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事发地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辞看着容斯的背影飞快地掠过,他连忙跟上。http://www.59898.com/不过皮鞋的哒哒的声音在黑暗中尤为明显,这让慕辞有些迟疑。不过这时候电梯的门突然开了,为了防止被容斯发现,慕辞咬咬牙,转身上了电梯。

    电梯一直到达了底下停车场,慕辞开着车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静静地等待着容斯的身影出现。

    没过多久,乔装打扮过后的容斯神色匆匆地从千娱大厦中出来,慕辞驱车悄悄跟上。此时慕辞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容斯到底有什么事情,并没有发现容斯的速度比一般人快了不少。

    突然间,容斯的速度慢了下来。慕辞看着一身黑衣的容斯四处打量着,他的目光偏向了一个地方,快步拐了过去。

    看样子那个地方是一个酒店,容斯来这里干什么?慕辞找地方停下车,顺着容斯的轨迹走了过去。可是越是接近容斯到达的地方,慕辞就越觉得周围的环境熟悉。直到慕辞看见那硕大的招牌,他才明白自己的熟悉感为何而来。

    慕辞抬头看到鑫悦大酒店几个字在黑夜中发着刺眼的光芒,大脑一片空白。他呆呆地站在那里,陷入了恍惚之中。这就是他当年出事的地方,那些痛苦的记忆又重新被翻了出来。

    他踉跄地后退了两步,差点撞上了身后驶来的汽车。刺耳的刹车声以及司机气急败坏的吼叫唤回了慕辞的心神,他连忙闪到了一旁。慕辞无比确定自己刚才并没有眼花,容斯确实拐了进来。酒店的附近并没有别的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容斯进了酒店。

    慕辞看着这个给他带来巨大阴影的酒店,抬起的脚步不禁迟疑了。说不定容斯没有进去,自己还是在外面等等吧,可是万一容斯进去了呢?他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慕辞越想越害怕,他此时已经惶恐不安。

    一边是自己手下的艺人,一边是自己人生中的不想碰触的痛楚,慕辞的目光中满是纠结。不管了!慕辞咬咬牙,抬起了脚大步向酒店走去。要是容斯出了事情,那么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容斯进了酒店后发现前台离着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大厅中间矗立的巨石也很好地遮挡了视线。他环视着一周,可是入目的皆是年份不长的花草。

    “啊,上神大人!您怎么来啦!”巨石底下的摇钱树激动地抖着自己叶片,兴奋地喊了出来。周围的植物也都被他的声音吸引,一时间这里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此时容斯心中焦急,直接问道:“你们知道这里谁的年龄比较大吗?我有事想要问一下。”

    “我来这里四年啦!”

    “大人问我,我来这里五年了!”

    容斯摇了摇头说道:“我需要找在这里住了八年以上的植物。”

    植物们唉声叹气,有些可惜自己这次不能帮什么忙。那可摇钱树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犹犹豫豫地说道:“好像那边的墙角有盆映山红,我来到酒店前,他就在那里了。”

    容斯听闻松了口气,他伸手摸了摸摇钱树的叶片,说了声谢谢。

    周围的植物羡慕地看着被上神大人摸过叶片的摇钱树,心中遗憾。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有想起来呢,要是自己说了,肯定也会得到上神大人的爱抚!

    摇钱树晕晕乎乎的,沉浸在自己被上神大人摸过的幸福之中。他察觉到伙伴对自己的羡慕,树枝挺得更直了,叶片也都亮油油地立着,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容斯来到墙角,找到了那株映山红,可是这盆花的状况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现在应该是映山红的花期,可是这么一大株植物上连一个花骨朵也没有。容斯翻了翻映山红茂盛的枝叶,他没有生病啊,为什么没有开花呢?

    “谁在打扰我睡觉?”一个恹恹的声音传进了容斯的耳朵。可当映山红探触到容斯的气息后,声音立马提高了八度。

    “上神大人!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我现在肯定还没醒,上神大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映山红嘟囔着,想再次沉睡。

    “别睡了,我有些事情问你。”容斯看着眼前的映山红无奈地说道。

    映山红听见容斯的声音后叶片全部立了起来,容斯似乎感觉到映山红正在打量着自己。

    “真的是您啊上神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这下子映山红彻底清醒了。

    “是这样的,我想打听一个人,他八年前来过这里,不知道你对那么久的事情还有没有印象。”

    “大人您放心,以前发生的事情我不敢说全都记住了,但最起码记住了七七八八。”映山红摇着自己叶片信誓旦旦道。

    容斯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慕辞八年前的照片,递到映山红的面前。映山红的叶片往前探着,就差没贴上手机的屏幕。映山红仔细地辨认着手机中的照片,这个人自己很眼熟,可是一时间竟想不起来了。

    看着安静的映山红,容斯的心紧紧地提着,终于他听到了映山红的一声惊叹,喊出了慕辞的名字。

    “这个人我知道,以前他可火了,我旁边的小花们都很喜欢他,有一次他还从我的身边擦过呢!”映山红有些骄傲地说道,那时候小花们都恨不得跟把花盆弄倒,好摔在慕辞的脚下,可是自己轻而易举地就跟慕辞有了亲密接触。

    容斯看他想起来了,便着急地询问着当年的事情。“就是慕辞差不多最后出现在酒店的那一次,来的时候很可能意识不太清醒,走的时候很狼狈,有可能还衣衫不整。那次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慕辞的一举一动我都记得!”映山红的叶片沙沙地抖着,“慕辞跑出去的时候还差点摔倒了!肯定是有人想陷害慕辞!”

    慕辞在酒店的大厅里搜寻着容斯的身形,他并没有发现角落里的容斯。难道容斯上了楼?慕辞皱着眉毛向电梯走去,他猛然间发现了角落里有个熟悉的身影。他迅速地闪到了立柱的后面,探出头想看看容斯到底在搞什么鬼。

    慕辞离得容斯有些远,只能判定他在跟角落里的一株植物说着话,并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难道容斯拒绝自己就是因为他要来这里?而且只是跟植物说话?慕辞疑惑极了,容斯他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