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9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鬼云生的一声怒吼,一只巨大的,身上燃烧着黑色火焰般的墨玉麒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古风道长神色凝重,双掌合什,紧随着大喝:“天地无疾,万剑归宗!”

    在他身边浮动的七道光剑,突然发出翁鸣之声,七把光剑集合成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把巨形的长剑,那剑身上放射出来的光华,如同太阳一般,照亮了整个天空。

    浑身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墨玉麒麟和一把放射着耀眼光华的巨型长剑,撞击在了一起。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般的轰鸣声,天地似呼都随着这次撞击而破碎了一般。

    古风喷出来的血,随着他被撞飞的身体,而出现了一个弧形,而鬼云生也同样地飞了出去,他身上的鬼气,已经淡的快要看不到了。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无论是古风,还是鬼云生在这一次对拼中,都没有占到上风,而且都受到了极重的伤。

    可就在这时,古风背后突然出现在了一道身影。

    “不!”

    锋利的长剑,直接刺穿了古风的身体,古风喷出一大口血,他艰难地转过头,看到对方的模样,不禁瞪大了眼睛:“是你!”

    古风的语气之中带着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他!

    “对不起了,道宗大人,我从来都不是你们的人。”

    李小楼失神地望着天空,确切地说,他是望着那个偷袭古风的人。

    当鬼云生施展出焚香九变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傻掉了,虽然以李小楼的实力还使不出这焚香九变中的最后一变,麒麟变,可做为使用者,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他的大脑处于当机的那一刹那,再一次的突发事件,把他整个人都打进了万丈深渊。

    因为,那个偷袭古风的人,竟然是他的师傅,茅山金华宗掌门六眉道长……普宁。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轰隆!

    又是一声震天动地般的巨响,那巨大的旋涡出阵一声轰鸣。

    原本束缚着那些地狱怨灵的阵法,再一次地出现在崩裂,洞口更大的大了。

    越来截止多的地狱怨灵挤在那里,那阵法上面的光芒也越来越淡,似呼只要轻轻一碰就能破掉一般。

    古风反手一掌,击向了普宁,而普宁根本不于他硬拼,身体在半空中几个跳跃,而便到了鬼云先的身后,向他跪下行礼:“主人,幸不辱命。”

    鬼云生哈哈大笑,把普宁扶了起来:“很好,你很好。”鬼云生又看向了古风,得意地道,“我说过的,你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

    “卑鄙,无耻!”

    听到古风的话,鬼云先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你居然说我卑鄙?说我无耻?当然你以众欺小,埋伏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卑鄙?”鬼云生冷哼一声,“第二道鬼门已经打开,还剩下最后一道门了,我到要看看,你怎么阻止我。”

    古风此时突然面目狰狞地大笑起来,而随着他的笑声,他整个光华大作,如同再世神魔一样,耀眼的金华光华,穿透了天际,把整个世界都照成了金黄色。

    鬼云生睁大了眼睛,惊惧万分地道:“灭天神雷,你居然妄想以肉身请动灭天神雷,古风,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请动灭天神雷者,其所修炼的道行道力会彻底消失,之后会成为一个无法再使用任何道力的普通人,而且灵魂还会受到中创,最重要的是,这灭天神雷是不分敌我双方的,见神炸神,遇魔灭魔,这对于像古风这样的大道即成的人而言,不逼到最后,是断然不会使出这一招的,因为,这不仅会让自己的道行毁于一旦,而且会让整个道教受到极大的损失。

    “我就算是拼了神魂俱灭,拼得天下道教精英俱灭于此,也断然不会让你得承,鬼云先,接招吧!”

    轰隆!

    天际间一片轰鸣,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金黄色。

    当光芒散去之后,无论是道教一派,或是鬼云生那边的势力,无一例外的,全都瘫软在地。

    鬼云先已经没有了方刚那潇洒的模样,他瘫软在地上,勉强地仰起头,看向同样躺在地上起不来的古风。

    古风嘿嘿地笑:“你的九灵大阵已毁,我看你怎么开第三道门,哈哈哈哈,鬼云生,当年,我可以封杀于你,今天,我一样可以,哈哈哈哈。”

    鬼云生的脸上带着浓烈的憎恨,看着阵法一片狼籍的模样,他恨,他真的很恨,只差一道门,只差一道门啊。

    绿华,一道绿色的光华,很突兀地响亮着。

    无论是鬼云生,还是古风,都看向了这道光的主人。

    李小楼身上的衣服,已经成了破烂,身上被割出了数道血口子,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狼贝。

    可是在他的额头正中央的位子,第三眼只,却在闪闪生辉。

    “三眼开天,三眼开天!”古风失神地喃喃低语。

    “儿子!”鬼云生这突然的称呼,让李小楼身子一震,他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鬼云生,可是当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时,却有一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

    “儿子,你不用迷茫,你就是我的儿子,是我鬼云生的儿子。”鬼云生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李小楼的师傅普宁。

    普宁接过话道:“少主人,原谅我不得不如此,当年老主人遇到伏击,不得已才把你交给我,隐姓埋名于道教之中,所为的,就是为了一雪今日之耻。”

    李小楼像个石雕一样站在那儿,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普宁看:“我的父母,不是已经死了吗?”

    普宁点头:“你身上流淌着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血脉,又岂是那种普通人能够拥有的?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你!”

    “是你杀了他们?”李小楼问。

    普宁点头:“他们必须死,不然你的身份,迟早都会被查到。”

    “焚香九变,是他让你交给我的?”

    “是的,焚香九变,乃是主人亲创,你是主人的亲生骨肉,只有你才有这个资格学习。”

    李小楼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鬼云生:“学校里死了那么多人,都是你做的吗?他们口中的那个所谓鬼先生,也是你吗?当初在屈柔家里我没有被杀,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屈柔也是你让人绑过来的吗?”

    面对李小楼的一连串的问话,鬼云生点了点头:“想要打开三道鬼门,你和屈柔是重中之中,你拥有极阳之眼,而屈柔则拥有极阴之体,死的那些人,都是阵法必备之物。”说到这儿,鬼云生指着已经破碎的阵眼道,“鬼域连结地狱的三道门,已经开了两道,最后一道,只要你用精血灌入阵眼,第三道门便能打开,儿子,一旦地狱里的怨灵放出,这世界都将被我们踏在脚下,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也将是我的继承人,我的一切都将是你的,去吧,别再犹豫了,把精血灌进阵眼,再运用三眼开三的力量,开启第三道门。”

    古风闭上了眼睛,所有的道士也都在这一刻,流下了热泪。

    他们已经再无一战之力,哪怕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再加上全身的道力已经,如今的他们和普通人无异,又怎能阻止得了?

    李小楼慢慢地走向了屈柔,他蹲下身来,仔细地看着这个娇弱的女孩,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儿子,一个女人而已,要多少就有多少,别再磨蹭了,快,快点打开第三道门,快点。”

    李小楼族下了屈柔,朝着阵眼走去,看着那个发光的洞,他知道,只要自己那么地一用力,世界就会因他而改变。

    鬼云生的呼吸刀促了起来,他还在不断地催促着李小楼:“快,儿子,快!”

    李小楼这时,却突然转过了身,看着鬼云生:“你从来都不是我的父亲,我也从来都不是你的儿子,女人是很多,可我爱的就那么几个,如果她们不在我的身边,那我即使得到整个世界也没有任何的滋味,权力,让它去见鬼去吧!”

    “不!”

    在鬼云先尖叫声中,李小楼一拳砸眼了那个阵眼……

    轰隆!

    阳光,海滩,蓝色的天空和海水。

    不远处是嘻笑追逐的孩童。

    这是一个名叫李家村的海岛,听名子就知道这里的主人水平不怎么滴。

    一个看起来大鸡三十岁左右的汉子,正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冰镇的啤酒,就一口猪手,躺在支在沙滩边上的躺椅上,吹着海风,晒着太阳,这才是生活。

    “大老婆,啤酒没了,再给我整两瓶过来。”

    听着这个讨厌的喊声,正在照看着几个小孩的女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要喝自己去拿,你以为我是你的老妈子吗?”

    “不给拿就不给拿吗,骂什么人啊。”他又转过头,向身后的一座欧式的房子喊道,“二老婆,给你老公拿两瓶啤酒来。”

    就见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婴儿,从里面露出了头:“没看到我正在喂孩子吗?你整天什么都不管不问的,跟个大老爷似的。”

    “呃,不就是让你拿瓶啤酒吗?现在怎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柔柔媳妇,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和你大姐学坏了?”

    女人立刻喊道:“李小楼,少在背后说老娘,信不信晚上不让你上老娘的床?”

    “得得得,我算是看到了,我在这个家里是没什么地位了,算了,我自己拿吧。”

    就在这时,一瓶啤酒稳稳地丢到了他的面前。

    这汉子大喜,抬起头看着前面的一个戴碰上草帽的女人:“还是我的花花老婆最知道疼人。”

    草帽女人的行为,立刻引来的批判:“云云,你就宠着他吧,看看都快把他宠成什么样子,比孩子还孩子。”

    让知这草帽女人却说:“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个孩子。”

    汉子哈哈大笑,跑上去,狠狠地疼了一下这草帽女人,然后得意地冲着别外两个女人大笑。

    那大老婆,抓起一把沙子就砸了过去。

    汉子仰天躺在沙滩上,望着漫长的海岸线,突然道:“也不知道虫子考得怎么样了。”

    “虫子天资聪慧,又有我们这三个教她,考哪考不上?”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快艇正乘风破浪而来,只见上面一个双八年华的少女,摇着手臂大声地喊着:“爸爸,爸爸,我考上了震旦了,我考上震旦了……”

    一行人赶紧迎了上去,这时,汉子突然搂住了三女,在对方的脸人,一人亲了一下。

    在娇嗔声中,只听汉子说:“得妻如此,是我李小楼此生无憾了。”

    (全书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