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四章 幻觉之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夜的容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坐起身来看着窗外的景色,半夜的天空依旧有暗淡的星光,城市也暗淡的不少,对面额写字楼里的灯还未完全关掉,窗帘半掩,有几个人在电脑前马不停蹄的奋斗。★首★发★追★书★帮★

    容斯一想到秦盼兮就气不打一处来,嘴上信誓旦旦的说他能处理好这件事,自己就能做到,已经有了方法,秦盼兮不听他的劝告,一意孤行,最终会付出代价的。

    并且阴差阳错的让慕辞往事重提,更是不可饶恕。

    到底该用什么法子惩罚秦盼兮他心中已经有数了,到了凌晨容斯昏昏沉沉的睡去,做了一个甜美的梦,梦中有山水,有树林,有飞鸟,有慕辞,春意盎然,恰是少年最好的模样。

    第一天,秦盼兮依旧在小助理们聚集的房间中妖言惑众,往别的明星身上泼脏水,更多对的是抹黑慕辞和容斯的关系。

    第二天,小助理们认真的听着,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怀疑,甚至有人说,早就感觉到了慕辞和容斯的关系不一般。

    到了第四天,秦盼兮拿程雯的话当做了耳旁风,要是这些话都受不了的话,怎么在这些小助理面前混的如鱼得水。

    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看起来眉清目秀,秦盼兮朝着小助理们,又把慕辞和容斯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翻新了一遍。

    “真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真是不知羞耻。”一个助理讥笑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本来那次容斯给我补习演技的时候,我发现了他的小秘密,他就不理我了。”秦盼兮运筹帷幄,将以前的事情也牵扯进来。

    “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还以为...”是你的错呢,一个小助理牙齿咬了一下舌头,末尾的怀疑还是没有说出,差一点就忤逆秦盼兮了。

    秦盼兮最近可是小助理众星捧月的红人,别人有一点不是就能被其他助理的唾沫星子淹没。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是以为被赶走的么,当然不是的,我只是觉得他们很脏,他们教会我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的,道不同不相与谋,是我看不起他们。”秦盼兮颇为不爽的喝茶水,润润嗓子,然后继续长篇大论剧组里的风流往事。

    剧组中最近的风气很不好,王导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了谣言,人心涣散是拍不好戏的,但是没找到这件事的源头,只好平日里留心着。

    容斯是植物之神,要想悄无声息的让秦盼兮受到惩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容斯坐在酒店外的花园中,一身黑衣,任凭是他亲妈都认不出他来。

    植物之神能和花草对话,容斯咳嗽了两声,听到了许许多多花草的声音。

    一朵正欲开放的迎春花,毕恭毕敬的说道:“参见植物之神。”

    “无需多礼。”容斯和迎春花神交,不用启齿,互相就能对话。

    “平生难得见植物神一次,今日见到果真是一表人才。”一颗还是光秃秃小树的植物娇羞的说道。

    “好了,别夸赞我了,你们生长起来也会惊艳人间,此次见你们,我是有要事相求。”容斯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然后收了笑容,严肃的说。

    “什么事?”迎春花首先问,不放过和植物神接触的每一个机会。

    旁边的小花小树都沉默不语,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光秃秃的,身上没有一片成熟的叶子和花,难免在植物神面前自卑,心中又想瞧瞧植物神,于是齐齐的听着植物神的声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见过了植物神,这个可以让他们吹一辈子。

    “我想找一种草,最好是无毒的,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草,你们可曾听说过?”容斯问道,心中忐忑,要是没有的话,这件事就很难办了。

    还好迎春花思索了一会,终于给容斯指了明路,她说:“在郊区有一种可以致人迷幻的花,没有副作用,形状像是一颗普通的野草,很少有人发现,但是对您来说,说不定能帮上大忙。”

    容斯听到迎春花这么说,心中的石头勉强落了地,道了声谢谢,便驱车往郊外赶。

    今天的容斯请了一天假,王导同意了,说可以让他散散心,最近的拍摄的影片中,容斯的镜头很少。

    到了郊外,凭着植物神的身份很快找到了致人迷幻的草,赶回去的时候,路上堵车,到了酒店已经是傍晚了。

    晚霞似火,静下心来看,觉得司空见惯的场景有时却是最美的。

    回到了酒店,已经是就餐的时间了,容斯没觉得饿,在走廊上于秦盼兮擦肩而过,容斯运用神力将药草融碎成粉末,小心的吹散药草,秦盼兮打了个喷嚏,将药草吸进去了一大半。

    这也是上神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容斯想,就等今晚的结果了。

    夜晚,秦盼兮躺在床上刷着手机,自己在微博上开了个小号,里面全都是剧组的谣言,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下面评论,微博的粉丝已经有一百个了,每条的评论下面,都有黑粉和粉丝的互撕大戏。

    秦盼兮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到了洗漱室洗了把脸,觉得鼻子不是很舒服,连打了几个喷嚏,洗了个澡,舒服躺在床上。

    她觉得自己已然是人生赢家了,跟她斗?什么大明星还不是被她捏在手心里。

    秦盼兮缩在暖和的被窝里,刷了一下微博,昏昏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的秦盼兮眉头紧锁,梦中的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身满脸过敏,痘如野草一般迅疾的生长,身上不停的掉下来黑的的液体,恶心的不成样子。

    不停的挠着,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她还看到了容斯冷漠的眼神,一声尖叫,猛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窗外的黑夜,才惊觉是一个梦。

    这个梦让她六神无主,即使是醒来,还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

    过了一会,只觉得脸颊上如在梦中个一般瘙痒,不可抑止的用手去抓脸,脸上的疼痛感和瘙痒让人恨不得把脸皮撕破。

    秦盼兮一想到容斯对她的警告,又想到今晚的事情,才知道容斯所言非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