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2章 你的心有多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章

    “我是管不着,但你能不能换个下手的对象?”徐瑧做出思索的表情,很认真,也很诚恳的给出建议,“听说夜魅最近来了不少新人,其中不乏您喜欢的老腊肉,就凭您的美貌,他们肯定很愿意让你享受到灵与肉的释放。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听他一口一个您的,左欣玫听得心浮气躁,咬牙切齿地放出威胁,“你要再跟我提一个您,我就现场拧断你的脖子!”

    徐瑧花容失色地瞪大眼,“左总,我只是给您提出良心建议,您不能不讲理!”

    ……很好,还敢继续刺激她!

    左欣玫冷了脸,张口就想命令外面的保镖进来收拾人,徐瑧见好就收,赶紧举起手作投降状,“行行行,我不您了行么?”

    左欣玫哼了声,移开视线,沉着脸看向旁边的某处。

    屋里一下静下来,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徐瑧打破了沉寂,淡了声音道:“欣玫,我们的感情已经结束了,我有仔细的想过,虽然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我也希望身边有个人,可以全心全身的爱我,如若不然,我宁愿选弃。”

    左欣玫嗤笑了声,转过脸,犀利的目光紧紧锁着他的脸,冷嘲出声,“徐瑧,我有没有听错?你都这个年纪了,居然还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还有,你希望的那个人,该不会就是苏曼瑜这辆公交车吧?别笑死我了!”

    她向来不打无准备的仗,抓徐瑧过来摊牌前,她已经派人把苏曼瑜的私生活调查得一清二楚。

    这个苏家千金,出身也算半个书香门第出身的人,可做出来的事,却完全和礼义廉耻背道相离,从十六岁那年勾引老师破身后,苏千金就一直不停地在换男人中,只要是她看上的男人,不管对方有主无主,照抢无误。

    就在去年,苏千金还在国外差点搞出人命,她看上公司一个下属,千方百计的去勾引人家。那下属是个有妇之夫,见苏千金人长得漂亮,又是总公司老板的千金,便生了高攀之心,趁着老婆大肚子时和苏千金暗通曲款,结果奸情被捅破,那男的老婆想不开直接吞了安眠药,幸亏抢救及时,不然就一尸两命了。

    这事当时闹的还挺大,女方家属不忿,直接跑到公司大吵大闹,苏父花了不少钱才摆平,苏曼瑜也就是因为这事才被家里临时调回国内,省得在外国丢人现眼。

    虽然这事被苏父压在最小的范围内,没成为苏曼瑜在上流圈里的一大黑料,不过还是有一小部分人知晓的,只要稍微调查就能知道个一清二楚。

    听完左欣玫的话话,徐瑧挑挑眉,半真半假的口吻,“那又怎么样?圣人都会犯错,更何况凡夫俗子?只要曼瑜有心从良,我不会介意她有过什么样的过往,”

    停了停,他又补充了一句,语气沉沉的,“我不是那种看不开的人,如果我真介意,我和你,最初也不会开始。”

    左欣玫面容蓦然僵硬,抿着唇,许久都没有说话。

    第三次看了眼时间,徐瑧换了轻松的表情,温文一笑,“好了,我想我的女伴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我得赶回去赴约,左总,祝你情人节愉快,我先走了!”

    “慢着!”左欣玫低声喝道,放在身侧的手用力地握成拳,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一般,隔了半响,她艰难地开口,“要怎么样,你才肯回心转意。”

    徐瑧停住动作,望着她,眼底有微光闪过,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深吸了口气,左欣玫慢慢冷静下来,尽量用缓和的声音道:“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得到,我可以改。”

    身为左氏家族的当权人,左氏集团的第一任女总裁,她这辈子,经历了大多的风风雨雨,却从没有一刻,像想现在这样低声下气,她是骄傲的,从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她低头,她也不屑,可徐瑧,却成了她人生中的例外。

    刚开始他说分手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没有什么太深刻的感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才慢慢感觉到他的重要性。

    第一次求和失败时,她感到愤恨和不甘,当时也心想着就这么算了,又不是没了他自己就活不下去。

    事实证明,没了他,她确实不会死,但心却空了,再年强貌美的俊俏少年,事业做得再成功,得到鲜花和掌声再多,也填补不了那份空虚。

    这个男人就像毒药,不知不觉就会让人上瘾,她就是中了他的毒,上了他的瘾。

    没分手前,不管她去哪里,两人分开多远多久,她的心始终被填得满满当当的,因为她知道,这世上,始终有他在某个角落等着自己。心有归鸿之处,便不会寂寞和冷,这世界的一切才会变得有意义,有了炫目的,温暖的色彩。

    失去以后才知道要珍惜,这句话印证在所有的人身上,她也不例外,分手的这段时间里,她总是不自然地想到他,想到从前两人那些吵吵闹闹的日子,想他耍贱故意逗她生气的可恶嘴脸,想着他在不动声色中对自己体贴和温柔,想着他隐藏在笑容中的落寂……

    偶尔,她也会想到那个漆黑到让人绝望的雨夜,她敲开了他的门,强迫他要了自己的第一次……

    心像被挖走了一大块,茫然和刺痛变得如影随形,尤其是夜深人静时,想到他已经不属于自己,甚至或许已经属于别的女人时,她难受得几乎连呼吸都是痛的。

    恍然之中,她才忽然意识到,原来他们之间的牵绊,早已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最后不得不甘心地承认,她不能没有这个男人。

    所以她选择了屈服,既然做不到放下,她就是捆,也要把这个男人捆回来!

    “你不喜欢我抽烟,我可以戒掉,你不喜欢我玩小鲜肉,我可以从此收心养性……只要你回来,这些,我都可以做到,甚至可以做到更多。”

    艰难地说完这些话,左欣玫抬起头,目光直视他的脸庞,安静地等待他的回应,或者说,是宣判。

    徐瑧站得笔直笔挺的,垂着眸,冷静地回望她的视线。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一丝一丝地飘着,映着霓虹灯的光,像漫天飞舞的细沙,纷纷扬扬地点缀这片夜色。

    过了一阵,徐瑧终于开口,“看来你是真心的。”

    左欣玫没有否认,仍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他笑了笑,“那就证明给我给看,你的心有多真。”

    她顿了一下,缓缓起身,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他笑着叹了声息,用一种愉快而柔和的语调说,“欣玫,只是一吻,还远远不够。”

    “你想要我怎么证明?”左欣玫定定地注视他。

    从下定决心要把他捆回来的那一刻,她已经做好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不管徐瑧提出过天理难容多过分的要求,她都会给他,只要她能做得到。

    徐瑧摸了摸下巴,语气变得玩味起来,“其实我要要的证明很简单,正好……也完全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

    左欣玫神色定了一定,正色道:“别卖关子,直接明说吧。”

    “很好。”徐瑧嘴角微勾,很痛快抛了一个数字出来,“一口价,五十万。”

    左欣玫蓦然瞪大眼,双目紧紧地瞪着他,一时间里僵成雕像,仿佛不敢置信自己所听到的。

    足足过了有一分钟,她才回过神来,迟疑地问了句,“你说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啊,包养费,一个晚上五十万。”徐瑧还是笑着,语气就跟在聊外面下起了雨似的轻松,“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我接受长期包养,只要你愿意,养我一辈子都行。”

    左欣玫僵硬地站在原地,又过了许久,她才咬牙开口,“……你是认真的?”

    “认真的啊,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去洗澡。”徐瑧在沙发上坐下,漂亮的长腿以一种很优雅的姿势交叠着,好整以暇的望着她,末了还朝她抛了个媚眼。

    左欣玫嘴角微微抽搐,深吸了口气,转身拿起茶几上的包,从钱夹里里抽出一张卡,直接丢到他身上,“可以,你这辈子的每一个晚上我都包了!”

    卖身求财的老男人接住卡,笑眯眯地贴到唇边吧唧了一下,“如果你想长期包养我,一年的费用就是一亿八千两百五十万,另外闰年是三百六十六天,多出那五十万就算我优惠大酬宾,不算你的啦!”

    盯着这张喜不自禁的笑脸,左欣玫呵呵冷笑了两声,“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小心翼翼地收好卡,徐瑧清了清嗓子,洋洋得意地提醒她,“另外,别忘了你之前答应我的事,以后不抽烟也不许在泡小鲜肉,要全身全心地只爱我一个人哟!”

    被最后那句话肉麻到,左欣玫恶寒地抖了一身鸡皮疙瘩,恶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啰嗦什么,还不滚去洗澡!”

    ……

    翌日清晨,洛笙带着一对严重失眠的熊猫眼出现在餐桌上。

    比起她的憔悴无神,坐对面的老男人可谓满面春风,神采奕奕,笑起来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简直一个天一个地的对比。

    洛唯晞看了看快成丧尸状的姐姐,再看看连头发丝都在发亮的徐瑧,忍不住问,“瑧哥,什么事那么高兴呀?”

    徐瑧勾唇一笑,镜片后的眼中俱是放纵后的春意,懒洋洋地答,“没什么,就是觉得顶级牛~郎的感觉还不错。”

    洛唯晞瞪大眼,满头疑问号地望着他。

    “不说这个,洛笙,你和少爷昨晚怎么样?”徐瑧转移话题,兴致勃勃地看向洛笙,“他和你求婚了吧?”

    洛笙动作一顿,垂着眸,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地“嗯……”了一声。

    徐瑧没注意到她的异样,满心只沉浸在“少爷准备要结婚”的巨大喜悦中,忍不住哈哈笑起来,直说:“太好了!待会我就去给先生上柱香,以高他的在天之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