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萧厉翻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厉听见慕辞的名字,原先浑不在意的脸上变得有些期待,他静静地听着刘田跟自己经纪人的谈话,觉得自己此次不虚此行。免-费-首-发→【追】【书】【帮】可是萧厉听见刘田的话后眉头渐渐地蹙了起来。

    “就说是慕辞,要不是他跟我们老总的关系好,他能发展到现在样子?他仗着千总在公司里是各种抢夺资源,只要是他看上眼的,都要抢过去,我就被他抢过不少资源,要不然我哪里是现在的样子!”刘田言语中满是对慕辞的不满。

    他看着桌上的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他说话,不禁有些得意,继续说道:“程雯能发展的这么好,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事,就前一段时间郭思瑶的事情,谁知道真假?反正郭思瑶现在进了监狱,名声也臭了,只能随慕辞诋毁了。”

    刘田一脸知道里面秘辛的样子,在那里口若悬河:“圈子里的那些事情谁不知道啊,当年郭思瑶的事情在千娱传的沸沸扬扬,可是后来呢,慕辞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是郭思瑶被雪藏,里面要是没有什么我是不信的。”

    说完刘田的脸上挂上了暧昧的笑容:“现在男人跟男人之间也不是什么大事,慕辞为了手底下的艺人也是付出很大啊!”

    萧厉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唰地一下子站起来怒喝道:“够了!我原先看你是千娱的人,一直对你有所忍让,谁知道你竟然这么恬不知耻!我看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你用的比较多吧!”萧厉轻蔑地看了谢雨一眼,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谢雨的脸色霎时变得雪白。刘田还在抒发着自己对慕辞的不满,他忘记了此时的目的,嚷嚷着:“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你这种人还想跟我合作,做梦!就算是千誉又怎么样,我只要不想谁都不能逼我低头!这顿饭就到这里了,希望再也不要见到你们!”萧厉说完便大步走了出去,刘田看着萧厉怒气腾腾的背影,意识有些清醒,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把事情搞砸了。

    萧厉的经纪人看见他走后,连忙起身跟上。既然萧厉对刘田不屑一顾,那他也不用摆出什么好脸色了,他今晚已经听够刘田的讲话了。

    萧厉回到车上,闭着眼睛靠在了座椅上。他轻轻地揉着自己的额头,眉心中满是疲惫。他想起了自己与慕辞第一次相见的时候。

    那时候慕辞还是一名演员,红极一时。只要是关于他的新闻关注度都会居高不下。自己只是一个怀揣着音乐梦想一头闯进娱乐圈的愣头青。

    原本他以为只要有才华就会有人赏识,可是现实狠狠地给他上了一课。他把自己的作品投给音乐公司,满怀期待地等着,可是毫无音讯。他不知道,自己精心谱写的曲子,正跟千千万万的曲子躺在邮箱里,根本没有人去打开它们。

    他身上的钱渐渐花完了,可是自己投出的一份份曲谱却石沉大海,没有音讯。他没有钱租房子,只能在带着自己的乐器流浪在天桥底下。他在街头卖唱,可是行色匆匆的人们哪里会为他驻足?只是勉强往他的盒子扔几块钱而已。他想要的,仅仅是一个倾听者。

    渐渐漫长的等待让他失望了,他决定放手一搏。他用了身上全部的钱得到了著名音乐公司总监的行踪,打扮成侍者想要接近他,让他看看自己的曲子,哪怕是一眼就好,他只想得到一个答案。

    可是现实无情地给他了一巴掌。当他满怀期待地拦住了那个总监,颤抖地把自己的曲谱递上去的时候,却被那人拉住了手。

    那人说什么来着,虽然时间有些久远,但是这些事情萧厉都历历在目。那人说只要自己喝酒,他就会看自己的曲子。自己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后,那张色眯眯的脸却不断地靠近自己:“只要你肯陪我,我就把你包装成有歌星。天赋在圈子算什么?什么都不算!”

    当时他的阅历太浅,并不知道自己喝的酒中加了料,只感觉头越来越晕。那人扶着自己往楼上的房间走去,他多想有人来救他啊!期间有无数的人跟那人打着招呼,没人发现自己的不对劲,或者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自己。

    朦朦胧胧中,他听见了一个清亮的声音。他汇聚起全身的力量想那人求助:“救我......”

    他不确定那人有没有听见,可是那个清亮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想到着这可能就是命运吧!

    谁知道那个清亮的声音又回来了,他勉强吧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眼前的人影摇摇晃晃。自己最终倒在了一个散发着清香的怀抱中,他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他在医院里醒来,知道自己得救了。床边坐了一个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的曲谱。听到动静,那人抬头,竟然是慕辞!

    萧厉笑了笑,自己当时的表情应该很傻吧。慕辞看到自己样子以为是昨晚受到了惊吓,耐心地安慰着自己,并让自己以后小心一点。

    他扬了扬手中的曲谱问是不是自己写的,他当时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慕辞给了自己一个号码,告诉这个号码的主人最近要找人为电影写曲子,因为要求比较高吓跑了不少人,他可以去试试。

    他没有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机会就这样送到了自己眼前。

    后来,他去找了导演,经受住了考验,终于也让人明白了自己的才华。

    慕辞对他有知遇之恩,又救他于水火之中。虽然这可能是慕辞随手帮忙,他并没有记在心上,但是萧厉从来没有忘记。

    竟然有人在自己面前诋毁慕辞,萧厉想起刚才饭桌上的事情,原本柔和了一些的面庞重新变得阴沉。

    刘田看着空落落的包厢,酒一下子醒了过来。但是萧厉现在已经走了,他只好带着谢雨灰溜溜地走了。

    刘田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反而觉得萧厉有些不识好歹。谢雨失魂落魄地跟在刘田身后,刚才萧厉的话说的明明白白,自己这次根本没有机会跟他合作了。

    慕辞听说刘田回来了,而且脸色不是很好,心中明白刘田肯定没有跟萧厉谈拢。

    他轻声一笑,并不感觉意外。刘田着完全是自作自受,他难道就不打听一下,萧厉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带着某种暗示的酒局。不做好准备就贸然上前,刘田的失败显而易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