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仿佛陷入了某种可怕的噩梦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双女主的剧本,结果俩女主都不到……你和我说我拍什么?!拍天拍地……拍空气!”导演摔了手中的剧本,背着手气呼呼地离开。

    云琉璃之所以接到电话着急,是因为电话是医院那边儿打来的,说是关妮娜重伤进入医院,但不让打电话给家里人,只让给云琉璃打电话。

    云琉璃在去医院的路上因为担心,脑补出关妮娜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样子。

    到了医院云琉璃看到的是唇角带伤哭得梨花带雨的关妮娜,她松了一口气。

    可在靠近关妮娜,看到她脸上的轻微擦伤,和颈脖上的吻痕时,心也紧绷了起来……

    云琉璃是过来人,所以当她看到关妮娜身上脖子上的痕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小心翼翼走过去坐在关妮娜的身边,轻轻握住了关妮娜的手:“发生什么了?!”

    “萧远……”关妮娜说这话的时候全身都在颤抖,又像是说不出来,蜷缩在病床床头用力抱住自己的双膝,埋头哭泣。

    不用再说什么,云琉璃已经明白:“我去找萧远那个混蛋,剁了他!”

    “别去!琉璃!你别去!”关妮娜忙伸手抓住云琉璃的手腕儿,“我不敢和家里人说,我也不敢让周玉尘知道!我谁都不敢说……琉璃你会帮我保密的吧!你去找萧远闹开来,我……我就活不下去了……”

    关妮娜身上钱不够支付医疗费,如果不是这样都不会给云琉璃打电话。

    云琉璃一直在医院陪着关妮娜,关妮娜对家里说和好朋友云琉璃住几天,家里已知知道关妮娜和云琉璃关系好,也没有怀疑。

    这种事情关妮娜不愿意说也在情理之中,云琉璃完全理解。

    反正这几天苏曼曼心情不好不想拍戏,云琉璃借机每天都可以来医院陪着关妮娜。

    可云琉璃发现后来关妮娜的情绪明显很不对劲,一天比一天更消沉,有时候坐在窗前几个小时都不动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关妮娜想到了周玉尘,她以前还是干干净净的时候,周玉尘都不喜欢她,她现在被周玉尘最讨厌的萧远给玷污了,周玉尘……大概更不会要她了吧!

    她以为至少萧远他们还拿她当朋友的,她从来不知道男生居然那么可怕……

    想到那天的事情,关妮娜全身发颤,目光呆滞空白,仿佛陷入了某种可怕的噩梦中。

    “妮娜!关妮娜!”

    听到云琉璃的声音,关妮娜回神,看向云琉璃,浅浅对云琉璃露出一抹笑意:“怎么了?!”

    这种感觉,让云琉璃很不舒服,总觉得关妮娜不像她表现给云琉璃看得这么平静,这么……释然。

    云琉璃天生不会安慰人,只能紧握着关妮娜的手望着她……

    “我没事儿!”关妮娜对云琉璃笑了笑,“又不是古代封建社会了,我还能真的怎么样啊!”

    “不打算告诉家里人了吗?!”

    关妮娜摇了摇头:“不说了,免得让家里人担心……”

    而且,以父母护她的那种架势,搞不好会和萧家拼命。

    萧家……可不是他们关家这种小门小户可以惹得起的,关妮娜虽然从小被宠坏了,但心里也知道……父母熬起来有多么不容易,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想让父母和自己一起伤心,更不想父母为了替她讨回公道受到萧家人的伤害!

    最最不想的……还是这件事儿让别人知道!

    关妮娜想起之前家里人想要安排她出国的事情,便对云琉璃开口:“我打算……等过几天脸上的伤看不太出来之后,回家……就答应父母出国。”

    云琉璃我这关妮娜的手没有吭声。

    “我们家啊……惹不起萧家,但是可以躲得起啊!我道了国外忘掉这件事儿就好了!”关妮娜对云琉璃笑了笑,“等我到了国外,一定把医药费还给你!”

    “谁要你还医药费了!”云琉璃皱眉。

    关妮娜笑开来:“我知道你最好……”

    萧远那个王八蛋!

    云琉璃砍了萧远的念头一直没有消失。

    第二天,云琉璃在去医院的路上接到了关妮娜的信息,关妮娜说她已经回家了,因为脸上的伤擦了粉之后看不出来,让云琉璃不要担心。

    云琉璃觉得关妮娜回家的也好,有亲人在心结能早点儿舒解吧。

    萧远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云琉璃光是想到内心就已经愤怒爆棚,她给钟清翡打个了电话,问钟清翡知不知道萧远在哪儿。

    钟清翡不明所以,云琉璃问自然乖乖回答,说萧远在青山马场。

    挂了电话,云琉璃一张脸阴沉至极。

    这段时间因为要陪着关妮娜云琉璃腾不出手来,现在关妮娜回家了,要是云琉璃不把萧远打的他母亲都认不出来,她就不姓云。

    云琉璃冷着脸从出租车上下来,从青山马场外面进来,就看到穿着骑马装刚从马背上下来的萧远。

    萧远轻抚着马背,心情很好的样子……

    云琉璃冷着一张脸,走过去。

    动物一般都比人灵敏,马儿首先注意到了浑身带着杀气而来的云琉璃,回过头。

    萧远看到马儿朝着远方望去,也跟着侧头。

    谁知道萧远还没回过头去,脸上就吃了一拳。

    萧远的马受了惊,惊恐之下嘶鸣了一声撒丫子就跑,后蹄踩在了被云琉璃一拳打到在地的萧远身上。

    因为上一次萧远被周玉尘打的头破血流,这一次萧远的父亲在萧远的身边明着暗着放了很多保镖……

    几个保镖原本见云琉璃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以为是萧远招惹的什么红颜知己,没想到这女人下手这么狠,保镖也不敢看戏连忙冲了上去,拦云琉璃的拦云琉璃,架着萧远条跑的架着萧远逃跑。

    云琉璃虽然是顾青城教出来的,毕竟……顾青城只交给云琉璃自保的本领,也没有让云琉璃把这当成专业来练。

    遇到几个专业的云琉璃虽然吃不了亏,但是要从这么多专业的保镖手中抢人还是有一点点难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