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莫名其妙的红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剪断刹车线的刘田有些惴惴不安,他焦急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就像无头苍蝇一般。★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可他一想到自己以前从慕辞那里得到的屈辱,心中就感到无比的畅快。他倒是看看以后慕辞还怎么嚣张,说不定他的下半生都要在医院度过了。

    刘田阴沉地笑着,要是慕辞出事后,自己肯定会去医院看他的。刘田的眼中满是快意,下手时的惶恐也逐渐被淹没。

    时间一点点流逝,刘田拿着车钥匙来到了停车场。他特意饶了一圈,看到慕辞的车已经被开走后,刘田嗤笑一声,得意地离开了停车场。

    等刘田回到家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他一整天都紧紧地绷着神经,所以刘田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可刘田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他梦见自己目睹了一场车祸,车子被挤压至变形,浓烟从车的内部冒出,里面的人挣扎着想要出来,可是嘭地一声,车子在大火中爆炸了。

    恍惚之间刘田仿佛看见了慕辞的脸在大火中扭曲着,他好像在车中朝着自己挥手,刘田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大火吞噬。

    汽车被烧得只剩骨架,刘田想向前查看,还没等他走到车前,眼前的场景却变换了。刘田看着自己坐在汽车的副驾驶上,车内明显弥漫着一股汽油的味道,窗户缝隙飘进的浓烟呛得他咳嗽不已。他转头一看,旁边坐的赫然是慕辞。汩汩的鲜血从慕辞的头上的窟窿中不断冒出,他好像是感应到了刘田的目光,回过头来向他呲牙一笑。

    慕辞的脸上开始往下剥落,被烧得焦黑的脸展现在了刘田的面前。刘田像是看见了恶鬼一般挣扎着想要下车,可车门就像是被焊死了,怎么也打不开。他眼睁睁地看着半人半鬼的慕辞开着冒着烟的破车撞上了旁边的大树,他只能在车撞上大树的那一刹那护住自己的头。

    一阵白光闪过,刘田看到的景象又变了,他现在已经不再车里了。刘田看着自己完好的躯体心中庆幸。可他低头一看却发现有些不对劲,自己的脚踝上被绑着明晃晃的镣铐,沉沉的镣铐在他走动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这分明就是囚服!

    刘田握住冰冷的栏杆用力地摇晃着,他大声呼喊,可着偌大的监狱里只有他的声音冲撞着墙壁,形成一道道回声。刘田筋疲力竭后瘫坐在地,他的嘴中仍不停地嘟囔着:“不会的,不会的,这都不是真的,钱必安会救我!”

    突然,墙缝裂开了几处,细小的藤蔓悄无声息地蔓延了过来,他们缠上了刘田的身体。刘田惊恐地看着自己身上缠绕的藤蔓,他的双手撕扯着藤蔓,可是藤蔓却越缠越紧。脖颈间的藤蔓猛地收紧,刘田被勒的双眼突出,他的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声响。

    刘田的意识逐渐涣散,他仿佛听见了诡异的藤蔓发出了尖利的笑声。就在他以为自己会窒息而亡的时候,刘田眼前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入目是熟悉的吊灯,他这是醒了?刘田猛地一下子坐起来,他的手在身上胡乱地摸索着,温热的,刚才都是做梦!刘田面上狂喜,他仰头大笑,可脖子上却传来一阵刺痛。

    他咽了口唾沫,双腿颤颤巍巍地来到了镜子前,脖子上的一道道红痕吓得他瘫倒在地。

    因为昨天容斯出车祸的事情,慕辞根本没怎么睡着。他一大早来到公司,想要调查一下这件事情是谁干的。容斯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刘田动手这件事告诉慕辞。虽然自己昨天晚上出手小小地教训了刘田一下,可在容斯看来这远远不够。

    万一昨天开车的不是自己,而是慕辞的话,那么慕辞能够像自己一样全身而退吗?一想到慕辞浑身血泊地躺在那里,容斯身上就阵阵发冷。他直接走到慕辞的办公室,把刘田对着车子动手脚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我没有直接证据,但我知道就是他做的。”容斯闷闷地说道,公司的监控他没有办法拿到,而且慕辞停车的地方正好是监控的死角。

    “我相信你。”慕辞拍了拍容斯的肩膀,认真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尽快解决的。”

    慕辞掐算着时间,他估计这千誉已经到了公司后便径直去了他的办公室。

    “怎么这么早就来找我?”千誉把脱下的西装挂起,有些好奇慕辞的来意。

    “刘田剪断了我车上的刹车线,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慕辞毫不客气地说道,他这次绝对不会再让千誉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他必须要一个结果。

    千誉的眉头蹙了起来,他走到办公桌后坐下,看着慕辞说道:“你要是有证据的话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没证据我要是把刘田怎么样恐怕不太好办。”

    慕辞看到千誉的作态,一颗心渐渐凉了。平心而论,要是出事的是千誉,那么自己会毫不犹豫地找伤害他的人拼命。千誉一次次地放过刘田,这已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了,只是他自己不愿去想而已。

    “我的车上有行车记录仪。”慕辞冷冷地说道,“就算是没有证据,那么刘田也必须得走,我们两个只能有一个在千娱,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说完慕辞便站起来走出了千誉的办公室,他再也不想看见千誉那熟悉的脸。

    千誉因慕辞的态度有些恼怒,明明自己才是千娱的董事长,可是自己好像总是矮慕辞一头似的。千誉拽了拽领带,拿起电话打给秘书。“喂,你通知一下刘田,让他收拾东西赶紧滚蛋!”

    刘田接到电话无异于晴天霹雳,他追问着秘书把自己辞退的原因,可是秘书只说这是千董吩咐的。刘田想去千誉的办公室问个清楚,却被人拦下。刘田的心沉到了谷底,看来千誉知道了自己在慕辞的车上动了手脚。刘田控制不住地回想起自己梦中可怖的场景,他不想被送进监狱!

    此时的刘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打电话给徐颖,想让她帮自己说几句话,可是徐颖根本不接他的电话。猛然间刘田翻到了自己发的短信,他捧着手机欣喜若狂,这个人肯定能就自己!自己还可以去找钱必安!这件事情是他唆使自己做的,现在他出事了,钱必安可不能袖手旁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