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4打掉孩子,拿走好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卓英鸿的最后那句话带着可以商量的语气,这让楚文茜有点意外,又有些惊喜。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她想卓英鸿是已经没有办法了,所以只能找她和解了吗?

    她一想到是这种可能,整个人气色都好了起来。

    “你真的愿意娶我?”楚文茜问他。

    “你先喝了我们再说。”卓英鸿却看向床头上的那碗红枣银耳莲子羹,“你怀孕身体虚弱,这是补气血的,就算吃不下东西也要勉强自己喝点,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孩子考虑。”

    楚文茜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了红枣银耳莲子羹上,看着那莹润的银耳,还有有那红枣,特别诱人。

    可是她还是很犹豫,卓英鸿对她的的关心是真是假。

    自从他提出分手后他对她就很冷酷,可现在这么关心她真让她有些不适应,觉得不真实。

    楚文茜伸手过去,缓缓端起了那碗红枣银耳莲子羹,凑到了嘴边。

    她在喝之前抬眸看着卓英鸿:“英鸿,你是真的关心我还有我们的孩子吗?”

    “你不是说孩子是无辜的吗?”卓英鸿用她的话来说服她,“所以关心一下也很正常。”

    “我只希望你说到能做到。”楚文茜低垂下羽睫,正在喝汤。

    卓英鸿的那双眼睛也紧紧地盯着她,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薄唇勾起了一丝弧度。

    可就在这时楚文茜却把红枣银耳莲子羹“砰”地放在了桌上,然后她捂着嘴,急急下床,跑到了角落里的垃圾筒边连连作呕,很是难受的模样,可是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楚文茜这才渐渐止住这种反胃的感觉。

    卓英鸿没有动,只是坐在原位上,冷眼旁观,哪有一丝的关心,眼底甚至是阴冷的。

    楚文茜说道:“英鸿,帮我拿点纸巾。”

    卓英鸿才起身,扯了两张面纸递给她。

    楚文茜接过来,擦了擦嘴,有些不好意思:“胃里不舒服,怕是喝不了了。”

    卓英鸿却盯着她:“你是在害怕什么吗?”

    楚文茜一怔:“英鸿,你什么意思?我能害怕什么?我怕的就是你不接受这个孩子。”

    “楚文茜,我们就都别演戏了。”卓英鸿已经收起了那份耐心。

    “我们别演戏?”楚文茜冷冷一笑,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你关心我不过是做戏是吗?”

    “难道你为了嫁给我而做戏吗?”卓英鸿撕掉了刚才的关心之情,展现的都是冷酷,“楚文茜,我还是那句话,娶你,根本不可能。不要以为有我外公在,不在以为你赖在了郁家我就会屈服!我不会的!”

    楚文茜盯着他熟悉而又陌生的模样:“果然,你很会做戏,不过就是想骗我喝下那碗红枣银耳莲子羹!那碗羹里是不是放了什么东西?你是想伤害我的孩子吗?”

    “楚文茜,你这样做,不会得到什么。不大了我从郁家离开,发表声明和郁家没有关系。而这样不过是再回到曾经的我而已,我没有什么损失,倒是你未婚有孕,未婚生子,楚家的脸你丢不起!”卓英鸿也威胁着她,“楚总不会让你这么败坏楚家的名声。所以我们应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商量一下事情。”

    “如果你不娶我,那就没有商量的余地!”楚文茜语气决绝,不退让半步。

    “楚文茜,我们各退一步,你打掉这个孩子。我给你补偿,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只要我能做到。”卓英鸿劝着她,“你以后总要嫁人,总不能带着个孩子。谁也接受不了你,而且楚总那里你也不好交待。想想你们母女的地位现在应该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吧?你母亲小三上位,这便是报应来了。”

    楚文茜被卓英鸿的话戳痛:“卓英鸿,你竟然说出要我打掉这个孩子的话来!打掉自己的亲生骨肉!你的心好狠!”

    “如果刚才我对这碗红枣银耳莲子羹还存在疑虑的话,现在我已经十足的肯定你就是想伤害我的孩子!”楚文茜双手交叠护在小腹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卓英鸿却没有反驳,而是走到了床头,镇定地端起了那碗红枣银耳莲子羹,然后送到了嘴边喝起来。

    他喝的时候眼睛还一直盯着站在角落里的楚文茜,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一下。

    他很是豪爽地大口大口喝下去,接着便把碗重新放到了床头上:“很好喝。”

    他在用自己的实际行为来证明他并没有在羹里加料。

    “你不过是想毁灭证据。”楚文茜指责出来,“而且你又不是孕妇,这种药对你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还有一些残留液体,你可以送去做检查。”卓英鸿也懒得和她多解释,“楚文茜,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狠毒的事情来!反正我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你想好了可以和告诉我。希望你可以想通,接受我的意见。”

    总之,他不会娶她。

    楚文茜反而“呵呵”笑了起来:“卓英鸿,你不想娶我,也不过是为了她吧?你也不看看她已经嫁给你舅舅了,你怎么着要叫她一声舅妈吧?叫着自己的前任舅妈,这是一种什么感受?”

    “你想多了。”卓英鸿表现得很风轻云淡,“我回了郁家,想嫁给我的女人太多了,我没必要对曾经念念不忘。更没必须娶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会睁大眼睛好好挑一个老婆,但永远不可能是你!”

    卓英鸿说罢,便转身离开。

    楚文茜看着关闭的门扉,笑着笑着,又有泪水流淌下来,那份无言又无望的苦涩在她的心里无声的漫延,侵蚀着她那颗腐坏的心。

    她随后抬手赶紧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泪痕,一双眼睛越发得不甘起来:“卓英鸿,我绝对不会就这么认输的!”

    卓英鸿离开楚文茜的房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在房间里很是烦躁的走来走去。

    楚文茜现在真的是不好对付了。

    他掏出手机,找到了楚威远的手机号:“楚总,有空吗?”

    “卓英鸿?我还没有找你,你倒是先找上我了?有事吗?”楚威远的语气很冷淡,又有些气愤。

    “楚总,楚文茜跑到郁家来赖着不走,非要逼我娶她。”卓英鸿简单地陈述了一下事情。

    “那又怎么样?你做出来的事情你不该承担男人的责任吗?”楚威远反问他,“到还好意思这么说我的女儿!”

    “楚总,不要忘了,陆清漪也是你的女儿,她已经嫁给了郁霆舟!如果你的二女儿嫁给了我,你说这辈分要怎么算?楚总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为了楚家,竟然让两个女儿乱了辈分。传出去也是一大笑话吧。”卓英鸿分析着事件,“而且你也知道楚文茜和陆清漪之间的矛盾,又怎么可能在郁家和平共处!楚总就算要为楚文茜打抱不平,也该想想你你的女婿郁霆舟和女儿陆清漪是不是也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而我外公最在意的也是他这个二儿子。”

    楚威远知道卓英鸿说得很对,但是却不能在他的面前表现出来:“这是我们楚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你还是好好想想要怎么向郁老交待吧。”

    说罢,楚威远便直接挂掉了卓英鸿的电话。

    楚威远站在楚氏集团的办公室里,转身面对着巨大的落地窗,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心情烦躁。

    他的确是不想楚文茜嫁到郁家,他向陆清漪保证过,所以他必须要做到,这才能得到陆清漪的信任。

    这样也有力于楚氏集团借着郁霆舟的资源而扩大发展。

    “楚总,今天有翻译部的新人复试,你要去看看吗?”秘书敲门进来报告着工作。

    楚氏集团要进军海外市场,所以翻译部需要提高质量。

    “我看看人选资料。”楚威远平复着心情,然后坐回了大班椅内。

    秘书把人选的资料送上,楚威远打开文件一看,上面写着林雪吟。

    他再往下一看,拧眉:“她都多久没上过班了?竟然还要这样与社会脱节这么久的家庭妇女?她已经不符合我们的需求了。刷掉。”

    楚威远看了十个复试人员,很是严格,直接刷掉了一半。

    秘书便给人事部经理打了电话过去交待楚威远的决定:“对,这五个人不要,你通知一下他们不用复试了。”

    “是。”人事部经理让秘书去等候室通知人员。

    在等候室的正紧张地等待着复试的林雪吟很上忐忑不安,结果却接到了不用复试的通知。

    瞬间,她觉得自己身上烧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被冰冻。

    她眼底那丝渴望与期盼也变成了冰冷的余灰。

    她不服,她站起来,问了一句:“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是上面的决定。”秘书也是冰冷道。

    “我不服!”林雪吟竟然倔强起来。

    “不服也没用,你还没有和我们集团签合约。”秘书转身就走了。

    林雪吟觉得秘书好不容易过了初试,为什么复试连机会都不给。

    她的人生真的就这么倒霉吗?

    她还是走出了楚氏集团,像一个失魂落魄的人一般。

    她走在秋意渐浓的路上,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什么都没有了。

    这段时间来她每天都在找工作,她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做了家庭主妇那么久也要多学习,所以找的都是一些规模不大的公司,结果要么看了她的简历就拒绝,要么就是去面试被刷下。

    后来她想要么试试大集团吧,也许缺人。

    昨天前她接到楚氏集团的复试通知,高兴的一晚上没睡着,很兴奋,她想这一次机会应该大了。

    结果今天等待她的依然是残酷的命运。

    一次的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她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她没有工作,没办法夺得可要的抚养权,她也没有办法还钱给夜霄,甚至她连自己都养不活,又拿什么养可可?

    她越想心里越是消极,甚至浮起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可是她又是那么的软弱,无法就这么结束自己。

    她又不知道要怎么和命运抗争,和阮志东斗。

    林雪吟一个人走在冷风中,路边的金黄的银杏树叶在风中打着卷儿,四处飞舞,更添凄凉。

    林雪吟的眼眶里渐渐地漫上了泪意,模糊了视线。

    那泪水像是断线的珠子,成串成串的往下掉,最后,她索性蹲在了路边,捧着脸哭了起来,哭得凄惨。

    过往的人群不多,但都被她的哭声吸引过去。

    但这些人往往都是看热闹的,并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关心一下林雪吟。

    最后,还是路过的警察上前问林雪吟:“这位小姐,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们,我们是警察。”

    林雪吟却仿佛没听见一样,虽然没有刚才哭得厉害,但却抽泣着。

    他们怎么问林雪吟也没有说话,最后起身离开,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游魂,又像是疯子。

    林雪吟一路走回了自己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脚上的那双鞋都磨破了,脚也磨起了血泡,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一般,就像是一个没有感觉神经的机器人一样。

    她掏着钥匙打开了门,却因为没拿稳钥匙而掉在地上。

    她弯腰去捡,结果那串钥匙被人踩住。

    她的视线定在那双黑色的皮鞋上面,然后顺着西裤往上一看,那是一张志得意满的脸,也是她今生最大的恶梦。

    “让开。”林雪吟只是简单地说出这两个字。

    阮志东却没有挪脚,他也弯腰,低下了头,与林雪吟之间靠得很近,所以他身上浓重的酒意扑面而来,让林雪吟有一种作呕想吐的冲动。

    “林雪吟,你真的本事?竟然敢向法院起诉离婚?”阮志东冷笑。

    林雪吟很震惊,因为她昨天才下定决定写的起诉书,只为不想因为可可而无限期地拖下去,她渴望自由,只能采取法律手段。可

    可昨天的事情,他今天就知道?法院的传票不会这么快。

    “想知道我怎么这么快知道的?”阮志东从身后拿出她起诉的材料袋,用力地砸到了林雪吟越发瘦弱的身上,“林雪吟,你简直是胆大妄为!就这么想自由,这么想和别男人鬼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