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七章 私人花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先冷静点。首发www.zhuishubang.com”

    等到慕辞的怒吼在空旷的空气中散去,容斯才淡淡的开口,他语气平淡,不夹杂情绪,也不恼火,就像是大人看小孩子发脾气,无比的平静。

    “冷静?好啊,那你滚。”

    “我又没有惹你。”

    可是郭思瑶,那毕竟是慕辞心里一道愧疚的过不去的坎。

    就如同当年叶秉礼迫害自己一样,完全信任自己的艺人,最终只能毁在自家经纪人的手里,就算慕辞没有选择像当初的叶秉礼一样消失,但他依然觉得愧疚。

    这是他经纪人生涯上,最大的污点。

    “你走吧,你走吧好不好,放过我。”

    本以为自己当了经纪人,就能不像叶秉礼那个人渣一样,本以为自己能保护所有艺人的周全,托举他们走向人生的巅峰,却不想。

    其实娱乐圈里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

    就算是慕辞想要保住郭思晗,可是那姑娘毕竟得罪的事千娱的高层,而她的性子又是那么的顽固不化。

    谁都救不了她。

    慕辞瘫软坐在地上,脱臼的胳膊垂在身旁,一跳一跳的传来疼痛感。

    “慕辞,听我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不犯错,就算是神也一样。”

    蹲在地上的男人就像是脆弱的孩子,他双手抱着自己的头,拼命地想要把那些人人后悔的记忆删除,可是却无济于事,他没法做到。

    经常会想到叶秉礼,想到还没有那件事的时候,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是多么的让人羡慕,他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自己。

    最后害了自己的,也是那个最信任的哥哥。

    慕辞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过不去的。”

    没有犹豫,容斯抱住了慕辞。

    他本就瘦,一连几天的难以入眠折磨的慕辞更是虚弱,这样的男人抱在容斯的怀里,就好像是一把骨头架子,风一吹就会散掉一样,让人心疼。

    “慕辞,真的没事的,你身边还有很多人,他们需要你,也关心你,平静下来,你现在的生活很好。”

    豪车别墅,前呼后拥,拥有着精明的头脑和巨大的权利,这样的生活在人类眼里,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过了许久,怀中的人才慢慢的安静下来,停止了颤抖。

    容斯松开手,坐到他的旁边,脱臼的胳膊由于处理的不及时,已经有些发红肿胀,容斯实在不忍再看下去。

    他一只手托住慕辞的胳膊,另一只手活动着他的手臂,忽然用力一推,咯吱一声响,关节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

    剧烈的疼痛让慕辞一个激灵,他咬着牙,一声闷哼从他的嘴里溢出。

    “谢谢。”

    “不客气。”

    这样的话,慕辞不会说第二遍。

    “我是说,谢谢你刚刚在我,嗯,就是在我不太正常的时候把我拉回来。”

    慕辞的脸烫烫的,这样的话说给一个男人听,实在是太过羞耻了。

    “奥,我知道啊,我也没说别的。”

    “你治好我的胳膊,是应该的,因为那就是你的责任。”

    “嗯。”

    容斯看着慕辞认真的掰清这些关系,忽然觉得这个人很有趣,他很想多了解了解这个深不见底的人,他想要挖空慕辞的心思,知道他的一切。

    这是个疯狂的想法。

    “郭思瑶我会去见。”

    半晌的沉默过后,慕辞突然吐出这样一句话。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当面才能解释的清楚,解铃还须系铃人,也许在这个时机见到郭思瑶,能真正的打开慕辞的心结吧。

    “那好,就明晚,她明天出院,我想她应该很愿意在出院的第一时间见到你。然后我必须得说,我只是传话的人,具体你们两个要在那见面,见面要聊点什么,我都不关心。”

    他撇的很干净,从慕辞看人的角度来说,这是聪明的。

    不多参与,让自己的身上更干净些,以后成名,能害自己的人就会少一些。

    “我知道了。”

    牡丹花用尽全身的力气散发出最后的青香,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凋零,原本一朵朵鲜红色的的花瓣颜色逐渐暗淡甚至是褪去,棕色的花瓣蔫蔫的。

    那抹最后的芳香也在一点点的消失,只剩下喷洒药水后,奇怪的腐蚀味道。

    “可怜了这些花了。”

    容斯看着这么多可爱的生命凋零,实在是于心不忍。

    “那两个人固然可恶,可这也是他们不够顽强,区区药剂就能要了它的命,脆弱的东西本来就难以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怎么能这么说。”

    因为慕辞也是这样,活在这个圈子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这样,一次次的被害,又爬起来,如果不能足够强大,那么就是死亡。

    慕辞喜欢牡丹,但不代表他只喜欢这一片的牡丹花,等到这些花完全死去,还会有崭新的更加富有活力的牡丹花,来填充这篇空白。

    “本就是这样。”

    他显得很淡然,对于这一切,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他简直再习惯不过了。

    可是容斯毕竟不一样。

    “那可不行,这样吧,我当你的花匠。”

    “不行。”

    “论起养花的本事,我敢说没人能比得过我。”

    这是当然了,他可是植物神,渺小的人类在认识并了解植物的道路上,任重而道远。

    慕辞有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由得怀疑,容斯是否还有隐瞒,打了点什么别的主意而自己没意识到。

    “你是华星现在最看好的艺人,我是千娱的头牌经纪人,你觉得你在我家打零工,别人会怎么想。”

    别人是会想这个容斯真是热爱植物,还是容斯想要抛弃华星投奔千娱呢?

    大部分是后者。

    “这件事情只要你不说,没人会知道,因为根本没有人来过你家,不是吗?”

    容斯说的没错,慕辞把这栋别墅当做自己最后的私人空间,一切娱乐圈里的人,无论是关系到什么地步,都不会邀请来到家中。

    除了千家的两兄弟。

    因为慕辞相信,自己和千家,本来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你也一样,我也不会同意你来我的地盘上胡闹。”

    慕辞脸上又一次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不是胡闹,种花,也不住在这,我可以每天早上五点来打理一次花园,天亮之后,你我各奔东西,该干嘛干嘛,互不相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