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0章 许是天赋异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南禺森林,木妖之山。★首发追书帮★

    登上山顶的时候,大石头已经精疲力尽了,连站着都嫌费劲儿。不过,在他看到前方那道站得笔直的黑色身影之时,又再次打起了精神。

    前方是一座天池,不大,映着夕阳,倒是很美。

    水中有艘小船,停在天池中央的,船上却见不到人。天池旁有座小木屋,爬满了树藤,若非门口的巨石上摆了几卷书,当真看不出那是个木屋。

    车越却没有看那木屋,视线一直落在天池中央的那艘随着水波摇摆的小木船上。

    他没有走过去,就站在天池边行了礼,道:“前辈,冒昧来访,打扰了。”

    “既是冒昧,何必打扰?”

    小木船摆动的幅度大了些,木船上那人却是躺在船底了,被船舷挡住了,看不见,“你没看见山下石头上的字吗?”

    车越道:“看见了。”

    船上那人伸手揭开了脸上的书卷,坐了起来——

    他看上去并不比车越大多少,大概只三十来岁,一双眼睛却很是深邃,平静,仿若早已历尽沧桑,看尽世事。

    大石头正出神,车越突然往旁边移了一步,挡住了他的视线,道:“前辈,何必欺负小孩子。”

    然后,抬手,打了个响指。

    大石头一惊,醒过身来,才发现刚刚自己差点陷入幻境,出了一身冷汗,这次是真的再也没有力气站着了,脚下一软——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车越扶了他一把,道:“盘腿坐下,冥想。”

    大概已经习惯了听从他的命令,身体虽然已经没有半分力气,还是顺从的执行了。

    小船已经靠岸,灰袍人上了岸,淡淡的瞧了大石头一眼,道:“真弱。”

    说着,转身走向了那边的巨石,在书卷旁坐下,道:“小子,你知道吗?圣山十巫,我最不喜欢的便是巫抵。”

    车越道:“我不是巫抵。”

    灰袍人将手中的书卷放下,道:“迟早的事。”

    车越道:“我也不是巫抵的弟子。”

    ——即便是,也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巫抵。

    灰袍人微微一愣,勾了勾嘴角,道:“算你小子反应快。不过,既不是巫抵的弟子,为何会九天三十六术?”

    九天三十六术,属于布陈之术,是历代巫抵的传承的巫术。

    刚刚车越上山,摆脱那些木妖的追击,就是用的这套巫术。

    车越倒是一点都不惊慌,道:“许是,天赋异禀。”

    灰袍人哈哈大笑起来,“行,我喜欢。”

    车越微微躬身,“多谢前辈。”

    灰袍人取了一张纸,拿过笔,蘸了墨,道:“你小子拜我为师,我便答应你的要求,如何?”

    车越道:“那是晚辈的荣幸。”

    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单膝跪地,竟真的行了拜师礼——

    “弟子车越,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好!”

    灰袍人笑得更开心了,招了招手,“过来。”

    车越起身,上前。

    灰袍人将那刚刚写好的纸递给他,“签字。”

    ——却是一张师徒契约书。

    车越签了,没有一丝的犹豫,道:“师尊,弟子有一事相求。”

    灰袍人大概是真的非常不喜欢巫抵,这会儿刚抢了他弟子,很是高兴,笑眯眯道:“说。”

    车越道:“我想知道,前往羽族的方法。”

    灰袍人看了他几眼,然后,又看向那边正在冥想的大石头,道:“为了那块大石头?”

    车越道:“算是,也不全是。师尊应该知道,两个月前,有几个人误入了云中城。”

    灰袍人道:“是三男两女加一只大猫。”

    车越道:“我曾经答应了一个人,要帮助他们。”

    灰袍人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兴趣,“女人?”

    车越想了想,道:“是个女孩。”

    灰袍人“啧”了一声,摇着头笑了,“呵,你倒是比你师父要可爱多了。”

    车越瞧了他一眼。

    灰袍人摆了摆手,道:“是了,你现在是我的弟子。咳咳,前方羽族的方法么?圣殿藏书阁里不是有记载吗?羽族与神隐大陆之间的联系由蛮鸟一族负责,找到蛮鸟,便能进入羽族的云中城。”

    车越道:“师尊,您有所不知,三年前,这一代的蛮鸟使者被一名巫师暗算至死,新一代的使者还未现身。”

    灰袍人有些意外,倒不是因为这消息本身,而是因为车越的表述方式——

    他虽然一直隐居在这南禺山,但外界发生的事也还是有所耳闻的,尤其是,蛮鸟使者素来是生活在南疆的,羽族的云中城的入口也在南疆。所以,蛮鸟或者羽族有什么动静,他一定知道得比飞羽阁更早。

    只是,车越说得很直白——暗算,还是巫师。

    即便是圣殿中人,敢承认如此罪行,也是需要胆量的,尤其是在如今这种人族正在寻求羽族的帮助的时候。

    灰袍人将那契约书收了起来,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些,道:“你很好。”

    车越道:“多谢师尊夸奖。”

    灰袍人道:“我可以告诉你,不过,进不进得去,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

    南禺森林很大,要找一个人可不容易。

    杜衡找了附近的妖兽打听,但并没有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愿透露,还是真的不知道。

    白牙觉得,他们进来之前,还是该多跟九榕打听些情报的……想起这事,她很有些怨念的看了眼阿念,问道:“为什么不能请向导?你还没解释清楚呢。”

    阿念道:“不是跟你说了吗?南禺山神很可能就是木妖巫彭。他之所以被称之为木妖巫彭,是因为他曾制造了很多人造木妖。”

    白牙点头,这事以前秦医生跟她说过,朝风城的护城林中就有一只。

    阿念道:“因为这事他被放逐南疆。在他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几乎所有的人造木妖。另外,传说,数千年前,木族离开人族的领地,全族迁入南疆。很多人推测,他们就在这片森林深处。我们要见的若真是木妖巫彭,一定会遇到木族或者人造木妖,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仅仅只是猜测,就已经足够那么多巫师冒着生命危险来寻找了,若是真的见到了,大概又是一场灾难吧。

    阿念道:“曾有人说,若是没有妖族的守护,整个神隐大陆,或许早就满目苍夷了。虽然听着挺憋屈,很郁闷,但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它就是事实。”

    白牙撇嘴,“我见过。”

    阿念:“嗯?”

    白牙道:“那个满目苍夷的大地。”

    阿念:“……”

    这丫头,又抽什么风?

    可是,为何她的眼神,竟有些伤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