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章 慕辞的羞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不要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只不过是脱个戏服,又不是让你慷慨就义赴断头台。免-费-首-发→【追】【书】【帮】”容斯戏谑的说,嘴角弯起弧度,亮晶晶的眼睛在细细打量着慕辞。

    “你脸为什么这么红,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还有什么害羞的。”

    慕辞心中如有人擂鼓,咚咚咚的响声从胸腔里发出,震得喉咙发痒。这直接导致了他苍白的脸上染上了一点粉色,颇有少女含羞的滋味,半晌才从嘴中蹦出来几个字:“屋里暖气太热,难免会有些热。”

    “不得不说,这件衣服还真是繁琐,这也是我见过的最难脱的戏服了,可能是我阅历尚浅,见过了世面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容斯高抬着头,细长的眼睛却没有流露出一丝半缕不耐烦,细长的眼眸里含着笑意。

    小助理兢兢业业的给慕辞打着下手,话不多,任劳任怨的样子很让人喜欢。

    “是啊,现在的戏服不比以前,以前的时候没钱,拍了一点又去影楼里租,现在的戏服不但工艺好,钱也多了,所以戏服也有些还古了。”

    慕辞的脸靠在容斯白皙的脖颈,少年身上好闻的气息萦绕在慕辞的鼻尖,让人忍不住沉沦下去,理智时刻警醒着自己不要做出逾越的事情,不然到时候没法说收场,反倒是落个不是。

    “把头扬起来,这个扣子不好解开。”容斯听话的仰起头,下巴上短小的胡茬若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慕辞的手微凉,碰到了白皙的脖颈反倒有些灼热了。

    “幸好还有你们俩,小助理,下次可别让想偷懒的人骗了。这件戏服,向来都是一些有资历的助理脱的,这摆明了是让你在我面前出丑啊。”容斯瞥了小助理一眼,小助理面色通红,又有些失落。

    “不过你还是不错了的,能给慕辞打下手的人都不错。”容斯这次给足了面子,轻轻浅浅的语气,让小助理心里不是那么难过了。

    慕辞正在了纽扣作斗争,听到容斯在别人面前这么夸自己,轻微的偏过脸,咳嗽了两声,说:“新人嘛,谁不是从新人过来的,跟着王导演也好,可以学到一些好的东西,王导从来不会埋没人才。”

    “还没弄好么。”容斯大大方方的仰起头,声音有些力竭,“先让我低下头喘口气。”

    仰着头很是不舒服,慕辞的手指碰到了脖颈,有些微妙的情感。

    容斯的脸上坦坦荡荡,慕辞心中却有惊涛骇浪,表面山却是风平浪静,毫无波澜。

    “不行,我就要解开了。”慕辞说道。

    容斯比慕辞高了差不多五厘米,慕辞克制着自己的身体,不往容斯身上凑,倒是脸离容斯越来越近了。

    小助理看着两人,心中有些微妙的感觉,为啥感觉这两个人这么暧昧呢,自己被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甩了甩脑袋,把这种可怖的想法抛诸脑后。

    好不容易解开了戏服,容斯和慕辞还有小助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是这只是最外面的一件,去掉了纱,里面的更是繁琐,难脱的很。

    “终于脱掉一件了,现在感觉也不是那么沉重了。”容斯感激的看着慕辞一眼,如释重负,刚想坐下休息一会,又想到这些戏服很金贵,不能坐。

    于是动作做到一半,容斯又站了起来。

    小助理接过刚脱下来的戏服,认认真真的把它撑起来,放到了戏服架子上。

    容斯笑呵呵的说:“继续吧。”

    容斯一笑,像是一只飞鸟掠过清澈见底的湖面,让人的心里生出一丝的波澜。

    这还是慕辞第一次给男生脱衣服,有些仓皇失措,心绪纷扰。

    又看容斯坦坦荡荡的模样。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于是后来心思暂时也没有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了,通红脸颊悄悄的变回了苍白,撞击心弦的恶犬,消失的无隐无踪。

    褪去了一层又一层的戏服,慕辞累的够呛,口干舌燥的。

    助理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水,递给了两人,水还有些温热,看起来是已经烫好的了。

    “我在这一边也没能帮上什么忙,本来想买些饮料的,但是不健康,水是热的刚好喝,谢谢你们教了我这么多。”说完了助理给他们一鞠躬,“谢谢你们这么有耐心。”

    容斯笑意妍妍,颇有礼貌的说:“没呢,你帮了很大的忙。别行这么大礼,折煞我了。”晃了晃手中的水对小助理说,“水,谢啦!”

    小助理额心一下子就轻快了起来,总觉得娱乐圈明星都会对他们这些没地位的助理呼来喝去的,原来是没有遇见好的人。

    容斯脸上的妆还没有卸,口渴得紧,打开了水就往嘴里灌,喉结性感,细细密密的汗打湿了额角的鬓发,顺着完美的脸颊流下。

    慕辞深感若是看下去就要出丑了,于是转移目光,拧开水,只喝了一口就拧紧了盖子。

    卸妆的还是这一个小助理,背后带了一个卸妆的包。

    “现在古装卸妆很是麻烦,你慢慢来,我们不急。”容斯善解人意的说道。

    小助理把卸妆包放在了柜子上,面前有一面镜子和板凳。

    容斯只穿着一件纯白的里衣,坐在化妆镜面前,浓厚的妆容贴在脸上很不舒服。

    小助理小心翼翼的卸着妆,手还有些颤抖,拿出卸妆油,用棉签一点一点的清除不好卸妆的地方,古装的妆面厚,卸妆起来很麻烦。

    容斯微微皱了皱眉,脸微微抽搐。

    小助理心惊胆战的卸着妆,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把棉签戳到容斯的眼睛里,见到容斯微皱的眉头,由于卸妆太过紧张,拿着卸妆棉的手微微颤抖。

    “你这是第一次卸妆吧。”容斯问道。

    “是的,”小助理不分心的弄容斯的俊脸,卸妆棉上五彩缤纷,弄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弄好了额头的部分。

    容斯见着小助理实在紧张得很,出声安慰道:“你不要紧张,你一紧张反而会卸的更不好。”容斯知道助理是第一次给人卸妆,多了几分宽容,也不好说什么责备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