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章 酷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马大壮被押了下去,乔兽受和毛驴儿感觉也没啥热闹可以看了,便准备离开。免-费-首-发→【追】【书】【帮】

    “等等!”霸巴叫住了乔兽受和毛驴儿。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乔兽受扭头疑惑的问道。

    “下午,我要好好的招待马大壮,你也被他欺负过,过来跟我一起出出气吧。”

    霸巴拍了拍了乔兽受的肩膀,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毛驴儿和乔兽受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马大壮那家伙害的我们吃了不少苦头,不整一整他怎么行!”毛驴一脸坏笑了起来。

    “哎,做人不能那么绝!我们随便打他个百八十拳,七八十脚就可以了!”

    乔兽受觉得毛驴儿的报复心实在是太强了。

    毛驴儿道:“那多无聊,不如找块木板钉满钉子,然后拍他马屁!”

    “实在是太残忍了,还是在屁屁上抹点风油精吧!”乔兽受摇了摇头说道。

    两个家伙一路上不停的讨论着如何折腾马大壮,设计好了365个方案,打算下午一个一个的试在马大壮的身上。

    下午,小黑屋内,昏暗的房间里,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马大壮的脸上。

    只见马大壮的手脚都铐上了沉重的枷锁,连接在枷锁的四条铁链牢牢的固定在四根粗壮的柱子上。

    六名士兵手持长枪,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乔兽受儿和毛驴儿,还有霸巴则是一脸坏笑的看着被束缚的马大壮。

    “你...你们要干什么?”

    马大壮的眼神之中写满了恐惧,全身颤颤巍巍的样子。

    “嘿嘿嘿,干什么?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霸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指甲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镊子,缓缓的向着马大壮走了过来。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马大壮不停的挣扎着,铁链不停的抖动着,发出了哗啦啦的沉闷声音。

    一旁的乔兽受和毛驴儿不知道大王打算对马大壮干什么,很是好奇的样子。

    只见霸巴来到了马大壮的身后,缓缓的脱下了马大壮的裤子,猥琐的笑出了声。

    马大壮本能的菊花一紧,额头上是冷汗直流。

    “你要对我做什么?”马大壮双唇不停的打颤了起来。

    霸巴没有搭理,只见他拿起镊子,在马大壮的屁屁上折腾了起来。

    “啊,哦,呀,嗯,呜呜呜....”

    屁股传来揪心的痛感,马大壮的脸上写满了复杂,难以形容的表情。

    “一根,两根,三根.....”

    霸巴用镊子拔掉了马大壮屁股上一根又一根的屁屁毛。

    这一幕,对于乔兽受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曾经他也被蜥蜴人用镊子拔过屁屁毛,他很理解马大壮此时此刻的感觉,

    “实在是太残忍了!”

    毛驴儿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乔兽受的肩膀,这一幕,毛驴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马大壮的双腿下,屁屁毛已经堆积如山了。

    霸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很是过瘾的说道:“怎么样?爽不爽啊?马大壮!”

    “爽!实在是太爽了!呜呜呜....”

    这是马大壮绝望的呐喊,这一刻,他对命运束手无措.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马大壮以往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今天总算是要在小黑屋里为以往的罪过买单。

    而这屁屁毛,只不过是个零头而已。

    拔完屁屁毛之后,霸巴让卫兵打来一盆水,洗了个手。

    毛驴儿看到霸巴停下手来,便上前请求道。

    “上校,你先歇吧,坐着看我怎么惩罚他吧!”

    “哎哎哎。我还没过玩过瘾呢!”霸巴连忙对着毛驴儿说道。

    “啊?”

    毛驴儿有些失落的闪到了一旁。

    这时,小黑屋的们突然开了,一名士兵突然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报告上校,你要的东西找来了!”

    “嗯,下去吧!”

    霸巴接过了盒子,便让士兵下去了。

    “里面是什么东西?”乔兽受很是好奇的问道。

    霸巴来到了乔兽受和毛驴儿的面前,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有两个透明的罐子,一个装的是蜂蜜,还有一个装的是密密麻麻的蚂蚁。

    看到这里,乔兽受和毛驴儿立马是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场景,密集恐惧者的福利。

    乔兽受和毛驴儿之前商量好的365个方案,跟霸巴这个方法比起来实在是弱爆了。

    “这个...有些太过头了吧?”乔兽受不太希望霸巴对马大壮这样做。

    “你懂什么,这叫做无毒不丈夫!”

    霸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

    眼前的这个大王,在乔兽受看来如此陌生,和以前那个大王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复仇已经占据了霸巴的内心。

    霸巴将蜂蜜吐抹在了马大壮的全身,然后将那一整罐的蚂蚁全部倒在了马大壮的身上。

    不一会的功夫,这成千上万的蚂蚁就爬到了马大壮的每一个角落。

    一只蚂蚁的叮咬可能不怎么痛,但是一群蚂蚁的叮咬,那可就很可怕了。

    马大壮觉得自己全身又痒又痛,双手却又动弹不得,简直是生不如死,嘴中发出了绝望的喊叫声。

    这绝对是乔兽受和毛驴儿听到过最凄惨的声音,对于马大壮的恨意也在一刻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怜悯同情。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求求你了!”马大壮苦苦的哀求着。

    “哼哼!让你死?没那么容易,我们之间的帐,以后还要慢慢算呢!”霸巴不由的冷笑了起来。

    最后,霸巴实在是玩腻了,便让卫兵用水冲掉了马大壮身上的蚂蚁,马大壮这才得以解脱。

    “玩够了,接下来,该你们两个玩了!可千万别把他给玩死了,要不然我以后就没得玩了!”

    霸巴对着乔兽受和毛驴儿说了两句,然后便带着卫兵哈哈大笑的离开了小黑屋。

    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去整马大壮呢?乔兽受和毛驴儿只希望马大壮能够早日摆脱这非人的折磨。

    看着马大壮那全身触目惊心的密集伤口,乔兽受和毛驴儿不由的是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马大壮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来看着乔兽受和毛驴儿。

    “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