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25,沐宁静从来不知道自己打起人来竟然这么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晚上地毯式的搜索,还是没找到沐宁静和秦萧逸的人。

    天快亮的时候沈庭西回了沁园,推开门进去,一室冷清,虽然知道沐宁静不在家,可他还是想回这里,因为这里有她生活过的气息。

    东仔来到沁园,进入客厅一股浓烈尼古丁的味道扑鼻而来,客厅被青白烟雾弥漫,这是抽了多少烟?

    沈庭西背靠在沙发上,眉眼间透着疲惫,眼窝深陷,眼里有血丝,下巴上冒出了青色胡渣,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那只手夹了一根烟,有淡淡烟雾从指间升腾。

    东仔走到沈庭西面前,视线瞥见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有些甚至掉落在茶几上,“少主。”

    沈庭西不知道在想什么,东仔叫了一句,他才将放空的视线移到东仔身上,然后将指间燃了一截的香烟抖了抖,“怎么样?”

    “已经找人破解了交管局那边的监控,视频显示秦医生的车子出了樊城,出了樊城想找人就更难了……”东仔说话的时候不动声色观察沈庭西的神色,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不出他有任何异样,小声问:“少主,继续扩大范围找吗?”

    “找,围着樊城周边城市找,找不到再扩大范围,直到找到为止。”沈庭西嗓音透着熬夜后的沙哑,说出来的话出奇的冷静。

    “是。”东仔点头,想到什么又说:“沐小姐她妈妈的墓地我们安排了人在那里守着,只要沐小姐回去,一定能第一时间知道。”

    “嗯。”沈庭西摆摆手示意东仔退下。

    东仔踟蹰了两秒,说:“少主,夫人打电话来询问了你的饮食,你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要不我给你打包几个菜过来,吃饱了才有力气找沐小姐,也免得夫人担心。”

    沈庭西沉默抽烟没哼声。

    东仔捏了捏手心的汗,壮着胆子又说:“沐小姐若是知道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怕是会难过的。”

    “她会难过吗?”沈庭西深邃视线看着东仔。

    东仔忙点头,“肯定会的。”

    沈庭西抽了一口烟,朝空中吐出一口青白烟雾,薄唇缓缓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她不会难过的。”

    “少主……”

    “在这之前我觉得在宁宁心里多少是有一点我的位置的,可现在……我才觉醒,其实她心里一直都没有我,求婚三次被拒,一声不响就离开,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东仔见过冷漠无情的沈庭西,见过心狠手辣的沈庭西,见过杀人不眨眼的沈庭西,唯独没见过这般缺乏自信的沈庭西,“少主……”

    “去找吧,无论如何先找到人。”沈庭西没夹烟的手搭在眉眼上捏了捏,然后反过来手背搭在额头上,盖住了那双幽深如潭的眼睛。

    “是……那午餐?”

    沈庭西沉默了几秒,“送上来。”

    东仔脸上的神情松弛下来,说了一声“好”便退了下去。

    ……

    沐宁静坐在酒店沙发上,目光望着落地窗外繁华的城市,脑子里全是上午在监狱见吕志文的情景。

    吕志文在h市服役,早前她就写了探监申请,得到了准许,只是一直犹豫着没去。

    她和秦萧逸是昨天傍晚到的h市,那时已经过了探监时间,他们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今天上午才去监狱。

    吕志文的变化很大,留着寸板头,人瘦了很多,之前的啤酒肚完全不见了,脸削瘦下来能看见凸出的颧骨,整个人仿佛缩小了一圈,精神萎靡,有点像个病入膏肓的老头子。

    她不敢进探监室,秦萧逸给她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她才鼓起勇气迈了进去。

    进去看见这样的吕志文,她本来恐惧紧张的心突然松弛了很多。

    让她意外的是,吕志文见着她竟激动得哭了起来,然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一边用力给自己扇耳光一边认错,“宁宁,我错了,求求你看在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杀了我吧?别让他们这样折磨我了。”

    沐宁静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脸莫名其妙,吕志文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在监狱里待久了,精神压抑太久,疯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报应。

    沐宁静低头看着自己因为太过用力导致几处淤青的手,就是这双手上午将吕志文打得头破血流。

    吕志文向她求饶的时候,秦萧逸不知道和监狱室里的狱警说了什么,狱警点了下头,便出去了,站在门外。

    探监室只剩下吕志文,秦萧逸和她。

    秦萧逸走到她身旁,偏头在她耳边问:“你恨他吗?”

    怎会不恨?

    从她十五岁开始吕志文就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他猥琐阴暗的眼神时常在午夜梦回将她惊醒,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她恨不得搓掉一层皮。

    她感觉自己永远活在黑暗中,暗无天日,永无止尽。

    若不是担心妈妈,她真的宁愿去死。

    一步步感觉黑暗吞噬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的挫败感,让她生不如死。

    吕志文让她的人生只有黑色,没有光彩。

    这样的人,她怎能不恨?

    她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剔他的骨,喝他的血!

    所以当秦萧逸在她耳边说,“去吧,将你所有的恨发泄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她内心多年积压的恨和怒,一瞬间如火山般爆发出来。

    她像疯了一样,跑上去对着吕志文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哭一边叫。

    沐宁静从来不知道自己打起人来竟然这么狠!

    吕志文被她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抽筋发抖。

    心中对这个禽兽般的男人的恐惧感,在她动手打他的时候,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畅快淋漓的快感。

    从监狱出来,她全身轻松,望着璀璨的阳光,她有种走出黑暗,重见天日的感觉。

    敲门声在这时响了起来。

    沐宁静收回心神,起身去开门。

    秦萧逸看着沐宁静,温润的眼里噙着显而易见的担忧,“还行吗?”

    沐宁静点点头,想起在探监室狱警跑进来强行拖开她的画面,急忙问:“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