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二章 千峥算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容斯的新曲一经推出,便顺利登上各大音乐榜单榜首,各大品牌都相争要请容斯代言,所以成绩可想而知。★首发追书帮★

    千誉特意给他办了个庆功宴,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不喜这种场合的慕辞二话不说就推辞了邀请,还是当面直接冷言拒绝了自己!这惹得容斯气愤了好一阵。

    “哼,真是头倔驴!”容斯烦躁地揉了揉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掺和着一身酒气,好似撩拨的动作格外的吸引人。

    “容先生,怎么一个人在这?”

    一个样貌不过三十五的男人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向容斯走来。

    夜太黑,微醺的容斯僵硬地偏过头,望不清男人眼中的揶揄,他闻到男人身上的香水味,不禁皱起了眉,而男人周身迫人的寒气,不禁让他有防范之心。

    男人见容斯没有回应,便立马笑着凑上前:“别紧张,我是你的歌迷,你新专辑我都有买哦。”

    大厅里人多眼杂,容斯有些困乏。他本就想着出来吹吹风去去酒气,可偏偏还是有人来打扰自己。他倚着栏杆没什么兴致,只淡淡回了句:“嗯,谢谢支持。”

    “这里太冷了,我们进去吧。”男人毫无预兆向容斯伸出了手,刚要触碰却被容斯瞥过的一眼吓得退却,他顿了顿,但脸上的笑意更浓:“要是吹坏了你这副好嗓子,我可要心疼了。”

    明明二人碰面到交谈,只有短短几十秒,可这个自称是自己歌迷的男人对自己格外的热忱,说话的语气也......怪怪的。

    容斯刚想委婉地拒绝了男人的请求,就见千峥慌慌忙忙地跑来,依旧是不友善的语气:“我哥找你。”

    “我这就去。”刚走两步,容斯想到自己直接这么忽略了身后的人,觉得有些不太妥当的他回过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容斯的会心一笑,激得男人颅内一阵高潮。他一直注视着容斯离开的方向,眼底的欲望毫不掩饰倾泻而出,粗糙的手毫不避讳地在大腿上不停抓挠,似乎想要片刻的纾解。

    一旁的千峥见那个愣了神的男人,他自己也没多在意。正当他跨出一步时,脑子里迅速闪过一个念头,瞬间令他倍感畅快。

    千峥收敛起狡黠的笑,向眼前的男人伸出手:“你好,认识一下,我是千娱的总裁,也是容斯的老板。”

    结尾刻意加重的音节,让本还不明所以的男人立马通透:“幸会,幸会,贵公司人才辈出啊,尤其是这位容先生,值得欣赏。”

    两人心照不宣地互相笑了笑,阴谋在夜色浓稠的黑夜中隐隐发酵,紧紧握住的两只手便是二人想法契合的证明。

    千誉带着容斯见了不少业内人士,又是喝酒又是陪笑的,真是费体力、耗精力,这下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慕辞对这种场合,如洪波猛水避之不及。

    容斯放松着笑僵了的脸,尽显疲态,一个不留神险些与前面的白墙来了个亲热。一旁的跟随着的工作人员被他吓得一抖,连忙搀着他到一边的沙发坐下。

    工作人员也是个刚过实习期的毕业大学生,第一次见容斯状态这么差,他不由得有点担心:“容哥,你这样可不行,我扶你去休息会吧。”

    “没事,你看我像那么娇弱的人吗?”

    “但也不能那自己身体开玩笑,慕哥见你这样又要怪我们没照顾好你。这是公司特意给你开的一间房,就在楼上,我扶你上去吧。”

    慕辞的名字又在耳边响起,他当时真想立马回嘴:“那他自己怎么不来,天天吩咐别人,哪里有点做经纪人的样子!”

    照着慕辞的立场,他并没有错。这样反倒显得自己无理取闹,容斯咧嘴笑了笑好像醉得不轻,他眯了眯眼才缓缓地回了句:“好吧。”

    就这样,容斯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扶起了他,虚软的身体离开了柔软的沙发,毫不反抗地靠在了他身上,隐隐约约的他仿佛闻到了似曾相识的味道,不好闻,很刺鼻。

    “嘀”的一声,门被打开。没走几步,容斯就被重重地摔到了床上,后脑勺被砸得硬生生的疼。

    容斯没想到这人下手这么没轻重,本就郁结的他当即就想起身怒瞪那人,可下一秒便有一副身躯毫不客气地压上了他。

    “真是忍得我好辛苦,这下你可跑不了了。”男人饥渴难耐连忙褪去了自身的衬衫,显露出精瘦的身躯,眼里的狂热难以抑制,好似一头发狂的野兽,下一刻便要将容斯撕扯开。

    容斯还有些迷糊,他推搡着身上的男人,试图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他,可偏偏这个动作惹得男人身下愈发膨胀。

    男人加快了动作,连忙起身褪下身上阻碍的衣物,“好了,马上就给你,别着急。”粘腻的语气令人作呕。

    当手触碰到容斯下身时,他如沉睡了多时的猛兽,骤然惊醒。

    他一个灵活起身,一脚把弯腰脱裤子的男人踩到了脚下,“砰”的一声,男人扭曲的脸庞便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看来脾气还不小嘛,以后跟我怎么样?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男人趁着空隙转过头,侧眼看向身上的容斯。

    他力气不小,发了狂般的趴在地上不停反抗,容斯愤怒不已,原来刚才来跟自己搭话时,就早有打算,见他还是那样执迷不悟,便不想跟他多费口舌,一掌下去便将人打晕。

    容斯走出房间,拿着手机给慕辞拨去了电话,走廊上空荡荡的没人经过,很明显是有人刻意而为之,将一层都清了个空。

    慕辞正在家给容斯之后的发展做着计划,最近他对容斯似乎越发上心,就连闲暇时间都是为了他在工作,慕辞揉了揉太阳穴,勾起嘴角浅笑着。

    铃声响起,慕辞被打断了思路。他望了眼是容斯,便立马接起,可不等他开口,就听见电话对面冷冷地说道:“我被人算计了,你过来庆功宴找我。”

    容斯的气息被手机话筒不断放大,一下一下击打着慕辞的耳膜。

    “别急,我马上去。”

    这句话像是给容斯打了剂强心剂,他本来波荡的心情瞬间平静如水。

    慕辞一路上联系着容斯身边的工作人员,从他们口中得知是千峥替他开的房间。霎时间,汗浸湿的手将手机狠拍在方向盘上,发出一阵刺耳的鸣笛声。

    叶柏川这个名字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恨意深刻又浓重。

    到了庆功宴现场,慕辞走上对怒视着千峥,手紧握成拳头,看似在狠狠隐忍着。

    千峥拿着酒杯与人交谈甚欢,他望向慕辞,满眼的欣喜:“慕哥,你怎么了?”

    慕辞心底的怒火被拔高到顶点,他指着千峥的鼻子怒吼着,情绪中多少都带着对八年前那件事难以消去的愤恨:“你好意思问我?你对容斯做了什么你心里有数!”

    千誉见状随即上前拦下,叫散了哄闹一堂的人。

    慕辞发红的双眼,震慑着千峥良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