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九六章 全员复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漂亮?”虽然我理解糊糊所表达的意思,但我实在无法苟同它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小花跳入油锅自杀的这件事。

    “好吧,就你在意细节。本王收回漂亮这个词。”糊糊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坐在地板上,用后腿踢了踢下巴挠痒痒,无不讽刺地对我说:“感谢星城小区那只狸花猫,牺牲了自己,让我们的计划往前推进了一步!这样ok吗?”说完,它站起来,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吴蔚,一跃跳进他怀里,让吴蔚抱着。

    糊糊竟主动索求抱抱,真是难得一见。惊讶大过刚才它讽刺我的不悦,问它:“那今天还要再继续让小红做视角置换吗?”

    “做啊!当然要做!你们按原计划进行,有任何临时要更改的,本王会立刻通知你们的。”糊糊趴在吴蔚怀里说。

    “你怎么通知?你又不像桐生那样能和我在脑中传感。”

    “所以本王今天会和吴蔚一块儿行动,有问题本王会让他和你联系的。你们按着流程走就行!”糊糊眯着眼睛,一脸诡秘地说着。

    “你要出门?!”

    糊糊破天荒地说要出门了,更是令我讶异不已。可它不但不选择和我一块儿外出同行,甚至还有要让吴蔚与我分开行动的意思。它到底又在盘算着什么?

    “嗯呐。”它答应了一声。

    我看着现场在座的所有人和猫咪,除了迟啸一副呆傻木讷和糊糊一如既往的高傲自大外,其余的人都一脸严肃和不苟言笑的样子。

    “啧啧啧,气氛很凝重嘛!”糊糊笑笑,“全员复仇,准备好就出发吧!”

    糊糊一声令下,大家都一块儿起身出门,挤进了狭窄的电梯。

    凝重的气氛持续带入到了电梯里,大家仍是缄口不言。只有迟啸吹着口哨,哼着歌,一派轻松自若。

    全员复仇……

    我看着电梯内的大家。吴蔚抱着糊糊,迟啸抱着奥斯卡,温震博,还有我怀里抱着的桐生。

    仇恨……

    在场的全都与凶手有仇吗?吴蔚因为何碧珊和皮皮它们。温震博应该是因为小熊的关系,为了给围棋报仇。迟啸是因为amanda和虎王……我看了看迟啸兴奋愉悦的样儿,他根本不记得amanda和虎王是谁了,哪儿来的仇恨啊。而桐生和奥斯卡……

    叮——!

    电梯到了一楼,门打开的声音斩断了我的思绪。

    步出电梯,走出单元门,各自分道扬镳。我和迟啸去往凤凰小区,吴蔚抱着糊糊,和温震博一块儿往书吧方向走去,天知道糊糊让吴蔚带着它去哪儿。

    “全员复仇……包括你也和凶手有仇吗?桐生?”走在路上,我摸着桐生的头问。

    “小奶牛!”桐生坚定不移地说,“自从本喵接收了它的媒介之力转移后,一直铭记着它临死的嘱托,保护你,和给它报仇。本喵刚成为你媒介时,晚上经常外出不回家,你以为本喵都是出来泡妞玩乐吗?本喵是在这附近寻找谋杀小奶牛的证据呢!可惜问遍了所有流浪猫,均无功而返,没有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看到小奶牛是被谁弄死的……”

    和我当初的调查一样,无疾而终。久而久之,替小奶牛和围棋寻找凶手的想法也就慢慢搁浅了。

    “温震博刚才说的你也听到了,被施予死亡暗示的狸花猫咬死了星城小区以前的猫头,而小奶牛是一直跟着围棋住在星城小区地下室里的。一定错不了,小奶牛一定也是被这个人操控猫给咬死的!”桐生咬牙切齿地说,没想到小奶牛转移给它的复仇心理那么强烈。

    小奶牛临死前的嘱托是保护我……和为自己报仇。桐生对我有多好,它的复仇心理就有多强。保护我……小奶牛,我想你了呢!我想到小奶牛小小的身体,奶声奶气的可爱模样,不禁有些怀念和伤感。

    “那奥斯卡呢?”我缅怀完小奶牛,随即问到。不知奥斯卡怎么又和这个凶手产生仇恨的。

    桐生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走在我前面的迟啸和奥斯卡,“它还能因为什么,柯木可呗!”

    “小可?小可是欧阳佳佳杀的啊!它的仇不是已经报了吗?”这个是毋庸置疑的。欧阳佳佳在屠猫工厂操控杜宾犬咬死了柯木可,而欧阳佳佳则是在陶庄镇杨柳街道的红色别墅楼里被芭娜娜操控阿莲娜咬死,这两个现场我都在,我都是亲眼目睹的,不会有错。

    “鬼知道,是糊糊告诉它的。”桐生收紧了声音说,“你不是对奥斯卡和大迟突然冰释感到困惑不解吗?糊糊昨晚对奥斯卡说,当初和欧阳佳佳勾结,给她通风报信的人并不是大迟,而是现在这个幕后主使……”

    “也是这个幕后主使?!”我吃惊叫出声,惹得迟啸和奥斯卡回过头来看我。我捂住嘴,尴尬地冲他们招招手表示没事,他俩才又转回头继续往迟啸猫咪事务所走。见他俩离我们有些距离了,我压低声音说:“怎么柯木可的事也和他有关?他到底还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时间点又往前移了,本来说杀害小奶牛和围棋的凶手是他,我已经很惊讶了。现在竟又说他当初和欧阳佳佳勾结,设计谋害了柯木可……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到底参与制造了多少恶行?

    “这个本喵就不知道了。不过本喵相信糊糊的判断,它说是,那就一定是。”桐生依旧把糊糊捧为大神一样信奉,我倒不是不信,只是太过诧异想要问个清楚明白。“那时本喵还没成为你的媒介,也无从跟你回忆。本喵只记得糊糊对奥斯卡说,可可宠物店发生大火那天,柯木可离开你家想要回去火场找她妈妈的相册时,是一只橘猫带着她去往欧阳佳佳所在的屠猫场房的。”

    橘猫……我记得那天在柯木可出了林城小区以后,的确碰到了只猫带着她从路边花圃的泥土里挖出了她妈妈萧菲儿的照片,且那只猫还告诉柯木可它知道相册被藏在什么地方了,然后让柯木可跟着它跑进了屠猫场房,进入了欧阳佳佳的圈套。但那只猫是不是橘色的,我已经忘了。糊糊怎么还记得此事……

    不过,如果算计对付柯木可这件事也和这次的幕后主使有关的话,会不会当时迟啸也是被算计陷害了?实际上迟啸根本没有和欧阳佳佳联系,而是虎王通风报信的,最后赖到迟啸头上,不着痕迹地完美隐藏了自己。

    “你猜得没错,糊糊正是这么告诉奥斯卡的。它说和欧阳佳佳勾结一块儿对付柯木可的人不是迟啸……”桐生看穿了我的想法,轻轻地告诉我,“……被提及告知有关柯木可被杀的真相,奥斯卡当然坐不住了,它追问糊糊与欧阳佳佳勾结的真凶是谁,但糊糊并没有告诉它。糊糊对它说,想要知道真凶是谁,就先陪在大迟身边,帮大迟先度过一段没有虎王的日子。真凶是谁,时机到了糊糊自然会告诉它!”

    我边听桐生说,边看着前方并排走在一起的迟啸和奥斯卡。原来奥斯卡并不是突然与迟啸冰释前嫌了,而是被迫无奈,接受了糊糊的要求而已。它想要为柯木可报仇的心理从未削减过,顺从糊糊的安排,不过是为了复仇而蛰伏而已。

    这下我懂昨天奥斯卡对我说的话了,它说关于凶手的名字和信息,糊糊这次谁也没告诉。不单单是针对我,而是因为糊糊整理思绪后发现,这个凶手竟和所有人都多少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担心不管告诉谁,都会引起波澜。呵呵,就是它常挂在嘴边的,打草惊蛇。

    不得不说,糊糊的安排还是比较妥当的。制定计划的同时,还顺便帮迟啸解决了失去虎王的过渡期,避免了悲伤爆发。

    “当然妥当,本喵墙都不扶只服糊糊啊!所以说,不要着急,糊糊说至多到明天就会有结果,那就一定是这样!咱拭目以待吧!”桐生笃定地用头蹭了蹭我说。

    “嗯,我当然相信糊糊。”我点点头,赞同桐生的话。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和凶手有或多或少的恩怨情仇的话,这样的处理是很有必要的。唯独糊糊自己不与之牵扯,置身事外,分析起来自然足够客观冷静。

    九点四十多,我们就到了迟啸猫咪事务所,景林已经提前在事务所里候着了。我们看到了彼此,仍旧是略带尴尬,打了个招呼,笑笑没说话。

    后台的预约已经爆满,迟啸正给我分配预约订单时,便涌入了不少女性顾客,衣着华丽,妆容浓艳,像是贵妇团降临般。我瞧着其中有不少挺眼熟的人,细问才知道她们原先都是欧阳佳佳的顾客。不,应该说,她们是奇幻能力交换屋宠物人生类目的死忠粉,听说欧阳佳佳不再负责宠物人生类目,新的实体店铺换到我们家了,便纷纷找了过来。

    听说我们有会员制,相比以前欧阳佳佳单笔单笔地收费要吸引她们多了,整齐划一地都要办理我们家的会员。

    一上午没忙别的,就只顾忙着给贵妇顾客们办理会员卡了。

    登记信息,扫码添加,认证会员,然后充值,激活会员卡……

    真不愧是贵妇团,充值都是十万起充,整个事务所内充满了金钱的味道。迟啸爽翻了天,乐此不疲地应付着每一个上门的女顾客,逢迎谄媚,点头哈腰。

    截至中午十二点半,新办理的会员充值金额就高达三百万元。平均下来,第一季度每个月的最低销售额就这么轻易达成了。

    一点差五分,送走最后一个上门的顾客,我们仨才松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硕果累累,迟啸开心得手舞足蹈,三百二十五万,真是破天荒的营业额啊!得卖多少个小时的服务才能消耗刷完今天的充值金额啊。

    虽然新加入了不少大款阔太的顾客,但我们也不会怠慢以前的顾客。吃着外卖午饭便当时,迟啸继续给我们分配好预约的订单,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就各自出发去处理。

    待迟啸分配完订单,我便立刻趁着这空档知会了景林糊糊的计划。让他下午先去处理外出的预约服务订单,完事后我们一块儿到书吧集合,让温震博给小红做视角置换,查看小红是否有被暗示操控,同时进一步挑衅刺激凶手,激发他对温震博的杀心。

    景林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明确答应我,不置可否。

    我看不懂他的态度,问了一声:“ok吗?小景?”

    “哼哼,抓什么凶手,那是你们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景林不屑地笑笑,表情冷冷的,“你们都有挚爱好友被他杀了,我可没有。如果阿一你被他杀了的话,我倒会考虑看看把他找出来,替你报仇呢!”

    “小景……”我无语地看着他,但还是想要再劝劝他,“不要意气用事,这个人穷凶极恶,已经伤害了许多人了。这次并非我要充当英雄去伸张正义,而是他已经伤害到我们头上了,我们必须做出反击,这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我能保护好自己,如果大迟阿一需要我保护的话,我都可以效劳……”景林抢过话说,冷笑着不为所动,“不过,吴蔚那家伙我可管不了他,他死了才好呢!小红!”景林说完,喊了小红一声,起身推开门,走出了迟啸猫咪事务所。

    “小景!小景!”我看着他的背影喊了几声。他理都不理我,趾高气昂地和小红决绝地离去。

    “唉~!看样子小景还在生你的气,一时半会儿过不去你和吴蔚的这个坎!”迟啸耸耸肩,一脸无奈地说。

    “那怎么办?他不让小红去做视角置换的话,我们是不是要去找其他橘色的猫来代替小红去做视角置换?反正目的是为了向凶手挑明我们已开始察觉他的橘猫操控能力,并不是为了查看小红的视角!”奥斯卡见景林不愿意配合我们的计划,着急上火地提出建议。

    “不行,若是随便找一只橘猫就可以的话,糊糊何必让我们找小红,它明知道景林可能会拒绝我们……”桐生否决了奥斯卡的建议,左思右想,“计划被打乱了,我们还是先去找糊糊问问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切勿妄自行动,破坏了它计划的节奏!”

    我同意桐生的看法,糊糊让我们找小红去做视角置换一定有它的理由。既然我们没能完成它的要求,就应该立马告诉它制定新的对策,而不是便宜做主地决定去做些什么自认为可以补救的事。

    我给吴蔚拨通电话,问他和糊糊现在在哪儿,并告诉他我们劝说景林让小红配合我们行动失败了。

    “我们在燕子早餐店吃东西呢……”糊糊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应该是吴蔚让它直接与我对话吧,“……小红不配合也不用着急,你们先去做事务所的任务吧,等晚上完事我们再说。”

    “我以为你们去做什么准备去了,没想到在逍遥自在地吃香的喝辣的……”我吐槽着。

    “当然是在做准备!赵燕可被这幕后主使坑惨了,本王正在拉拢她的战力呢!有事本王会联系你,你们先努力工作吧!”糊糊霸道地说完,吴蔚都没和我寒暄一句,便立马挂断了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