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章 临时出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千铮不愿去深究以前的事情,这么多年都是他哥在为他遮风挡雨,千铮有些内疚,但又觉得难堪。他总觉得哥哥跟慕辞之间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是他问哥哥的时候,他总是三缄其口,什么也不肯告诉自己。

    今天晚上钱必安的种种表现,处处透露着古怪,千铮原本以为他是因为跟慕哥有生意上的接触所以才频繁地提起慕哥,但是钱必安这人在提起慕哥的时候,明显透着一股恶意。

    不会是慕哥不小心得罪了这人吧?千铮躺再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看着外面清冷的月光,决定明天把这件事情告诉慕辞,好让他有些防备。毕竟哥哥在那人面前也表现的恭敬,那这人也不是慕哥能惹得起的。

    今天晚上千铮喝了不少酒,他最终还是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千铮来到公司,他在慕辞的办公室前徘徊着,有几次想要敲门,却不知为何垂下了手。

    慕辞从外面回来正好看见千铮一脸纠结地站在自己门口,他问道:“千铮,你在门口站着怎么不进去?”

    千铮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嗫嚅道:“慕哥,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慕辞拿着文件越过千铮打开了门,进去之后他一回头,发现千铮仍然呆立在门口。

    “你不进来?”

    “啊?噢,这就进来。”千铮回过神来一个箭步跨进了慕辞的办公室,慕辞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好,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准备听听千铮要跟他说什么。

    “昨天晚上我跟着我哥去见钱必安了,他在席间提起过你,然后他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我觉得他有些不怀好意。”千铮蹙着眉毛,并把钱必安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慕辞。

    说完之后千铮踟蹰了一下,继续说道:“慕哥,你是不是跟我哥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哥说八年前因为我的那件事情认识了钱必安......”

    “好了,千铮,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你好好跟你哥学习管理公司,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有些事情你哥不告诉你肯定是为了你好。”慕辞打断了千铮,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我这边还有些事情,我们改天在聊。”

    说完慕辞就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千铮只好跟慕辞告别,离开了办公室。

    随着办公室的门关闭,慕辞放下了文件。他摩挲着下巴,回想着千铮刚才的话。没想到这个钱必安竟然还阴魂不散,难道他从容斯那里吃的亏还不够?

    慕辞虽说没什么举动,但他还是把千铮的话记在了心上。最近他手头上的事情比较多,他一边忙着程雯的通告,一边又要忙容斯为大企业代言的事情。

    如果容斯能够成功为这个企业代言,那么容斯的身价肯定又会提升。要知道这家企业名下有无数的子公司,业务涉猎广泛,而且这个代言也是看在郑老师的面子才找上了他们,所以慕辞想要安排的尽善尽美。

    毕竟自从郑老师公开表示容斯是自己的学生后,容斯的一举一动很容易就跟郑老师牵扯,所以在处理容斯的问题上,慕辞只能更加的小心,生怕一不小心就堕了郑老师的威名。

    虽然代言的事情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是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企业那边要求来考察一下容斯,毕竟代言人的事情事关重要,一个不小心可能会为他们的企业带来不小的麻烦。

    商谈合同的那天,慕辞早早就来到了会场指挥着众人布置。虽然慕辞紧紧地盯着,但还是出了差错。慕辞看着助理一头大汗地跑了进来,就知道事情不好。

    助理脸色难看地说道:“慕哥,咱们预定的装饰用的花卉出了问题。他们说花卉运不来了。”

    慕辞的眉毛紧紧皱着,问道:“他们没有解释一下?”

    “没有。”助理摇摇头,“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慕辞拿出手机找到花卉负责人的号码拨了过去,可是没响两声电话就被挂断了。慕辞的脸色变得铁青,结合着今天发生的事,他可不认为那边的人是不小心挂断的,分明是花卉的负责人不想接自己的电话。

    “把你的手机拿来我用用。”慕辞拿过助理的电话继续拨打着那个号码,这次很快就接听了。

    “我是慕辞,你最好不要立马就挂上电话。”慕辞冷冷地说道,“今天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情怎么说李老板你那边也要给我一个交代吧!耽误了我的事情你就是把花圃卖了都赔不起。”

    “慕先生啊,不是我不想给你交代啊,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我这花突然出了问题,我要是把它们给你拉过去,那可真是丢了你的脸啊!”李老板在那边哭诉道,慕辞并不理会,直接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老板被噎了一下,照理说这时候慕辞应该很忙才对,他怎么还在这里跟自己扯皮,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必须说出个原委,不然慕辞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慕先生啊,我这花不知道上了什么病,一晚上叶子都发黄了,那些开着的花也恹恹的,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啊!”

    “那你给我另送一批花过来不就行了么?”慕辞沉声问道。

    “哎呀,反正你这买卖我不做了,剩下的花也都定出去了,慕先生你就别来为难我了!”说完,李老板就挂断了电话,慕辞拿着手机脸色阴沉地仿佛能滴出水来。

    “慕哥,现在怎么办啊?”助理记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刚才李老板的话他都听见了,现在离着企业那边的人过来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可是最重要的一环却掉了链子。

    “别急,你在这帮我盯着,花的事我来想办法。”慕辞拍了拍助理的肩膀,快步走了出去。

    或许是慕辞的形象有些深入人心,助理丝毫不怀疑他的手腕。他相信慕哥肯定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慕辞站在会场的外面一个接一个的拨打着电话,但是花卉的供应商一听地址,便纷纷变换了说辞,说什么也不往这边送。慕辞感觉自己的头阵阵发胀,他伸手捏着鼻梁,想着还有什么办法。

    容斯到处搜寻着慕辞,正好看见慕辞焦虑的样子。他已经从助理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他上前拍拍慕辞的肩膀,告诉他这件事情他来解决。

    “周大师,我是容斯。是这样的,我想能不能借您一些花卉啊,今天有个重要活动,我们的花卉合作方临时出了点差错,我就想问问您能不能帮忙。”

    “好的,肯定给您完好无损地送回去,您就放心吧。”容斯挂上电话回头跟慕辞说道,“好啦,事情解决了,不要再皱着眉头了。”

    慕辞看着逆光站着的容斯,心底涌出了一阵的感动,他舒展开眉毛,拉着容斯一起回到了会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