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九章 容斯逃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近天凉得快,注意保暖。”

    “哦,好。”

    结束拍摄后,慕辞先助理一步走上了前,替容斯裹上一层毛毯。再过几日便是立冬,虽说这依旧如春,可见容斯精神不佳,他十分担心。

    导演问容斯和慕辞要不要和大家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拍摄结束,慕辞觉得容斯好些时间没有在外面活动了,和导演一起吃个饭刷一下存在感也不错,便答应了下来。

    容斯卸妆出来,瞧见慕辞在等他,嘴角上这才挂起了笑容。

    慕辞原本还想问他与女模特之间是怎么回事,一见他的笑容自己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再后来导演叫他们抓紧时间到吃饭的餐厅去,赶时间慕辞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吃饭的时候,导演将年轻男人又给拉了过来,对容斯的外貌气质大夸特夸,并且对慕辞打包票:只要他们的广告放出去了,没有谁能不折服于容斯的魅力。

    慕辞给导演敬酒,脸上只有淡笑。

    导演大抵是看出了慕辞心中所想,他大手一挥说道:“我等一下回去就马上赶工,容斯拍的好,只要修一修小细节就可以把成片放出去了,到时候你就看着吧。”

    慕辞只当做是导演喝酒了再吹牛,可是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各个电视台影视屏幕都出台了容斯与女模特拍摄的品牌宣传片。一开始他还没有注意到,等到自己下去买早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led灯上容斯帅气的容颜之后这才惊觉,导演居然真的没有骗他!

    回到房间里,慕辞叫上容斯一起打开笔记本看剪裁过的宣传片,宣传片中郎才女貌,满满一屏幕的都是温情。慕辞又为容斯感到高兴,心中又有点吃味。

    一看到宣传片,他就会想起昨天女模特对容斯动手动脚,可是容斯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的画面。

    大概到了下午的时候,慕辞从导演那边要到了当地浏览宣传片的数据还有各大社交网站上对于宣传片中容斯的评价。

    都是好评,无一例外。

    长得好看的人,在哪里都是拥有优势的,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就像是现在,百分之四十的人在夸容斯的演技很不错,百分之三十的人在说这个宣传片很有feel,百分之二十七的人在黑容斯。

    而认为容斯长得好看的人占据了百分之八十!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不管是黑子还是容斯的粉丝,绝大多数人都承认容斯的容貌出众。

    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容斯,慕辞本想和容斯好好庆祝一下,可是容斯看了宣传片的成片之后却很不满意。是的,在外人看来这已经是差强人意了,可是在他看来,他昨天完全就不在状态,只做到了表面功夫。

    这是一次失败的工作。容斯在心中这这几天的繁忙下定义。

    慕辞认为他太过苛求自己了,同时他也察觉到了这几天容斯的心情似乎一直都停留在低谷状态。这样子不仅对容斯的工作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对容斯的身体也会造成负面的影响。慕辞左思右想,便想要与容斯好好谈谈。

    “你最近很不在状态。”慕辞开门见山。

    容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慕辞,微微张开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

    又不说话。慕辞仰起头叹了口气。他也知道今天的谈心出师未捷身先死了,与容斯说了自己出去走走后,慕辞便自己走了出去。

    外面的人成双成对,彼此聊天的姿态很是亲密。慕辞原本想着出来散心就先把容斯的事情放在一边,可是现在他脑子里又不断的冒出从前与容斯的相处来。

    他是个脾气不好的人,以前容斯与他一起,从来都是容斯在让着他迁就他。现在容斯心情不好,自己应当多多包容他安慰他帮助他恢复好心情才对。

    这么想着,慕辞就要回去。刚走没两步,他又想起了拍摄时容斯与女模特的亲密行为。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上不去又下不来,慕辞停住了脚步,却没能止住心中的醋意蔓延。

    容斯明明可以拒绝的,可是当着自己的面他却什么作为都没用,他这样子做,难道自己还要去哄着他吗?他当自己是什么人了,就那么笃定自己不会吃醋吗?

    在原地站了许久,最终慕辞还是妥协了。他压抑下心中的醋意回去找容斯。

    一打开门,就看到容斯站在门口,慕辞问道:“你是要出去?”问完之后,他发现容斯根本就没有换出去的衣服,脚上穿着的也是酒店里的拖鞋,根本就不是要出去的模样。如果不是要出去,那到门口来就是想要等自己了?这个猜测让慕辞的心情好了一点。

    他向容斯提议:“我们去植物展吧,就当是庆祝一下你这次宣传片获得了良好的响应。”

    容斯蹙着眉头明显有所顾虑,半晌后才勉强点了点头。

    为了保证安全,慕辞让容斯戴好帽子和口罩,一路上,容斯未让身旁的人察觉出丝毫异样。

    这次植物展是之前慕辞与年轻男人聊天的时候聊到的,听年轻男人说,这是当地最负盛名的植物展。在这里,人们将会展出各种各样的植物,是一个能够增长见识的好机会。

    慕辞之前就策划着要带容斯来了,只不过之前突发意外太多,还以为会错过,还好现在赶上了。

    容斯隔着玻璃打量着植物园里面的植物们,心中烦躁的情绪消失了许多,可匮乏和无力感并未有所缓解,沉重的双眼仿佛下一秒就会闭上。

    见容斯似乎提起了兴致,慕辞二话不说便拉着容斯进去。

    在进门右手边就是一片很大的椰子林,椰子林高高的,品种很多,慕辞与容斯去看描述的牌子,也认识了不少椰子种类。

    从椰子林里出来,慕辞能够感觉到容斯的心情明显在好转。他问容斯接下来想要去哪里,容斯强忍住睡衣迷迷糊糊地看着地图说道:“就......去附近的药用植物园吧。”

    点了点头,两人一同去药用植物园。一进去他们吓了一跳,药用植物园里有很多人,而且看相貌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有个莽撞的年轻人将容斯的墨镜给撞掉了,口罩也无意间被拉扯了一下。

    “是容斯!”容斯还没来得及遮住自己的样子,就听到了国人那惊喜的叫唤声。

    他连忙抬起头想要躲起来,可眼前已被乌压压一片给遮挡住,体力不支的他瞬时倒地,隐约间听见慕辞冲过人群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一时间,场面一度混乱。

    等到再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病房里空荡荡的。容斯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慢慢进入休眠期,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他会开始冷淡开始漠视,对一切都毫无兴趣甚至是遗忘掉......

    病床上的人攥起笔,颤抖着手在纸上写下:你会等我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