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引出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拉回思绪,慕辞望向正笑得谄媚的徐颖。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她身旁的男人长相锋利凛冽,仅是眉宇间就令人望闻生畏,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冷若冰霜的人,却对于凑上前敬酒的女人应付得实在得心应手,遇人便是三分的笑容,看着就令人作呕。

    “这位先生,是菜不对胃口嘛?”钱必安望着不自在的慕辞,放下从徐莹那接过的酒杯,收起了职业笑容面露出些微不满和不悦,“如果不合胃口,我叫人换掉就是。”

    钱必安向来喜欢大场面,待人也是大方不拘束,所以旁人对他阿谀奉承也是常有之事。但驰骋商界多年的他对于慕辞显露出那微乎其微的厌恶而感到不适。

    感受到了身侧人对那位钱总的刻意避之,容斯前倾着身子靠在慕辞耳边轻声问道:“不舒服吗?先回酒店休息下吧。”

    慕辞低头扣弄着干净的指甲,额前垂下的发丝遮挡住了大半张脸,阴暗的脸庞上是读不出的表情。容斯正要继续询问时,就听见身旁人喃喃若蚊的一句:“不用。”

    也不知道钱必安安的是什么心,望着慕辞那副倔强的神情总觉得眼熟,因对视而闪烁的目光激起了他的兴趣。

    野兽狩猎时总是很有耐心,钱必安拿起酒杯不失礼节地走上前,狡黠的目光紧盯着微微颤动身子的猎物:“慕先生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们大可换个地方,不必这么拘束。”

    “不......不用。”慕辞感受到身前人逼人的气场,不禁战栗。犹如八年前那晚,自己蜷缩在卫生间内,拼劲了全力才将那被情欲而染红双眼的男人推出门外,明明隔着一道门却依旧能感受到男人暴戾的气息。

    而如今那男人就站在自己眼前,岁月似乎对他极为客气,仅是眼尾多出的几道皱纹,都让其显得更加老练。仍旧精干的模样藏匿着的是肮脏的面孔,或许没有人比慕辞这个亲身经过的人更明白。

    “但慕先生这副模样让我很难办啊。”钱必安又凑上前一步,“说实在的,慕先生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说着,钱必安便不再拘谨,伏下身就想搭上慕辞颤抖的肩膀。

    “没......”慕辞极力泄出一声,却被那近在咫尺的、突然上手的男人吓着,音量瞬间大了不知多少倍,“有!”不等从口中喊出的一声消逝,紧接着就是刺耳的椅脚与地面摩擦的声响。

    酒杯中的酒因慕辞的动作,而悉数倾洒在了钱必安的高档西装上,他不恼反倒拿起纸巾慢慢擦拭,抬眼时戏谑的目光对上了慕辞极其愤恨的怒视。

    慕辞瞪大了双眼站起身,不知血丝是何时攀爬上他的双眼,愤怒和恐惧交迫在他的目光中,他怒视眼前的男人抑制住挥拳的冲动。

    饭桌上交谈声戛然而止,数双眼睛紧盯着二人,僵持之际,慕辞露出了败北的丑角式苦笑,最终撂下了一句:“我不太舒服。”后就匆匆离开。

    “诶!慕辞!”容斯想拦住慕辞,但已经晚了一步,丢下一句:“我去看看。”后也匆忙跑出了包厢。

    “呵,这可倒好,一下子吓走了两个。”钱必安站在原地斜睨着门口,用着阴阳怪气的腔调继续道:“你们千娱的人都这副德行吗?随便的一个饭局都能搞得吃牢饭一样。”旋即灌下了一口酒。

    徐颖撑起身子,抽了几张纸巾便凑上前给钱必安一点点擦拭,期间还不忘说道:“钱总别介意,那慕辞以前是艺人,有点傲气也正常,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

    闻言,钱必安倒像是受到了点拨一般,霎时眼睛一亮,收回了望向门口的局促的眼神问道:“艺人?多早之前的事?”

    “他有什么好聊的?只是个被封杀的过气艺人,在家没事做就出来做经纪人了。”徐颖刻意将话题引向这,顿了顿继续道:“不过,至于为什么被封杀,其中的缘由钱总可能很感兴趣。”

    “哦?”钱必安看着徐颖意味深长的笑容,红唇似有似无地张合着,他揶揄着不禁挑眉:“说来听听。”

    徐颖转头警惕地看着站在身后的秘书,迟迟没有开口。钱必安见她有顾忌便叫秘书去外面候着。

    “现在可以说了吧?”

    “当然,毕竟这种事少一人知道比较好,钱总还是懂的。”

    “嗯,那慕辞什么情况?”

    “那还是八年前......”徐颖特意拉长了尾音,想看看钱必安的反应,可她高估了钱必安的记忆力,如此大亨怎么会对八年前一个刚刚出道,只有些许热度的无名小卒牵肠挂肚。

    徐颖无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演了部片子有点小名气,结果他可倒好,自己去攀了个有钱公子哥,最后曝光的时候还死不承认。”她刻意说得深沉:“所以不当艺人也只是无措之举。”

    经徐颖一番说明,钱必安算是拾回了丢失多年的记忆,抓着徐颖就问到:“是不是叫‘黎明前夕’?他是不是演了部‘黎明前夕’?”

    “是吧,我记得是叫这名。”徐颖倒是装得极像,像是刚才回忆起来一般,“仗着自己那张脸,都不知道往多少人贴过。”

    钱必安不理会徐颖讽刺的话语,八年前的记忆被唤醒,他顿时觉得极其新鲜。他是被慕辞在“黎明前夕”中的表现所吸引,所以对这部片子印象极深。就刚才望着慕辞那眼神时,他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知晓真相后才想起自己跟他渊源不浅。

    八年前,眼见到嘴的肥肉就这样跑了,他自然是气不过。酒桌上扬言就要封杀他,但这一句醉酒时的气话可让他后悔莫及。自从慕辞因染上丑闻后,就没再出现在大众视野。他对此也渐渐淡忘,最后也收回了心思。

    “慕辞,这次你逃不了了。”钱必安眯起眼喝下口烈酒,透过眼眸望不清本质。

    街道上,慕辞跌跌撞撞冲出酒店后,呼吸急促地随意找了个墙角靠坐下,他胸膛起伏得厉害,哽在喉管的那口气让他几近窒息。

    容斯追了出来,转了几圈才找到角落里的慕辞。望着慕辞,容斯顿时说不出话,他本来有满肚子的话想问,但真当他寻见慕辞时却狠不下心揭开伤疤。

    看着蹲在角落因呕吐而脸一阵红一阵青的慕辞,容斯站在原地像个哑巴,一句话也说不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