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6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河滩上的热沙被太阳烤得似熟透的豆子,也更是增添了人群的热情。「^追^书^帮^首~发」

    此时,难以计数的人群将宽阔的河畔挤得黑压压一片,一张张尚未褪去稚气的面孔被热烈的情绪烧得通红,全都拉长了脖子,努力让目光跳出人群,望向伫立在河岸的那个身影。

    “听好了!这次考核的内容很简单!”

    季和清了清嗓子,指着对岸毗邻青河的高山,嘹亮的话音传荡开去:“只要在天黑之前过了这条河,再翻过对面那座山,就算是通过本次考核,正式成为青藤院的院生!”

    话音落下,随之而来的,是如雷鸣般的呐喊声。

    “季和大仙!那个就是季和大仙吗?”

    “亲娘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啊!我还以为是长着三只眼睛,脚踏七彩祥云,一呼一吸都会天昏地暗的啊!怎么看起来跟我们长得一样?”

    “大仙!是不是拿到第一名,就能得到您的亲自授业啊?”

    “不授业也行,您给我摸一下,沾沾仙气就好啦!”

    “……”

    季和缓缓吐出一口气,在河岸边坐了下来,朝身后那些狂热的考生们摆了摆手,慵懒地说道:“无论想要干什么,等你们入了院再说吧!考核已经开始了,再在这里墨迹,待会太阳都要下……咦?”

    他话还未说完,忽然挑起眉毛,转头看去,旋即便是一怔。

    成千上万的考生拖着各自的竹筏,在裸露的河滩上卷起了一阵沙尘暴,甚至有些人还从储物袋里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船只。

    一时间,宽广的河面被无数竹筏船只挤得满满当当,俨然成了千军万马过大河的壮观景象。

    季和噔的一声跳了起来,瞧着这幅景象,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这在当年可是只有我想到的方法,怎么现在的小鬼都变得这么聪明了?”

    “倒也不算是聪明……”

    一个透着嘲笑意味的声音从旁传来,正愕然的季和一转头,只见梓晔真人正在向自己走来。

    “你当年的事迹,现在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两次考核同样的考题,还能难得倒谁?”梓晔真人眯紧了眼睛,对他讥笑道:“看来你这个见习教习想要转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哇!”

    季和眼皮子抽搐,瞪着他骂道:“还好意思说!以前早就说好了,我只想当一个‘神秘的世外高人’兼‘安静的美男子’,你们却成天拿我出去做宣传,现在好了!我的光辉形象全毁了!”

    “这是什么话?”梓晔真人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轻捋胡须,露出老奸巨猾的阴笑,“咱们青藤院本来就以修仙为宗旨,既然有个活体样板,当然要好好利用才是!”

    季和向他投去鄙视的目光,“也不知当初是谁要我死了修仙这条心?”

    梓晔真人没有接话,转头望向西边的云彩,表情似乎很是陶醉。

    季和叹了口气,“说白了,拿我这种非典型的成功案例当样板宣传,你们这些老鬼跟黑心奸商有条毛的区别?”

    梓晔真人嘿嘿一笑,毫不理会他的话,看着热热闹闹的河面,在那里自顾地说道:“好不容易把你塑造成我院的吉祥物,并且发挥了巨大吸引力,这次来参加青藤试的人数,可是史无前例的多啊!”

    “唔……不过,这么下去录用的人数失衡可就不好了,看来有必要加大后面关卡的难度了!”

    这时候,河面突然传来一阵阵吵闹的喧嚣。

    梓晔真人捋着胡须的手一顿,只见那些行驶在河面上的船只纷纷沉没,不由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哈哈哈!你们以为我是笨蛋吗?”季和仰头大笑起来,“我早已在这片流域动了手脚,凡是想要撑船过去的,统统都会失去浮力!”

    河岸边,一群拖着竹筏正准备渡河的考生们呆住了。

    “另外我再提醒你们,我说的天黑之前完成考核,可不是专指太阳下山!”季和又仰头看着天上缓慢飘动的乌云,淡淡地说道:“就算阳光被乌云挡住什么的……也是天黑哟!”

    “这不公平!”

    考生们彻底炸了锅,纷纷表示抗议,“当初你不也是撑竹筏过河的吗?为什么不准我们用?”

    季和鄙薄地向他们瞥了一样,伸手对天上的乌云招了招。

    “哇!那朵乌云的速度又变快了!”马上就有考生惊恐地叫道。

    “太阳快被遮住了!我们要被淘汰了!”

    惊慌的考生顿时都丢弃了竹筏,两袖清风冲入了青河,有修为的都竭力施展起身法,没有的只能够奋力挥臂游向对岸。

    “好了,剩下的监考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季和满意地点点头,对梓晔真人说了一句,转身便走。

    梓晔真人从惊愣中回过神来,见他说走就走,顿时气得须发暴跳,大喊道:“这次你才是主考官,现在都给弄得一团糟了,你还要丢烂摊子!”

    “喂!你给我回来,别跑啊!”

    ……

    季和来到灵宝妙树下。

    高耸入云的古树就像一把巨大的遮阳扇,挡住了炎炎烈日,山野里亮暗相间,幽静而祥和。

    他凝视着树躯,静静地伫立了一会儿,旋即迈步走到树下,蹲在树根旁一座小小的土坟前面。

    “小仙,虽然你曾说过,要把你送回小仙岭……不过我还是擅做主张,将你安置在白云山了。”

    季和轻柔地摩挲着微润的泥土,神情柔和了许多,似在缅怀往昔的故人。

    “毕竟让你挨着灵宝妙树,可以更好的汲取灵力嘛!说不定再过个百来年,你就可以重塑人形了!”

    独自说着这些话,季和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手掌轻拍了拍土堆,微笑道:“到时就跟以前说好的那样!带你逛遍神州大陆,吃什么玩什么随便选,我养你啊!”

    “啊……”

    突然间,一阵尖叫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

    季和心里一惊,长身而起,扭头看去,只见有许多人从林荫中跳了出来。

    “你们是……”瞧着这群人,季和微微一怔,这些人都是青藤院的年轻女弟子。

    “那不是季师兄吗!活神仙啊!快去沾沾仙气啊!”

    “季师兄,人家也好想要你养!”

    “刚才我看到季师兄笑了!他笑了啊!”

    “啊,季师兄的笑容一定要由我来守护!”

    一群女院生激动地叫喊着,将季和团团围住,十几条手臂将他拉扯来拉扯去,若是一个凡人的身体,铁定已经被她们给分尸了。

    “全部给我散开!”

    一道严厉的声音将人群炸开,紧接着一名少女从闪电般地冲入,衣袖卷起一阵狂风,将女院生们全都扫了开去。

    那少女立在季和身前,双手叉腰,对着一众女院生喊道:“这里可是院中禁地,谁还敢在此逗留,一律院规伺候!”

    闻言,众人纷纷都变了脸色,似乎极怕这名少女,立马就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少女吁了一口气,旋即转过身来,瞬间换了一幅截然不同的喜悦表情,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季和的脖颈。

    “季和!你都多久没回来了!为师都挂念死了!”

    季和翻了个白眼,将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整理着自己被扯得皱巴巴的衣服,抱怨道。

    “青藤院现在是怎么搞的?成天一回来就见到大群丧家之犬在我面前狺狺狂吠!”

    “哼哼,这也没办法啊!因为你是院里的吉祥物嘛!”韩晓容笑脸盈盈地道:“以往就算有人修成真仙,也都已经飞升了,也只有季和才一直留在这里,当然备受大家敬仰啦!”

    “对了,你回来吃了午饭没有?要不要为师给你做最喜欢吃的烧鸡?或者先来碗燕窝粥暖暖胃?”

    季和举手阻止了她永无止境的嘘寒问暖,无奈地道:“现在你也是正式教习了,学学你姐,当教习就该端着点架子!成天还跟个小女孩似的,像什么话?”

    岁月如梭,几十年时间眨眼便过,白云山依然云雾缭绕,青藤院仍旧充满了书香气,一切的改变看起来都不大。

    纵使是早已过了少女年纪的韩晓容,也只是个头略微高了点,从与季和肩膀平齐,拔到季和下巴的高度……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提及的明显变化。

    韩晓容不乐意了,听着季和这话,立即鼓起腮帮子争辩道:“为师还不是关心你嘛!说好了要回院里来过年的,结果第二年年头都过去了你才回来!”

    季和耸了耸肩,摊着双手说道:“这也没办法啊!圣门那边的历史遗留问题太多太乱,而且那群家伙素质差得很,没人看着很容易出乱子的!”

    韩晓容哼了一声,忿忿地道:“铁定又是姬雨柔那个臭女人,整天拿这些当理由把你套在那里!”

    季和轻轻叹了口气,仰头望天,眼神忧虑,“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很难办啊!”

    韩晓容眼珠子滴溜一转,忽然露出狡黠的坏笑,瞟着季和说道:“你要是再拖久一点,心窝子那块肉可就要飞走了!”

    季和心头一震,听了这话,马上想起了什么,霍地抬头朝灵宝妙树上看去,身形托风而起,眨眼就从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灵宝妙树的树梢上,扭着脖子四处张望着。

    “嘟嘟!”

    一道稚嫩清亮的声音突然从耳畔传来,季和眼睛一亮,转身看着那个睁着两只大眼睛的灰白色小幽灵,嘴角咧开了笑容。

    “鬼嘟嘟!好久不见了!”

    季和拿额头与对方海绵般柔软的小身体撞了一下,笑呵呵地将鬼嘟嘟抱起来,“话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见长大?是不是吃东西少了,营养跟不上啊?”

    “嘟嘟!”鬼嘟嘟转动着眼珠子,斜向旁边,好像在对季和偷偷暗示着什么。

    季和怔了一下,抬头看向满目青翠的阔叶簇拥处,那个安静坐在树枝上的丽影。

    “熙……”

    季和笑盈盈地凑了上去,只见丝质似的光润长发像轻柔地摆动着,那张清美的脸庞微微偏转过来,漠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季和眉角微抖,赶紧解释道:“今天院里要我主持青藤试,拖了点时间,这不马上就赶过来了吗?”

    他在熙身旁坐下,鬼嘟嘟也跟着飘了过来,想往中间挤。季和眼神一凝,抓住它直接抛到数十里外的山野中去。

    “这家伙以前成天拿我当猴耍,趁着它神魂未觉醒,现在好好出一口恶气!”

    季和拍了拍手,嘿嘿地笑着,转过头来与熙的目光一触,顿时心神一紧,忙说道:“喔!我没忘啊!咱们还要办一次盛大的婚礼嘛!”

    说罢,他又无奈地叹了一声,牵起她的素手,幽怨道:“这事都拖了几十年了,一直抽不出时间做准备,我也很苦恼啊!”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们现在可是守护者,要维系世间平衡的!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整不好又会出现乌暝那种麻烦的货色!”

    说着季和在她手背上轻拍了拍,微笑道:“不过没有关系,现在不是腾出空了吗?把平地里的那些琐碎事处理干净,我们就能专心考虑咱两的事情了!”

    熙没有说话,脸庞微微偏过一丝弧度。

    季和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取出一个小本子,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日程记录,道:“唔……让我看看可以定在什么时候!”

    “哎呀!下个月估计是不行了,半年前就答应过天仙阁的妹子,要去看望她们的!”

    “没关系没关系,我看看下半年……额,下半年好像就要回圣门了,如果把工作都丢给姬雨柔,她肯定又会发火的……”

    “诶,明年年初的时间也被占了,那明年年中……”

    季和满头大汗翻着记事本不停嘀咕,熙眼帘微垂,将头偏向另一边,心情很不美丽。

    “唉,没想到琐碎事也这么多!我记得再过两年,周玥瑶也要从千域里出来了!”季和擦了擦额间的汗水,苦着脸道:“熙呀,咱们的事情能不能再……”

    他话音一顿,呆看身旁空荡荡的枝头,熙的身影却不知所踪。

    季和急忙站了起来,将神识放偏整座白云山,却也没有搜索到她的踪影。

    季和只好从树枝上跨了出去。

    片刻时间后,他来到了东海星云岛上,站在星元神树的顶端,向四周张望。

    不远处,那头已经超过一层楼高的小麒麟在对着他叫喊,想让季和下来陪它玩耍。

    确定这里没有熙的踪影,季和向小麒麟挥了挥手,又走出了星元岛。

    正午时分,他来到了乐州十二行的繁华商业街里,走遍了大大小小的每一间店铺。

    上次两人闹情绪的时候,他就是在这里包下了所有珠宝铺跑去求和的。

    但是他始终见不到自己要找的人,神情有些沮丧地叹息一声,忽然眼睛微亮,转头朝北方看去。

    ……

    季和来到了朝海坪。

    他从河畔那座秀丽的青山上走下来,来到荡漾着无穷碧波湖泊旁。

    晚霞已经染红了半边天,粉红色的霞光就像娇羞姑娘,透过薄云倾注在河中,闪闪烁烁,就像用金粒绣出了细碎的花纹。

    霞光里的那个姑娘坐在河滩上,长发滤着河面反射的粼粼波光,仿佛一条缀满宝石的长绸。

    她在湖边坐了很久。

    他在湖边看了她很久。

    直到夕阳沉入湖底,月亮从山头上冒出了脸。

    他走上去,双手将她横抱起来。

    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他像孩童一样淘气地说:“你这么漂亮,不如就当我老婆好了!”

    她的脸红了起来,眼睛倒映着天上初现的星星,还有暮色朦胧中依旧鲜艳的身影。

    “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

    他温柔地笑着,朝她的脸庞凑近过去。

    “就在这里!”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