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章 清晨花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容斯去哪了?

    突发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而推掉了容斯所有行程的慕辞回到医院时,只在病房的床头上看见了一张纸条。看清楚上面的字后,慕辞的心中隐隐不安,冷汗直冒,攥紧纸条的手微微颤抖。

    就在这时,身侧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容斯的短信。

    “我回东郊了,不用找我。”

    慕辞看见短信后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他只以为容斯闹小脾气,而且他这段时间通告比较多,所以想自己单独待着休息一会。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慕辞追悔莫及。

    等到慕辞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几天过后了,他打电话给容斯,却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关机,根本打不通,他去东郊,可是房门紧锁,根本就打不开。

    联系不上容斯的慕辞心急了起来,他不断拨打着电话,联系着容斯认识的人,叼着烟含糊的口齿道出满是哀求的话,可是每挂断一次电话,慕辞的心就冷上一分。

    桌上的烟头已经漫过了烟灰缸,洒落在了茶几上。房间内烟雾缭绕,就像是着火了一般。可是房间中的人呢对这一切却熟视无睹,他两根手指夹着烟,双目怔怔地盯着自己的手机。

    容斯消失了,什么信息都没有留下。慕辞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之间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吗,为什么容斯消失的这么干净彻底?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已经连着一个星期见不到人影了。

    香烟的灰烬落在了慕辞的手指上,或许是被烫的疼了,他的手指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可是他的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了,屋内缭绕的烟雾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纷纷像外面挤去。开门的人正好迎面撞上了着烟雾,呛得一边咳嗽一边向后退去。

    程雯捂住口鼻低低地咳嗽着,她看见在烟雾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的慕辞,眼睛不禁有些酸涩。她快步走到窗边把窗帘拉起,并把窗户打开,然后轻手轻脚地把茶几上的烟头都收拢到了一起。

    慕辞像是没有注意到来人的似的,仍然没有任何动作。程雯看到慕辞现在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把烟灰缸放在了茶几上,弄出了一声巨响。

    “你怎么来了?”慕辞的涣散目光渐渐回拢,他看向程雯开口问道。

    程雯听着慕辞沙哑的嗓音眼眶募地红了,她仰起头,把眼中的泪意压下,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而来什么事情,但是慕哥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

    慕辞低头猛地吸了口烟,青色的烟雾在他的唇齿间缓缓流淌。“我没事,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我自己有数。”

    程雯知道慕辞的脾气,自己在这里也只是枉费口舌而已,“你好好照顾自己。”说完程雯便转身离开,她的泪珠再也掩不住,从眼角流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可是那人仍然没有消息。当初容斯留下的纸条被慕辞攥在手里,那张纸条已经皱皱巴巴,上面的字迹也被摩挲的有些不清。睡梦中的慕辞并不安稳,他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梦中的容斯松开了他的手,一点一点消失在了迷雾之中,任由他在后面哭喊,那人始终没有回头。

    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鸟喙不时啄在窗户上,发出当当的响声。原本就浅眠的慕辞悠悠转醒,他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着空无一人的身旁,嘲讽地咧了咧嘴角。

    掀开被子,像往常一样,慕辞慢慢地走下床洗漱,一切看上去与平时别无二致。

    洗漱完的慕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一片陌生,这人真的是自己吗?镜子中的人眼窝凹陷,脸上没有多少肉,所以颧骨显得特别高。整张脸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蜡黄,嘴唇也失去了往常的粉嫩。占据了大半张脸的胡子也乱七八糟,一看就没有被认真打理过。

    看见自己憔悴的样子,慕辞不为所动,他的脸上满是麻木。慕辞胎动脚步,缓缓地走了出去。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过房间了,慕辞走出别墅的门口,只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他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小花园,这里是容斯最喜欢的地方,很多花草树木都是他亲手种下的,可是现在,种下它们的人已经不见了。

    踩着地下的落叶,慕辞的目光掠过一棵棵植物,满目的萧瑟让慕辞的心情更加沉重。忽然,慕辞的眼睛猛然睁大,他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猛地往后退了两步。

    花园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幻觉吗?慕辞呆愣住了,花园中的容斯看到慕辞的样子,一滴泪水顺着他俊美无俦的脸悄然滑落。

    “我回来了。”容斯轻声说道,他慢慢地走向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周围随风摇曳的花草渲染着他隐动的情绪。

    “回来了?这是做梦吧?”慕辞反复咀嚼着这两句话,直到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慕辞的意识才渐渐回笼。手底的触感是温热的,难道这是真的?

    慕辞咬紧下唇狠狠地挣扎着,想要从容斯的怀中挣脱出来,眼泪汹涌如决堤的堤坝再阻挡不住,身前的人手臂越收越紧,根本就不给自己机会。

    “你个混蛋!难道我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慕辞咬牙切齿地嘶吼,长期未开口声音也变得沙哑。

    “对不起......”容斯在慕辞的耳边反复地说道,被熟悉的气息包围着,当下只想拥紧他的慕辞。

    原本枯萎的植物悄然发生着变化,只见原先已经凋落的花竟然重新绽放,光秃秃的树枝上也开始冒出了绿叶。

    看到眼前的这神奇的一幕,慕辞瞪大了双眼,难道这真是在做梦吗?

    沉浸在喜悦中的容斯并没有察觉到慕辞的变化,虽然这一个月自己过得无比艰辛,为了早日度过休眠期,他没日没夜不断地种植松树和腊梅,以汲取其中的汁液来缩短自己的嗜睡时间。

    喜悦过后容斯满是心疼,怀中的人明显瘦了很多,原本就纤细的腰身更加瘦弱,当他搂紧的时候,甚至感觉到了有骨头硌着自己。

    “你还会离开我吗?”慕辞侧头轻声问道。

    “永远不会。”

    听到答案后的慕辞轻轻地绽放了一个微笑,容斯俯身擒住了他的唇,两人就在这繁花绿叶中,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