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六章 幽灵兰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日的晨报以及新闻头版都被钱必安所占领,但既然出了程雯那档子事而且还是他亲自唆使的,那这霸占着头条版面的新闻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恶人必有恶报,现在也终于让他尝尝恶果。

    钱必安旗下的食品产业被所谓的好心人举报,说其中掺有过量的添加剂,已经严重危害到了身体健康。新闻一出必然引来了大众喧哗和谴责,多数都在抵制钱必安最终所谓的健康食品。

    舆论让钱必安的公司负伤累累,一时间只得被迫接受警方的介入调查。

    “妈的!”钱必安红着眼歇斯底里地在办公室内怒吼,窗外的几只鸟却也因震耳欲聋的炸裂声而被吓跑。

    现在看来他已然是没有了往日那绅士的形象,红血丝毫不留情地攀上了眼球,地上是被砸得不成样的电脑。

    困顿的野兽终有一天也挣脱了枷锁,钱必安彻底红了眼,发狂似的找人发泄。强大出头鸟,那刘田自然是第一人。

    望着不断向地面砸去东西的钱必安,一旁的刘田瑟瑟发抖不敢抬眼,计划不太顺利却不知会给公司带来这么巨大的损失,这个慕辞着实是个狠人。

    “老......老板,这个慕辞也......”许是被钱必安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刘田也是神志不清的提起了钱必安此时最为厌烦的名字。

    抬手就朝着刘田扔去东西,“你他妈别给我提!”

    刘田立马一个躲闪,这才好好护住了自己顶着的这颗脑袋,连忙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钱董啊,这事急不得。”

    刘田想要支招,可钱必安已经听不去任何一句,让刘田滚出了办公室。

    昨晚,慕辞在得知这事跟刘田和钱必安两人都脱不了关系时,他气愤不已。但硬碰硬自然是行不通。

    好在之前就安排人去查了钱必安的公司,现在手上握有证据的他自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让他们吃一回瘪。而容斯自然也不会放过钱必安那个一而再再而三犯浑的人。

    钱必安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心绪不宁的他拒绝了一切人的来访,可气上了头的他居然忘记将手机关机。

    粗喘的声音中夹杂着一阵轻盈的铃声,低头看了眼发觉是不认识的号码,钱必安清了清嗓子,接起了电话却未出声。

    对面的人也不恼,没有简单的开场白,便自行开口说起了话:“我记得我警告过你,钱必安。”

    “容斯?”虽然声音很是冷淡,但却熟悉。

    “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这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对我身边的人下手,下次可不只是上次那么简单了。”

    不等钱必安骂回,容斯便立马挂断了电话。钱必安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立马按着屏幕准备回拨着电话,但打过去时他才听见手机里传来一阵冰冷的机械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为空号,请核对......

    空号?那刚才的电话是什么情况?回想着电话里的容斯的声音,钱必安不禁有些腿软,他撑扶住桌子才勉强站直腿,恐惧感在心底久久难以消去。

    完成任务的容斯心情还不错,刚准备收回手机却被一声铃声吓得一哆嗦,他低头查看发觉是白石溪发来的。对于他容斯不太喜欢,但看到短信内容时他却想不出拒绝的话。

    算算时间确实到了幽灵兰花的花期,果然园林大师邀请人的方式都与常人不同呢,容斯满怀期待地揉了揉耳垂,随意挑了件看着顺眼的衣服便出门赴约。

    场馆里各式的幽灵兰花争相开放,但被禁锢在花盆中的植物看上去并没有表面那般欢心,容斯趁着白石溪大师去上厕所的时间,立马询问这幽灵兰花们的情况。

    被唤醒的幽灵兰花极其萎靡,望见容斯也只是有气无力地打着招呼,容斯看着它们一个个没有朝气的模样极为心疼。

    “上神大人,您来看我们啦。”

    “嗯。”

    情绪低落的容斯一时不知该回什么话好,瞧着眼前都是自己的孩子,却受着非公平的待遇,被人类摆出来当作观赏品,彻彻底底失去了原本那片自由的天地。

    “上神大人你去过我们的故乡嘛。”幽灵兰花微微颤着枝叶,好似在怀念一般故意拖长了音。

    “没有。”容斯摇了摇头,这些幽灵兰花都是被采摘下来带到这不见天日的地方,短暂的花期无法享受那广阔的天空,只得被安排在这被人围护起来的牢笼里,静静等待着死亡。

    “我们好想回去看一眼啊......”

    幽灵兰花的尾音被淹没在一群涌进场馆内的人声里,容斯烦闷地偏过头,眉头老早便皱到了一块。迟来的白石溪望见他这副模样,忙不迭的走上前询问。

    “这些幽灵兰花如何?”他顺着容斯鄙夷的眼光望去,才发觉一群不知何时被放进来的粗鄙之人在一旁吵闹,他便立马转头笑道:“我们去那边坐坐。”

    说着,白石溪引着容斯到一旁休息室坐下,望着容斯的愁容便凑上前继续询问。容斯靠坐在藤椅上,不禁哀切,“这些花本不应该呆在此处的......您说是不是?”

    “这只是朋友从外地来顺便捎给我的,有多珍贵也谈不上。”白石溪却有些误解了容斯的意思,忙着解释。

    容斯像是被点中了什么穴一般突然坐直了身子,怔怔地望着对面的白石溪,“原本就是自由的生命,却活活在这被人观赏,生命就是生命,那里还分什么高低贵贱?”

    谈话声戛然而止,眼见刚才那群兴致冲冲的人已然摆着头离开,对面的白石溪端着茶碗抿了口,不着痕迹地暗暗说了句:不懂得欣赏的人。

    容斯没有回应,反倒是起身返回了刚才那处,慢慢踱步略过眼前一盆盆被钢丝禁锢住的生命,他不禁叹息。

    站在那盆似乎别具意义的幽灵兰花前,望着因自己到来而象征性颤抖的枝叶,容斯心底又说不出的苦涩感。

    白石溪没有打扰容斯,等到他回过神询问时,他才缓缓开口:“这是我那位去世的友人送来的,舍不得送走所以反正在这养着。”

    他低下头望着眼前的花,伸手摸了摸因风吹过而颤抖的枝叶,“人不见了,花留着也当是留个念想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