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四章 守护你的睡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边的容斯还在家里坐着,他今天回家是真的有事。免-费-首-发→【追】【书】【帮】容斯家的保安给他打了电话,跟他说家里有影子晃动,怕有什么异常。因为容斯有过吩咐,所以保安也不敢随便进容斯的家,就让容斯自己回来一趟看看情况。

    容斯本来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他家的安保条件还是可以的,大概不会有什么大事。他本是觉得没有必要回家弄得这么大费周折,但是又想起上次的私生饭事件,毕竟实在太疯狂,难以让人心安。

    虽然不太相信她们还会敢来第二次,然而他又想到,那些疯狂的粉丝,不在常人的思考范围之内,倒是还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来,所以容斯就不告而别,先回家一趟看看了。

    他先是谨慎地在家外面转了两圈,没发现什么异常,才进了屋子。自然也是没看见什么人,可他还是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转了两圈,什么也没发现,这才到了客厅。

    等到容斯走到客厅,家里的植物就欢快地挥着叶子,哗啦啦地扑了过来,容斯猝不及防被扑了一鼻子清新的草木香。

    他皱着眉头拨开植物们的叶子,语带笑意说:“好了好了,这么热情做什么啊。”

    绿萝止不住摇摆着自己的身子,连带着枝叶都跟着晃动,然后才问他去哪里了。毕竟容斯不告而别,一离开就是好几天,它们甚至都以为容斯出事了,还说它们都很担心他,都准备去找他了。

    容斯看了一眼植物,安抚地说道:“你们这一株两株的,都是植物。猫狗成精,好歹本体还是能移动的,不容易被察觉。换成你们,一盆盆本体都是不会移动的东西,都这样浩浩荡荡抖着叶子上街去,上头条都是小事,不得马上就被人给逮住了。还去找我?别是要我去救你们。”

    爬山虎不满地哗哗抖叶子表示反抗,示意上神大人多看看自己。屋里的采光不错,能看得见东西,就还没开灯。月光从外面照进来,把植物们的影子也照在了窗玻璃上,容斯看着植物晃动的影子,若有所思。

    他又在家里转了几圈,问它们:“最近家里有没有进来过什么人?”

    绿叶子又哗哗地抖,大家纷纷表示没有,只有它们自己,在家里转来转去可开心了,于是容斯就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保安看到的影子,就是植物枝叶晃动的影子。

    原来是一场乌龙,容斯松了一口气,好在没什么大事。私生饭的事情让他不由得敏感了许多,至今想起来还是难以接受。

    他环顾四周,看见清朗的月光照落在屋子的地板上,植物的影子也落在地上,倒是显得有几分意境。

    很自然地他就想到了慕辞,不由生出了回去的想法了。植物们看出他的离去之意,枝叶也跟着一下子蔫搭下来。容斯心里笑这些家伙可真是舍不得自己,但是面上却只当没看见。

    终究是不放心,担心再出现私生饭事件,容斯就交代植物说:“如果家里来人,你们就注意一下,不要轻易暴露,弄出一点响动,保证让人听到就行。要是真的有人行为太疯狂,那你们就自己定夺吧。”

    绿萝伸出枝条,构筑容斯的衣服,让对方不要走,留下来陪伴大家。

    不过容先生才不管它们想什么,他挑挑眉,并故意曲解它们的意思,说:“怎么了,这些事情不会太辛苦的,而且外面有保安,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放心吧,你们要好好看家,养植三年,用植一日。”

    花草们继续挽留,容斯就继续无视。不过到底是自己养的,容斯还算体贴地给植物们浇了个水,然后就整整衣领就走了。

    回家一趟,连灯都没开就匆匆走了,植物们也备受冷落,感到非常不满,在心里默默地控诉着自己的主人。

    被控诉的容斯打了一个喷嚏,他搓搓鼻子,知道是植物在骂自己,但是也没有一点愧疚,他只是想,这次回家对慕辞不告而别会不会不太好。

    家里的植物忍不住觉得自己上神大人:见色忘义。

    等到容斯吹着冷风回到慕辞家,才发现家里静悄悄的。灯还开着,但是很明显,康妈已经休息了,慕辞此时大概也是在房间里睡下了。

    他轻手轻脚地上楼,敲敲门,没有回应,紧接着他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没有上锁,慕辞给他留了门。

    容斯本想着就看看慕辞的睡颜,然后就去客房睡觉,不打扰慕辞。

    等到容斯进去,他就看见掉落在地上的书,书页都被压折了。他轻轻地捡起来,将书页压平,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借着暖黄色的壁灯,看向慕辞。

    慕辞睡得似乎是不太安稳,眉头紧紧地皱起来,看起来就是随时要醒过来的样子。不知道他每天哪里有那么多事,今天又遇上了什么,一副愁绪万千的样子。

    容斯无声地笑了,紧接着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紧皱的眉头,不知道是不是手的温度也传递了过去,慕辞的眉头也跟着慢慢舒缓下来。

    睡着的慕辞安安静静的,也是纯净无害的,不设防的。看着看着,就让容斯的心忽地软下来,轻轻地慢慢地落到了一个鹅绒垫子上,妥妥地放着,压着。

    但慕辞眉头还是皱着,依然是睡得不太安稳。容斯关了壁灯,可开关发出声音就让慕辞哼了一声。

    容斯本来是转身对着门外的,听见这一声,复又转身回来,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既然你睡不好,那我就来守护一下你的睡梦吧。容斯这样想到,给慕辞掖了掖被子。

    他在心里想到:慕辞,我可是经过你的允许,才在你的床上睡的,可不是擅作主张呐。

    房间里一下子就只剩下了两个人交错的呼吸声,还有时不时传过来的汽车鸣笛声。夜色很沉,也很美,被窝同时也很温暖。

    很快容斯就睡着了,慕辞在睡梦中尚能感受到容斯暖热的体温,而他的眉头,也在他没看见的时候,悄悄地舒展开来。月光照进来,连同窗外的树木枝叶一同照在房间的地板上,静谧而又美好。

    而此时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微声响,似乎在吟唱着睡眠曲,而在着睡梦中的人,大概都是甜蜜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