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三章 成明朗的康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成明朗神清气爽的站在窗户前,春日烂漫,他身上的伤也好的八九不离十了,这伤恢复的速度令人费解,那日成明朗伤痕累累,满身狼狈,不过是短短的几天,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首发追书帮★

    今日的照样缓缓的升起,成明朗站在落地窗前孤寂的看着天际,阳光洒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他一身休闲装,还是容斯的衣服,成明朗和容斯身形差不多,只是成明朗比容斯稍微高一点,容斯在气质上略胜一筹。

    这里是慕辞的房子,容斯睡眼惺忪的打开卧室的们,进了客厅,一边揉着翘起来的头发,一边打开冰箱找了一瓶果汁还没热就喝了。

    “不错。”容斯对冰镇的果汁十分满意,长舒一口气,觉的神清气爽,如果不是有一个碍眼的家伙存在的话,今天的心情就是真的美丽了,看着正在窗前像个泥塑一样站着不动的成明朗,容斯的心情与于今天的太阳相反,很不明媚。

    容斯对那日慕辞带成明朗回家的事情依旧是耿耿于怀,他对成明朗带有敌意,就好像是慕辞带了一个分分钟觊觎容斯地位的大灰狼回家,容斯不得不防。

    成明朗不是没有感觉到容斯的敌意,他对这种敌意坐视不理,并在心底轻声嘲笑,容斯有些小题大做,成明朗觉得自己对容斯喜欢的慕辞只是朋友的感情,丝毫没有想把慕辞收入囊中的打算。

    可是容斯不是这么想,他觉得任何出现在慕辞身边的男人,都对慕辞有些说不清理还乱的感情,这种感情让他警铃大作,尤其是慕辞带回来的人,英雄救美总是一段佳话,甚至是美人以身相许的故事比比皆是。

    容斯看着成明朗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心中想着要是怎么说才能让成明赶快走,不要再来打扰他的慕辞的二人世界。

    饭桌上寂静无声,三个人叫了三分过桥米线,要是容斯让慕辞来吃,慕辞总以养生为由来拒绝各种加料的外卖,自从成明朗来了,成明朗吃外卖不说,连带着把慕辞给勾搭坏了,什么养生完全抛诸脑后。

    这让容斯很是挫败。

    容斯盯着只顾着埋头吃饭的成明朗,问道:“你的伤好了没有。”

    慕辞面无表情的盯着一心想赶成明朗走的容斯,淡淡的说:“要是伤好了,在这里继续待几天也可以的。”

    一时间餐桌上无声的血雨腥风,两人毫不让步,慕辞盯着容斯,容斯盯着成明朗,成明朗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抽纸擦擦嘴角的油腻,淡定的说:“今天就走吧,我还有任务没完成,况且我的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听到这话的容斯心中喜上眉梢,表面上还是一幅安心吃饭的表情,但是慕辞和成明朗还是能看出来容斯是喜滋滋的,只有容斯自己觉得自己的表情很是淡然。

    慕辞瞪了容斯一眼,表示不信,说:“你身上的伤可不是这几天就能养好的,你不要骗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在这里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成明朗淡淡的说:“就当是奇迹吧,要是不相信的话我,我大可以脱给你看。”

    容斯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对成明朗的提议很不赞成,让慕辞可能别人的裸体是不可能的事,天塌下来都不可能的事,容斯完全忘记了成明朗的身体慕辞是看过的,至少是在上药的时候。于是抹了一把嘴,大义凛然的说:“就让我来看吧。”

    慕辞轻笑出声:“一副赴死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成明朗简单的往上一撸袖子,上面的只有轻浅的疤痕,已经是完全康复了,慕辞看到成明朗恢复了也不好再说让成明朗留下来的话。

    “好吧,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的,我可以帮你,以后要注意,保重好自己的身体。”慕辞端坐在凳子上,轻轻的把筷子放下,信誓旦旦地说。

    容斯杨仰在椅子上,不耐烦的晃荡着两条长腿,容斯对于成明朗救了慕辞这件事还是很感激的,但是要是为了这件事丢了媳妇就是得不偿失了,于是停下了晃荡的腿,一脸认真,赶忙道:“我也会帮你的。”

    成明朗对于容斯这种不可多得的好意,表示惊讶,也没有说出什么,于是笑着说:“多谢了,我要是有事情。”嘴上真么说着,成明朗心中却是不愿意劳烦老百姓,虽然他面前这两位不是普通老百姓,但也是被他划在老百姓的范围内。

    毕竟他可是个警察,怎么会把老百姓卷入危险的纷争去。

    三个人吃好饭,成明朗收拾好东西要走了,容斯倚在门框上,嘴里叼着棒棒糖,吊儿郎当的看着成明朗,容斯心中欢呼雀跃,他的神之力没白费。

    容斯巴不得成明朗赶快离开。

    成明朗在门口磨磨蹭蹭的穿好鞋子,慕辞一脸担忧,容斯倒是一副赶快走不要打扰他和慕辞的二人世界,成明朗系鞋带,然后站起来拿好了自己的东西,轻快的很,一背上里面发出声响。

    “我给你里面带了一些得打损伤的药,我只希望不能用上。”慕辞收起担忧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说。

    “好,但愿不要用上。”成明朗回过去了一个笑,转了转脑袋吗,侧过脸看来慕辞一眼,说:“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容易就挂的。”

    成明朗这只单身狗潇洒的走了,容斯觉得成明朗挥一挥手,差不多要把慕辞的担忧带走了,在成明朗走后,容斯脸上的笑意全失,懒懒散散的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人一陷进去,说不出的舒适。

    慕辞有些责怪容斯对成明朗的态度,容斯冷笑一声:“对,就他受伤了,所以才能得到你的青睐,所以我自己一个人,就要孤孤单单的看着你们眉来眼去,你侬我侬么,还什么有什么事情就来找你,我就没听见过你对我说这句话。”

    慕辞知道容斯这是吃醋了,无奈的说:“是不是楼上的那家醋坛子洒了,我怎么闻到一股怪味。”

    容斯偏过脸不说话。

    “其实我对成明朗没有其他的感觉的。”慕辞叹气说道,“你不要不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