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4、你们为什么害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不是夸人的话,什么叫你比狗还厉害?这不是拿她当狗比吗?

    邱雪正要爆发,屋子里面出来人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一个中年女人,挽着干练的发髻,一走出来,就将在叫个不停的狗呵止,“小黑,不得无礼,回到窝里去。”

    瞧这句话,女人是相当有教养的。

    女人一发话,黑狗就停住了叫,转着脑袋过去看了女人一眼,就回到了它之前窜出来的那个地方。

    女人微笑着上前,将院子铁门拉开,“请问两位,是有什么事吗?”

    周诺和邱雪没有回话,两人都是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女人。

    难道这就是姜承泽的母亲吗?

    据消息称,不应该是一个“老母”吗?这女人的样子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不老吧。

    想来是看出了两人的疑惑,女人继续她那脸标准的微笑,“我并非这家主人,是姜先生请来打理这里,以及照顾姜老夫人的管家,也就是俗称的,保姆。你们是来找姜老夫人的吧?”

    原来是保姆,怪不得她的言谈举礼貌得有些职业化。

    听说姜承泽在丽城也算是个有钱人,在老家请个保姆照顾老母也是正常的。

    两人了解了,邱雪便道:“对,我们是来找姜老夫人的,方便进去说话吗?”

    “可是可以,”女人继续微笑,“不过我在这里工作近五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两位,你们不是姜家村的人吧,可以说说身份吗?”

    看来这保姆还挺警惕的。

    这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两人也不避讳了,哪怕想到,姜承泽的死或许会对老人有些打击,但事实就是事实,他们有理由以及义务告诉老人。

    周诺开口,“我们是从丽城来的,是警察。”

    女人微微凝起眉。

    邱雪补充,很直接的开口,“姜承泽在丽城出事故死亡了,现在是例行询问,请配合。”

    女人闻言稍微惊讶了一下,但随后就又是微笑,脸上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样子,将两人请了进去,还一边平静说,“难怪这两天老夫人总说她心闷难受,眼皮跳得厉害,原来是姜先生出事了。不过老夫人有心脏病,希望两位等会儿问话的时候可以温和点。”

    答着好,邱雪与周诺相互看了一眼。

    分明是觉得这个保姆有点儿怪,但哪里怪他们也一时说不出来,两人各自使了个暗示,进了屋去。

    ……

    纪尘兮他们这边也通过打听找到了整个村子里,唯一的一户苏姓人家。

    可是,找到这苏家住址后……

    “这房子,怕是没人住了吧。”

    平层矮房,泥屋烂墙,歪斜的门框已经没有门了,整个房顶连一片完好的瓦片都没有,屋子里面,泥土地面上也已经生满了野草…还有一股怪味。

    林卓扇了扇鼻子,说着:“难怪之前打听苏家的时候,那人看我们的眼神有点怪,既然这里没人了,直接给我们说没人不就得了吗?”

    看来是这里的人不太友好。

    故意让他们白跑一趟。

    但纪尘兮没想这些,她现在只疑惑,按理说姜承泽扶养着苏家妹妹,这苏家应该还有人才对。

    那苏妹妹呢,去哪里了?

    正疑惑呢,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中年妇女。

    她们各自提着一个菜篮子,看来是刚摘菜回来的样子。

    纪尘兮迎了过去,对着两位妇女,“你们好。”

    两妇女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纪尘兮和林卓这两个陌生人,“你们是谁?”

    口气生硬,还带着警惕。

    林卓微笑,“哦,我们是从丽城来的市局刑警,”表明身份,他还拿出了警官证,“现在来姜家村查点事,现在……”

    难得一个刑警如此友好的态度,可是林卓的话还没说完,两个妇女是瞪着他手里警官证,惶恐道:“我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的,你们不要问我们,不要问我们。”

    随后各自推桑着,脑袋一垂就要离去。

    纪尘兮一个快速转步,拦住了她们,脸色变得严肃,“不过是随便问个话而已,你们为什么害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