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 桌上的仙人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容斯怨念地看着慕辞慢悠悠地吃着肉饼,还跟着咽了一下口水。★首★发★追★书★帮★慕辞看到容斯的样子,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他揉了一下容斯的脑袋,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两人吃过饭后一起到了公司,刚走进公司的大门,容斯便接到了千誉的电话,说有事找他,让他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容斯与慕辞分开直接去了千誉的办公室,他有些好奇千誉找他有什么事情。

    容斯敲门进去后发现千誉正在处理着桌子上的文件,他看见容斯走进来后把眼睛从文件上挪到了容斯的身上。

    “容斯啊,最近的工作安排你觉得怎么样?”千誉靠在椅子上,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容斯问道。

    “还可以。”容斯的注意力被千誉桌子上的那盆仙人掌所吸引,这盆仙人掌常年在千誉的办公室,容斯敢肯定,他一定知道不少秘密,包括自己想知道的那些。

    千誉并没有发现容斯的漫不经心,他想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关于容斯工作的安排,心中有些不满。慕辞给他安排的工作着实太少了,广告没有两三个,有些广告商直接找到了他,还表示自己想要跟容斯合作。

    “我最近手上有几个广告,你看看怎么样?”千誉把手边的几个文件直接递给了他,“你想接哪些告诉我。”

    容斯接过文件,大体地翻看了一下,都是些不错的牌子。可是慕辞希望他不论在剧本方面还是广告方面,都保持高水准,所以容斯接的广告都是慕辞经过多次筛选的。不过现在他并不好直接拒绝千誉,于是容斯说道:“那这些文件我先拿回去看一下。”

    “好,挑选后你直接把结果告诉我。”千誉对容斯的识趣很满意。他看见容斯一直盯着自己的桌面,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我的桌子上有什么吗?”

    “千董,我看见您桌子上的仙人掌长得很精神啊!慕辞办公室的那盆仙人掌有些蔫蔫的,您这是怎么打理的?”容斯的目光一直紧紧地黏在那盆仙人掌上,千誉知道容斯喜欢植物,便直接说道:“你要是喜欢带走就好,这是秘书以前放在我这的。”

    “那就多谢千董割爱了。”容斯一把拿起桌上的仙人掌,跟千誉道别后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

    容斯拿着仙人掌,一时间思绪万千。以前叶柏川告诉他的话他将信将疑,如果不把事情差个水落石出,他的心中总是不安稳。

    叶柏川的话也有可能是故意挑拨,但是容斯的直觉告诉他,千誉在那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肯定不一般。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等他问过怀中的仙人掌,想必就会一清二楚。

    “仙人掌,你平时能听见千誉说的话吗?”容斯小声地问道。

    “上神大人!”仙人掌激动地说道,“前任主人的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您要是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仙人掌现在仍处在兴奋之中不能自拔,上神竟然亲自抱着他,这是何等的荣幸啊,而且现在上神好像成为了自己新的主人,就这件事,够仙人掌吹嘘好一阵子了。

    平时仙人掌待在千誉的办公室,那里只有他一株植物,他每天都看着千誉处理文件,根本没人跟他说话。现在终于有人跟他说话了,仙人掌那里还能按耐住自己呢?

    碍于上神大人的威严,仙人掌并没有喋喋不休,但他现在浑身散发着“快问我快问我”的气息,让容斯莞尔一笑。容斯本想摸一把仙人掌的叶片,但他看着仙人掌浑身的尖刺怎么也下不去手,他退而求其次,轻轻地弹了一下仙人掌的尖刺:“我问你什么你把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就好。”

    容斯拿着仙人掌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他把门关上后坐到了桌前。窗台上的花花草草看到了桌上的仙人掌,兴奋地跟他打着招呼,仙人掌就像是刚从笼子里放出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容斯摇摇头好笑的看着他们,出言打断了植物们的友好会晤:“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仙人掌,你们等会再说。”

    植物们听言乖乖地闭上了嘴,晃动的枝叶也纷纷地停下,生怕发出声音打扰到上神大人。

    “仙人掌,你回想一下,最近千誉有没有接到什么奇怪的电话?”容斯紧盯着仙人掌问道,“或者说他有没有提到一个叶柏川的人?”

    “叶柏川?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仙人掌努力地搜寻着记忆,他突然灵光一现,不久前前任主人还跟这人通过话呢!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容斯,容斯焦急地问着两人那天的谈话内容。

    “千誉说给也叶柏川钱,让他把当年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好像还提到了让叶柏川不要再找慕辞。”仙人掌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当时千誉的表情可难看了!”

    果然是这样。容斯瘫坐在椅子上,叶柏川没有骗他,千誉插手了当年的事情,搞不好还是主谋。这么多年慕辞就这样被千誉蒙在鼓里耍的团团转,不行,自己现在要去把这件事情告诉慕辞,他不能看着慕辞再不辞辛苦地为千誉卖命!

    容斯募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他推开慕辞办公室的门,慕辞不在。容斯的心就像被蚂蚁啃噬般的难受,慕辞今天并没有重要的行程,他现在应该还在公司里。容斯快步走在走廊上思索着慕辞现在究竟在哪里。

    慕辞从厕所中出来正看见容斯神情严肃地大步向这边走来,容斯不是去了千誉的办公室吗,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还没等慕辞问什么,容斯一把抓住了慕辞的手腕,闷闷地说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慕辞看着容斯的神情,便知道不是什么小事,他看着走廊上的监控,拉着容斯来到了一旁的楼梯间。

    容斯怔怔地看着慕辞,犹豫了一番还是把那件事情说了出来。“上次我去你出事的那家酒店,碰到了叶柏川。”慕辞听见熟悉的名字精神有些恍惚,前几天叶柏川还来找他借钱,不知道这几天为什么没了动静。

    “他告诉我,当年的那件事情,千誉也有参与。”容斯观察着慕辞的神色,看他镇定的样子继续往下说。

    “前几天千誉以给叶柏川一笔钱为由,让他把当年的事情烂在肚子里,不能透漏给你。”

    “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慕辞的神色淡淡,并没有因这见事情感到震惊。怪不得这几天叶柏川安静得很,原来是有人给了钱。

    “你知道?”容斯不敢置信地看着慕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从慕辞的口中得知这个答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