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八章 躲过劫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给两人过多时间宣泄情绪,赶来的警察立马着手收拾着现场。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身着警服的男人例行公事,大致了解了情况后,“砰”的一声脆响,合上了笔记本微笑着交代道:“容先生,到时候我们会有人联系您,剩下的事交给我们就好。”

    容斯拍着身旁的慕辞的背,手上是轻轻的动作,脸上依旧面不改色。他对着警官微微颔首,并无多言。

    众目昭彰之下,似乎太过亲密。

    两只似有似无摩擦着的手,在指尖划过掌心时肩膀明显的一抖,因为心虚而抬头望着自己的眼神。随即其中一只大手握住了另一只,快速地收到了身后。

    即使是迅速的动作,观察力敏锐的警官也早就瞟见,只是这本就不是自己应该管辖的范围。警官并非不知道前身两人的身份,就因为身份的特殊性才应该多加注意。

    他斜乜着容斯身侧红着眼的,还有些神情恍惚的慕辞。随后他警醒似的轻咳了两声,凑上前好心地询问容斯身旁人的情况。

    “慕先生看起来有些累啊,用不用我让局里安排车送二位回去?”

    “不用,谢谢,公司已经给我们安排了车辆。”容斯说着低头望了眼手表,但因为天色已黑,路灯又未亮,他盯了好半天他才继续道:“应该马上到。”

    警官点了点头回身招呼着同事,让他们赶忙收拾着凌乱不堪的现场。慕辞抗拒地抬眼看着零碎在地面上的玻璃,只觉得现在心里如千万刀剜般疼。

    随着引擎声的渐远,已经被撞得破烂的车被拖走,再抬头看看才发觉天也全黑了。

    大抵是倒下的树枝牵扯到了路旁的电线,一条道上的路灯都没有亮起。灰暗的路中央,容斯几乎望不清慕辞的脸。

    低沉的氛围里慕辞粗重的呼吸让容斯心颤。没有多想,容斯牵着身旁颤抖不已的人来到临近的深巷中。

    短短的距离却被他走出了沉重深远的感觉,拉着身后人却没有真实感,只得一次又一次捏紧那依然闷出汗的,还在抖的手。

    脑子里闪过的只有慕辞那滴毫无预兆低落下的泪。

    当时的他凭着一己之力,艰难地钻出了那狭窄的座驾,再度呼吸道外界的空气时,抬头看见的便是心心念念的人。

    可眼前人的表情并非回忆中那般快乐,绝望和悲痛毫不掩饰地挂在那张昔日无可挑剔的面庞上。

    夕阳的余辉不偏不倚抚摸着怔怔站在面前的人的脸颊上,本是温柔的暖黄色光,却因时下的情形硬生生给换了个意味。

    本想装作一点事都没有,走上前给那人一人一个拥抱就好,可顺着渐去光影而留下的泪水冲击着容斯的心灵。

    容斯不敢直视,他狼狈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染上灰,勉强扯出个微笑张开手趔趄着走上前,没几秒便抱住了那具看似没有温度却格外炙热的身躯。

    重重撞在一起的身躯,谁也没有退让。从那之后慕辞再没有抬头,也没有说一句,只是抱着容斯一次又一次紧着停留在他腰间的手。

    容斯轻拍着那人的背,不停不断地安慰。就如同现在说的一般。

    “已经没事了。”

    轻巧的安慰攻破了隐忍了许久的慕辞的最后防线,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肆意地汹涌而出。

    没有‘因为阳光刺眼而流出泪水’这种谎话做幌子,慕辞埋头紧靠在容斯的肩旁,如孩子般不管不顾地哭闹着,说不尽的话语都化为了这一声又一声的哽咽。

    猛吸一口似乎还能嗅到空气中浓郁的悲凉,容斯一只手轻抚着慕辞起伏厉害的背,被调动情绪的他暗暗地抹去噙在眼眶里的泪水。

    良久,空气中的燥热都消去了大半,容斯见这抱着自己的人倔强的很,明明已经没有哭了却怎么样都推不开,想到事情还没解决才不得已开口:“慕辞,你就不怕被人拍到吗?”

    怀里的人闻言才慢慢抬头,可却一直躲避着容斯的视线,将头瞥向一边,誓死都不愿再看容斯一眼。

    容斯当然是不理解,他硬扳过慕辞的头,几次都不成功。

    “怎么了?”

    “没事。”

    “这么冷漠?”

    “回家。”

    脾气真怪,容斯瘪嘴暗暗吐槽着慕辞,但也乖巧地跟在他身后上了公司早早派来的车。

    一路上,慕辞都无言,视线大部分落在窗外,偶尔也飘忽到车内,但自始至终都没有望自己一眼。见慕辞冷眼看着窗外,容斯很不是滋味,突然觉得刚才那个哭着喊着撒泼的慕辞甚是可爱。

    这样可不行!一下车容斯就拦住了慕辞,刻意用霸道的语气道:“我现在好好站在你面前,为什么不看我?”

    “走开,别挡道。”

    “慕辞!你给我说清楚!”

    “好,说清楚!”

    慕辞一把将装着文件的包甩到了一旁的草丛中,几步走上便把惊慌错愕的容斯抵在墙角,因为刚才没有克制的哭泣,他的眼睛依然红肿得不像样。

    “你知不知道怎么开车?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说着,慕辞狠捶着墙壁发出阵阵闷响,挫败地低垂下头抵着容斯的肩头,嘴巴翕动着抑制不住低吟出声。

    “我知道。”容斯心疼地捧起慕辞的脸,“你看你眼睛都肿了,是因为这个才不让我看嘛?”

    慕辞极其不满意容斯的态度,到这个时候还开玩笑。他绷直了身子拍开容斯的手,蠕动着嘴道:“不知悔改。”

    “现在能听我说了吗?”容斯笑了笑,见身前人没有开口,便继续道:“这个事,我觉得是有人搞鬼,而且对象不是我而是你。”

    “我?”

    “好了,我说完了,回家吧。”

    “喂!你什么意思?!”

    容斯才不管慕辞的质问,说着就把慕辞的包捡起来,推搡着那个挣扎的人进了家门,最后还故作轻松的附送了一枚飞吻。

    而慕辞则是被容斯的举动搞得是云里雾里,对于容斯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也是半信半疑。可到底是不是玩笑话他暂时也不想深究,此时他无念无想地望着容斯渐远的背影,好像这样就很满足。

    揣着疑问,容斯重返了公司,因为这事折腾了许久一看时间已经是十点,所以公司里早就空无一人。

    随意找到了一片草地,容斯手指轻点了一下,旋即就唤醒了沉睡的树木。他伏下身询问了一番才知这是刘田搞的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