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九十五章 植物之神的力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成明朗这几天接了新的案子,所以做笔录这件事先搁下了,慕辞总是惆怅的看着外面,在容斯进房间的时候,换做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慕辞心想,既然容斯还能相处一段时间,没有弃他而去,也算是仁义至尽,只是容斯息影的问题,慕辞想不清容斯为什么要息影,难道仅仅是为了休息?慕辞不相信,总觉得容斯在隐瞒着什么事情。免-费-首-发→【追】【书】【帮】

    容斯的告假结束了,慕辞过几天要做手术,容斯匆匆忙忙的回了剧组,做成了个拼命十三郎,短短几天的功夫,已经把几场比较重要的戏,完美的拍完了,王导喜形于色,对容斯的夸赞是赞不绝口。

    “你找到那人了?”王导不提名提姓,容斯心知肚明王导说的是谁,苦笑着说:“找到了。”

    “前几日看你低迷的很,现在恢复了,依旧是那个容光焕发的少年郎。”王导哈哈大笑,拍着容斯的肩膀,“如此便好。”

    “可是,我还要休几天假,他生病了,需要做手术。”容斯神色萎靡的说着,这萎靡转瞬即逝,道:“所以还希望王导能宽限几日。”

    王导听容斯这么说,凭着敏锐的直觉感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剧场人多口杂也不方便问,王导咳嗽了两声,故作严肃的说:“你觉得你这几天表现的好么,看你今日表现的不错,勉强准了你。”

    本来如临大敌的容斯听到王导的后面一句,会心一笑:“多谢王导。”

    容斯拍完了戏,驱车去了医院,才发现事情不妙,医院的门前乌泱泱的围了一大群记者,容斯带上墨镜,外面的保安也是很给力,把记者们拦在了门外,有的记者见缝插针的问保安:“是不是慕辞先生身受重伤在这里就诊?”

    保安们一句话也不说,撇过头去,直接无视记者的问话,记者的脸皮也不是盖的,继续咄咄逼人,手中的话筒直接往保安脸上怼。

    保安敢怒不敢言,要是一个不小心,这些小道记者不知道又改怎样抹黑医院了。

    记者们看到保安只守不攻的样子,从而更加过分,甚至有记者闯入了医院,被另外的保安拦下了。

    “你说这群记者也真是笨,穿上一些便装进来,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偏偏要硬闯,可能是脑子里缺根筋吧。”小于手中捧着一碗泡面在走廊上津津有味的吃着,看着被堵在门口的记者们,指点江山,别提多乐呵了。

    成明朗面无表情,看着门口往后倒车的容斯,说:“谁说不是呢,你说你头脑真么聪明怎么天天在局里就隐藏自己真正的实力呢。”

    “那是!”小于听到了尾句才明白成明朗在骂他,苦巴巴的皱起脸:“你就别取笑了我,本来来局里就是想大展拳脚,没想到变作了笼中的金丝雀。”

    成明朗挑了挑眉头,说:“求你别侮辱金丝雀了,顶多算是一个肥麻雀。”

    小于吸吸鼻子,心想,其实麻雀也挺好,那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呢。

    慕辞的手术很快就要排到了,外面已经传出来了慕辞出事的消息,所以记者才堵住了门,直到医院报了警,警察来出来,这些记者们才离得远了些。

    容斯把车停到了路边的停车场,进了超市买了点水果,正好碰见隔壁病房的人给家里人送饭,容斯和这些人交往的还不错,有时候会给隔壁的小孩子买点零食。拦着了车,说了两句,开面包车的人家很热情的把容斯请上车。

    容斯进了医院,那些记者并没有发现他,容斯把买了的水果给了小孩,小孩只要了容斯递给他的糖,说了一句谢谢就一溜烟的跑了。

    小于和成明朗还在病房外,慕辞已经能简单的说一些话,成明朗就是来找慕辞做笔录的,走廊上弥漫着一股方便面味,小于打了个饱嗝,容斯有点无语,现在的警察都是这么不修边幅的?

    “我准备还一家医院了,这家医院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好,引这么多人来不过是给这家医院打广告,我们准备换一个资质好的医生,一个保密工作强的医院。”容斯觉得这件事应该要告诉成明朗,其一因为成明朗是个警察,二来,成明朗是慕辞的救命恩人。

    “好,那今天我们就先走了,该做的笔录还有一点了,手术后见吧。”成明朗表示理解,最近春天局里的事情帖特别多,成明朗已经也不想在这里干耗着,于是拖着半睡不醒的小于回了警察局。

    容斯进了慕辞的病房,慕辞好像是累了,呼吸浅浅,面黄肌瘦的样子很是疲惫,容斯觉得自己能在这里看着慕辞睡觉的样子,心情变得安静,那些烦躁感暂时的藏起来。

    慕辞苏醒的时候,容斯简单的跟他商量了转院的事情,“现在外面已经围满了记者,要是不走,指不定这些记者会胡乱的报道,拿噱头。”

    慕辞点点头,答应了,他是在娱乐圈混了很久的人,明白娱乐新闻的重要性,要是媒体胡乱报道,吃瓜群众不明真相容易跟风,到时候掀起风浪来,他可真有点吃不消了。

    容斯已经联系好了一家保密工作做的好的医院,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医务们小心翼翼的把慕辞抬上车,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院门,那些记者们眼巴巴得瞅着医院,但是徒劳无获。

    这家医院的保密性很好,很多明星大亨都曾在这里就诊,容斯很放心。

    过了几日,慕辞就要做手术了,在上手术台的前一刻,容斯用植物之神的修复之力帮助慕辞修复了最终要的根基,因此很虚弱,面无血色。

    慕辞看到容斯面无血色的脸,轻声道:“你不要紧张,我会平安归来的。”

    容斯一笑:“好,我等你。”

    慕辞进了手术室,容斯在手术室外为慕辞祈祷。

    在容斯用植物之神的力量修复慕辞的时候,周边的植物都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从而导致医院的花花草草一夜之间,生长茂盛,开出繁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