!大……大姐大,能不能……能不能从我的肚子上下来啊,会……会死人的!”乔兽受有气无力的说道。

    肿成了猪头的脸,现在加上因为肚子受到了杜美美一百来斤的压迫而导致口中不停的吐出喷泉般的鲜血,可谓是惨上加惨啊!

    “哼!”杜美美很是高傲的在乔兽受的肚皮上蹭了蹭高跟鞋,不紧不慢的从他的肚皮上下来了。

    “真惨啊!”毛驴儿看到半死不活的乔兽受,强忍着笑意。

    “嗯?你笑啥?”杜美美皱着眉头看向了毛驴儿。

    “没……没什么!”

    毛驴儿被杜美美的眼神吓得可不轻,它深怕自己一不小心也会沦落为乔兽受那个下场。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你这头驴是怎么被那些村民给抓住的。”杜美美顺势盘坐在草地上,一脸好奇的问道。

    “这个啊,哎!”毛驴长叹了一口气,它的思绪一下子便回到了昨天的那个午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