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过去的事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夜间的风有些凉,微风拂动着外面的垂柳,在窗户上映出一道道晃动的痕迹。★首发追书帮★牡丹花仍然开得鲜艳,花园里康妈种上的其他的花也开得正好。

    此时的慕辞跟容斯是看不见的,但着妨碍不了花香顺着窗户的缝隙飘散进来。

    在这风拂柳动,花香暗浮的环境,最容易滋生的便是情思。屋内两人的谈话,却无关风花雪月,只有那些陈旧的往事。

    “我红的时候,剧本邀约就像雪花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不过那时候叶柏川对我的定位也不是仅仅满足于一个流量明星。”

    “叶柏川这人很有野心,能力手段在我之上。我能很快地适应经纪人的工作,靠得就是我从叶柏川身上学习的知识。”

    那些过去在容斯听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可是却都是慕辞亲身经历过的。

    “你会不会接的我太严格了?”慕辞看向容斯,容斯摇了摇头。

    “当时分配到我手下的有不少的人,我直接把一张训练清单发给了他们,当场就有几个人表示要退出。后来留下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个程雯。”

    “看着程雯柔柔弱弱的样子,我没想到她那么坚韧,一直把我的训练从头到脚完成了一遍。至于你,我只能说你很有天赋。”

    慕辞回想起自己当时对容斯的印象并不好,可是后来却渐渐改观了。他哂笑,自己当时竟然没有看清容斯的真面目,以为他是一个轻浮的花花公子。

    确定自己要带着容斯后,慕辞准备好好地为难一下他,最好让他知难而退,如果不成功还能威慑一下他。他慕辞手下的艺人,最重要的就是服从安排。

    容斯把自己安排的任务完成的很好,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也让慕辞对他日渐重视。在深入接触后,他不禁庆幸,幸好容斯来了千娱,不然那等他成长起来,华星的地位便可扶摇直上,到时候千娱的地位不保。他又有些懊恼华星竟然身怀至宝却不浑然不知,生生让美玉蒙尘。

    一个人想要在娱乐圈立住脚跟,首先要有一张讨喜的脸,其次要有运气,最后他还要有实力。那些只靠颜值红起来的人就像泡沫一样,转瞬即逝。所幸的是,容斯这三样都有。

    他先是结识了郑老师,得到了悉心的辅导。就来机缘巧合进了王石导演的剧组。那时候慕辞就清晰地明白,这个人的前途不可限量。跟萧厉合作又让他名声大噪。有一点让慕辞感到不满意的就是容斯的桃花运太旺。想起他跟徐颖的绯闻,慕辞不满地瞪了容斯一眼。

    容斯接收到慕辞的眼神,不过他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我当年的时候可没有你这好运,自己的角色必须得努力争取。还记得那时候我看上了一个唱京剧的角色,那个角色我非常喜欢,可是他们出的片酬并不高,导演还要求必须试镜。叶柏川怕我落选影响不好不想让我去,毕竟当时我的爆红让很多人红眼,他们就等着抓我的小辫子,好好地嘲讽我。”

    “我为了那个角色,专门跑到剧院拜访老师,起初的时候人家看我的年纪太大,并不想教我。我那时候天天很早起床,去剧院里打扫一遍卫生,帮着在后台整理衣服,看到人家下台了赶紧端茶倒水。”

    “不过我的付出就有回报,那时候一位有名的京剧大师让我演出结束后留下来。当时的心情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心脏压抑不住地砰砰砰直跳,我恨不得蹦起来。”

    “可是我的天赋并不是很好,大师也没有嫌弃我。我每天三四点钟爬起来吊嗓子,练基本功,晚上把学过的知识都在脑海里过一遍再睡觉。那词儿我现在还记得呢!”

    “这一封书信来得巧,天助黄忠成功劳,站立在营门传营号,大小儿郎听根苗......”慕辞咿咿呀呀地唱着京剧里面的选段,慢慢地回过头来。

    容斯这才发现,慕辞现在已经泪流满面。眼角的泪珠不住地流淌,可是慕辞的腔调仍然拿捏的很准。

    “这是《定军山》的选段,没想到我记得这么清楚。”停下后的慕辞声音有些哽咽,“我以为自己会当一辈子的演员,真的,以为会是一辈子,最后大概会成为一名老艺术家,还可以指点学生。”说着,慕辞有些泣不成声,他捂住脸,不想让容斯看到他现在狼狈的样子。

    容斯站起来走了过去将慕辞抱入自己怀中,轻声说道:“都过去了......”

    慕辞的呜咽溢了出来,他的眼泪浸湿了容斯的胸膛。容斯觉得慕辞的眼泪带着高温,一路燃烧到了他的心脏。他轻轻地拍打着慕辞脊背,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发出了一声叹息。

    容斯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早点出现在慕辞的身边。可他现在能做的,只是紧紧地抱住慕辞,给他一点安慰。

    “我是不是很差?还是我做的那里不够好?他们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改,我全都可以改,为什么他们要悄无声息地背叛我呢?哪怕是给我一个预兆也好啊!”慕辞还是有些不甘心,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酒劲又慢慢地涌上了头,慕辞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他笑了两声,小声地凑在容斯的耳边缓缓得说道:“其实我还很感谢千誉,真的。”

    “还好他把背叛我的事情瞒了这么多年,要是那时候我知道叶柏川跟他同时背叛了我,我肯定会受不了。”

    “说不定啊,我还会嗖地一下从楼顶上飞下来,摔个稀巴烂呢。”说着慕辞还伸手比划了一下,这让容斯有些胆战心惊,把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了。

    “你轻点,我都要被你闷死了!”慕辞从容斯的怀中挣脱出来,不满地噘着嘴,双眼瞪得溜圆。

    要是平时的话容斯可能会觉得慕辞的样子可爱极了。但现在,他的心中只剩下心疼。

    “那我搂得你轻一点。”容斯的声音有些发紧,他现在恨不得把慕辞融进自己骨血之中。

    慕辞认真地思考了一番,他的脸上还带着泪痕。“那好吧。”慕辞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你要轻一点。”说完慕辞把头重新靠在了容斯的怀里。容斯用胳膊轻轻地环抱住怀中的人,脸上的神色莫测,或喜或悲,让人捉摸不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