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九王爷见杨连廷已经离开了,便对着众人说道:“现在,可以继续进行武林大会的选举了!各位还是跟着我继续回到会场之上罢!”

    水息鱼见了,便上前说道:“九王爷,我想我们白鹭派就不来参加了,既然皇上看得起我们,将我们的这个邪教划为了正派,我的心中已然是很高兴了!我们也不稀罕这个盟主之位,也不想参加,所以,九王爷你能不能先让我们回去,我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白鹭派中的每一个人,从此,我们就不需要担心受怕的了!这派中的每一个弟子,都可以光明正大地过日子了!”

    水息鱼的神情还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免-费-首-发→【追】【书】【帮】黄无颜和君青城听了,虽然心中很有些懊恼,但是也知道还是要见机行事的好,现在只是他们归算为武林正派的第一年,是以行事还是不要太高调了,若是太爱出风头,被九王爷厌弃到时不好,反正日后积累资历,还是来日方长的!

    而且,他们已互相交换了神色,知道水息鱼一定不会住在派中,莫如就再等等!果然水息鱼说道:“无颜,青城,你们是知道我的,素来就不喜欢争名夺利,此番事情既然已告了一个段落的话,那么,那些不堪的往事,也就不要再提了!”

    黄无颜和君青城听了,心中都不禁一阵轻松,他们齐齐说道:“那么……要去哪里?”

    只见水息鱼叹息着说道:“当然是各处走走,行踪也不一定的,若是我喜欢回来了,也就回来看看你们!”逍遥子听了,便上前说道:“你们的掌门,其实是我一起离开,这一生,我们已然错过了太多太多了!我不想我们的晚年,还是生而分离!”

    水息鱼听了,心中不禁万分地感慨,她转过身来,看着逍遥子说道:“既然这样,我们这个老头子老太婆的,何不也率性而为一把,既然想离开,不如现在就离开,那个武林大会的,你参加不参加,都是不打紧的!反正……这盟主之位又不是你我!”逍遥子听了,眼神真的在闪光,他看着西门采风和西门若凡,说道:“如此,我可就真走啦!你们知道,我的人生难得有如此的境遇啊!”

    他因为心情激动,似乎和自己的子辈都开起玩笑来,不过他的神情马上就又严肃起来了,他对着九王爷说道:“九王爷,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九王爷能够答应了!”

    九王爷听了,不由笑道;“是什么,师父尽管说出就是!只要是我小九能够做到的!”

    逍遥子便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萧璋和归远山,对着九王爷说道:“九王爷,我希望我走之后,这武林中能够尽快稳定下来,西门若凡之后,希望尽早选出一位合格的盟主,还有,我希望王爷将我这两个不肖的徒儿给严惩了,他们做过的每一个件违法之事,还请王爷都追究了出来!

    以德报德,以怨报怨,这两个人,论德行,根本就不配为掌门!如果九王爷愿意的话,可以在他们的门派中,另选出德行兼备的人选!”萧璋和归远山一听,见逍遥子已然是决议放弃他们了,当下心中都是说不出的惊惶,他们齐齐说道:“师父,您不可这样寡情啊!我们是你的弟子啊!”只见逍遥子见了二人如此说与,只是淡淡说道:“什么因,自是什么果。谁教你们将我当年对你们的告诫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呢!现在是你们咎由自取的时候!你们好自为之罢!”

    说着,就不理他们了。九王爷便对着萧璋和归远山说道:“现在,你们先回去,你们的罪责,我会有一一查明,禀报给了皇上!”

    这下,萧璋和归远山见事情已然无法挽回,只得灰溜溜地呆着自己门下的弟子要走,逍遥子便对着西门若凡说道:“若凡,这其中的人,也有好的,善的,你协助九王爷处理的时候,可要一一辨明了!”西门若凡当然知道逍遥子说的是什么,其实归远山门下的弟子,诸如明月和归南浦,当然就不能和于石儿等人划归在一起,如果到时候,萧璋和归远山被送了往官衙的话,明月和归南浦都是继任快绿山庄和冼剑派的得力的人选呢!

    当下,西门若凡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对着逍遥子说道:“我知道了!”此时的逍遥子,见大事已经了了,心中真是什么都放心起来了,他看着水息鱼说道:“小鱼,我们还等什么,此时不走,还等什么时候,难道我们还很年轻么?”

    水息鱼听了,感伤一笑,她对着逍遥子说道:“是,老头子,我都听你的!”说着,她对着黄无颜等人说道:“我就要走了!你们也好自为之罢,多行好事,少做恶事!你们如今已经归了大宗,这日后的修行就靠自己们自己了!我是再也不问的了!”

    说着,逍遥子已是走上前来,二人施展起轻功,一霎时就飞出了这里!西门采风在后头唤道:“师父……师父……以后常常回来……”九王爷见了,便叹息了几声,对着众人说道:“这才是不世之高人啊!”言语之间,自是流露出许多的倾慕之心。黄无颜见水息鱼已经潇洒离去,对于师姐在晚年,终于得到了极好的归宿,她的心里,是为师姐高兴的。

    她想了一想,便对着九王爷会说道:“九王爷,我想,我们也要告辞了!在此,我黄无颜预祝各位参加武林大会,开心而来,顺心而去!”九王爷听了,也不挽留,只是说道:“好!黄掌门,这整顿帮中具体事宜,还请尽快都行好了,搬到了皇上赐予的宅院去!要知道,皇上可是会微服私访的!”黄无颜听了,点头而道:“谢谢九王爷提醒,我会亲力亲为的!”

    西门若凡见了君采幽一副为难的样子,知道她的心中很为难,不知是和自己的哥哥走呢,还是为了他自己流下来?君青城已然注意到了自己妹妹的神情,笑着对君采幽说道:“采幽,你这个傻丫头,你还顾忌着什么?如今白鹭派也已经得到了武林中人的承认了!你要是真喜欢那小子,就和他呆在一处罢,若是不喜欢,那么你现在就可和哥哥一起离开!”

    君采幽听了,脸刷地红了起来。见她不语,君青城便走到西门若凡的面前,口中说道:“西门若凡,你甚是个蠢蛋,是个傻瓜,难道你不会向前一步么?还要等着我妹妹主动和你说话么?”说着,他便对着西门若凡的胸口是狠狠一拳。西门若凡被他打了一拳,便笑着对君青城说道:“是,我知道了!”他走到君采幽的身边,笑道:“好了,采幽,我希望你能为了我留下来!”

    此话说的虽然简短,但是却充满了诚意,只见君采幽笑道:“行啊,只要你发誓这一辈子,什么都听我的,有什么好玩的,先给我用,有什么好吃的,先给我留着,还要挣大把大把的钱给我花,反正我说的都是对的,你要是不服从,你就是错的……”

    君采幽是得理不饶人,西门若凡却是静静地听她讲完了,淡淡说道:“采幽,只要你留下来陪我,我当然是什么都听你的!”得了西门若凡的这个保证,君采幽方心满意足地到了他的身边,君青城见了,也是大感快慰,他对着黄无颜说道:“掌门,我们也回去罢!”黄无颜点了点头,和君青城向众人一一道别。

    到了半路之上,黄无颜忽对君青城说:“如今看来,他们都是双双对对的,可是我还是形单影只一个啊,是以我心中非常的感慨!”这话自然是故意说给君青城听的,君青城一听,果然额上是冒出了冷汗!他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得到白鹭派最上乘的武功啊!现在他听黄无颜这样说,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道:“哦,掌门,其实你不孤单啊,白鹭派中几千人,不都是在你的身边吗?”

    黄无颜听了,不禁恼怒起来,对着君青城说道:“青城,你少和我绕弯子!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问你,你愿不愿意一生追随我?”君青城听了,心中犯难之极,可是又不敢不让她开心,因此他苦笑说道:“掌门,我当然愿意一生追谁你!只要掌门你将武功传授给我!”黄无颜听了,哈哈一笑说道:“嗯,这个我自会考虑的!但是,前提条件是你不能背叛我!否则的话……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还有,将你家中的那些小妾都给我赶走了!”

    君青城听了,大吃一惊,那是他繁忙公事后唯一的乐趣啊,见他皱眉不语,黄无颜便冷冷说道:“怎么,你是舍不得么?”君青城便在脑中飞速地计算着自己的得失,他最终说道:“好,只要帮主愿意授我武功,这些我愿意割舍!”黄无颜一听,更是满意,可是君青城脸上的苦楚,却是显得更深了,只怕自己这一辈子,也是躬身在她身后服侍了。

    当下众人都跟随着九王爷的脚步,返身去了武林大会,唯有花无垢和西门采风的步子,却是越走越慢、越走越慢了。九王爷已然是注意到了,他回了头,对着二人说道:“二位为何不走了?我在江湖上曾听说,花掌门是最想再武林大会上一展拳脚的?

    此刻怎么不同行了呢?还有,西门前辈这是不是在陪着花掌门呢,我好像惶惑听过,花掌门不是和西门前辈不相容多么,怎么现在,你们相处得如此之好?”这话自是像在反问,是以,花无垢的面色上不禁一窘,西门采风听了,倒是十分淡然,他笑着对九王爷说道:“我想,好像是花掌门犯了足疾了!这足疾一犯,她就不能走得太远!”说着这话时,眼睛却是紧紧看着花无垢。

    他心中想着,此时的花无垢愿意放下了自己的脚步,就说明在她心中,已然将一颗争名夺利的心冷淡了下来了。这对于别人还没有什么,可是对于争强好胜的花无垢来说,已然是一个极好的转折点了。花无垢似乎被西门采风看得有些羞赧,见九王爷还在等着她的回话,是以她便抱歉说道:“是啊,九王爷,西门采风说得对,我的足疾犯的可不是时候!往年这足疾一犯,可是要等上好几年才能痊愈呢!所以啊……这次的武林大会,我可是参加不了了!”

    她说着这话时,却是将眼睛看着在人群中不说话的冷亦幽!花无垢便轻轻地对着冷亦幽说道:“亦幽,我就不参加了!我想你心中该是知道为什么,我想你一定是为我高兴的!”冷亦幽听了,还是淡淡地看着她,不发一言,花无垢便继续说道:“亦幽,其实没有其他什么原因,我的足疾犯了,而我的心,也懈怠了!其实我知道,才华和武功都不在我之下!可以说,我花无垢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冷亦幽的功劳!”

    说着,她将一块雪霄宫的宫主令牌从腰间解下,递给冷亦幽,口中说道:“亦幽,你拿着,从今天开始,你就代替了我花无垢,成为这雪霄宫的新掌门!我想,我离开了,宫中的弟子们对你的话,一定更是言听计从的!这掌门之位,只有你坐,我方能放心!”

    冷亦幽听了,心中不禁一阵激动,花无垢继续说道:“亦幽,拿着吧,我要追寻我的幸福去了!这才是我一生想要得到的!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够走出来!”说着,她和西门采风便对着众人深深一揖,口中说道:“各位,山高水长,我们就在此和各位惜别了!”

    九王爷见了,心中不舍,可是知道二人的去向已经决定了,唯有西门若凡见了师父真的要离开了,高声唤道:“师父……”西门采风听见了,便笑着对西门若凡说道:“若凡,其实你已经长大了!你从山上下来,品行一直未变,师父的心中很是欣慰,你放手去做你喜欢的事情罢!可若是你不喜欢,也自不会有人逼你!你和那君姑娘好好在一处,师父和花掌门有空了,就会来看你们!”

    一行说着,这身子已然是和花无垢走得老远老远的了。九王爷看了,不禁自言自语道:“这又是第二对神仙眷侣了!江湖中的人事,总是有别于世情,总是令人感叹啊!”当下众人便继续朝前走,眼看着就要到了武林大会的会场了,忽地,西门若凡也放慢了步子,君采幽会意,也将脚步放慢了,九王爷此时早就注意到了,他幽幽地回了头,意味深长地说道:“怎么,二位也想就此溜了不成?”

    西门若凡和君采幽见了,不禁嘿嘿一笑,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九王爷!只是我见了师祖和师父都已然是这样闲云野鹤的了!因此我的心中,对于这些更是看得淡了!所以……我是要拂了师祖的好意了!我本来是答应了他代行盟主之责的,可是现在,我还是要在半路上做逃兵了!”

    九王爷听了这话,并不再相问,只是看着一旁的君采幽,说道:“君姑娘,你怎么说?”君采幽只是悠悠而道:“王爷你也看到了,这世上的许多事情,终是来不得勉强二字!既然他不喜欢,那么九王爷不如就成人之美罢!”九王爷见了,连连感叹着摇头,他对着西门若凡说道:“小兄弟,我真是羡慕你的好运气!好吧,我不勉强你!你以为没有你,我就选不出一个合格的武林盟主么?”他假装生气。

    西门若凡见了,便着九王爷说道:“好,如此我们就谢过王爷的美意了!”君采幽则在一旁贼兮兮地对着九王爷说道:“我说九王爷,我已然都看出来了,其实你是希望江湖上,像我们这样的人,越来越多的是不是?这样,江湖不就更好掌控了吗?”九王爷一听,刚想说什么,只见西门若凡说道:“王爷,我们就此别过了!王爷保重!”九王爷还想说什么,但见西门若凡已然携了君采幽,飘然走远了。

    流水潺潺的山涧,君采幽肆意地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对着一旁采摘着野果的西门若凡道:“若凡,我阻了你的盟主之位,你心中一点也不怨我?”忙着采摘野果的青年听了,并不回头,只是对她报以宠溺的微笑:“我不后悔!这才是我要过的日子!有你在身边,比什么都好!”君采幽听了,睁开眼睛,洋溢着满足的微笑,看着这大好的秋色,心中已然升出悠悠的无穷无尽的满意来……

    (全书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